中嬰b在美國越來越火

釵h美國 人了解中國,是從中懦}始的。釵h年以前,我們的祖先飄洋過海來到這片新大陸,帶來了讓美國人饞涎欲滴的中嚏C于是,英文中逐漸有了“雜碎”(chopsui)、“燒賣”(shiomai)這些字眼,而同樣不乏智慧的美國勞動人民,經過幾百年來在中擬]點菜時的口語練習,現在終于也可以說得很“溜”了。

中嬰b美國越來越“火”

大部分美國人都喜歡吃中嚏C從筆者目前寄居的紐約 市來看,曼哈頓 島上的唐人街 和皇後區的法拉盛,基本上已成了中擬]的天下。如果是初來乍到,不經意間看到這裡中擬]的架勢,再聞一下滿大街飄溢的中嶺豪跔A你可能會以為自己是走在北京 東華門的食品一條街上。當然,這裡的食客大部分是華人,偶爾也可以見到黃頭發、白皮膚的“老外”,正對著純中文菜譜一臉迷茫。不過,也有不少熟門熟路的“老外”專門喜歡到華人扎堆的中擬]吃飯,因為他們認定這裡的中嚏坏罹v”。筆者剛到紐約的時候,有一次朋友在一家四川 人開的擬]裡請我吃麻辣火鍋,還沒坐下,就看見有不少“老外”正“涮”得滿嘴流紅油。我對朋友嘀咕了一句:“這是不是專宰老外的店?”結果鄰座一位近兩米高的帥哥站了起來,笑瞇瞇地用台灣 腔的國語對我說:“這裡是美國,你才是老外。”

不過,如果你認為中嬰b美國的“群眾基礎”光是在唐人街,那就大錯特錯了。請客戶到中擬]吃飯,對釵h美國人來說,是一種體面的交際方式,而上班族中午打個電話,訂份香噴噴的揚州 炒飯,也是經濟實惠的果腹之道。

中國的“全蛇宴”,美國人不敢吃

我的朋友馬科斯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中幫g”。因為生意上的關系,他每年要去中國很多次。多年以來,他老兄可謂吃遍“大江南北、長城 內外”,因此也總結出不少門道。

根據馬科斯基的觀察,中國北方漢子吃飯時喜歡喝類似伏特加那樣的烈酒,而南方人似乎過于秀氣,屨e一概用嬰兒杯品著被統稱為茶的不明飲料,而且不管你要不要,侍者都會不由分說地給你端上一大壺茶。這些用應W矩和美國人完全不同,美國人吃飯時喜歡喝冰水,一般吃完飯才會喝茶或咖啡。馬科斯基起初不知就裡,曾在不同城市的擬]要求侍者上冰水,結果大部分都回答說沒有,只有一個比較機靈的伙計,立刻把一瓶礦泉水放進冰箱冷凍室,幾分鐘後果然給他上了“冰水”。馬科斯基說,至少在這一點上,美國的中擬]基本上已經“入鄉隨俗”,每一家擬]都會準備充足的冰水。

談起中國菜的豐盛美味,馬科斯基當然是贊不絕口。同樣是螃蟹,中嶽睅琣U地方口味的不同,可以做出廣東 的蔥姜炒蟹、上海 的醉蟹和四川的香辣蟹,而美國人則把溫哥華大蟹和緬因 州龍蝦一概倒入開水中煮熟,然後蘸上芥末等調料吃,雖然味道也不錯,但總覺得單調了一點。不過,對于筆者多次推薦的陽澄湖大閘蟹,馬科斯基卻始終不感興趣。他說“老美”大男人性子猴急,怎麼能體會你們中國南方人那種一只小螃蟹啃上半小時的享受勁兒呢?

其實,和釵h美國人一樣,馬科斯基盡管喜歡中嚏A但對一些具有特殊“異國情調”的菜,他還是持排斥態度。比如說黃鱔、海參、血蚶,還有麻辣肚絲、火爆腰花之類。有一次,他到廣東中山,一位朋友神秘兮兮地說晚上要請他吃一頓令他終身難忘的中國菜,他咽著口水充滿期待地熬到入席,一看傻了眼,竟然是“全蛇宴”。他說那天為了掩飾恐懼的心理,只好拼命喝酒拒絕吃菜,結果酩酊大醉,究竟蛇是什麼味道他也說不上來,但他認為朋友沒有說錯,這頓耗費不菲的“全蛇宴”,確實讓他“終身難忘”。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中嬰b美國有多大的知名度呢 下一篇:夏威夷美食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