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小城奧格登的冬天

美國 猶他州 的小城奧格登,冬天的黃昏一片靜寂。天開始暗下來了,然而人行道上厚厚的白雪依舊在初升的月照下閃著耀眼的光。我們在當年的奧林匹克運動員村(十九屆冬季奧運會的滑雪 項目在這兒舉行)、今日的韋伯大學宿舍樓前哆嗦著,正在猶豫是否要進門去等(那真是冰火兩重天)的時候,忽然就響起了吱吱嘎嘎的汽車輪胎碾過冰渣和雪地的聲音。

麥克出現了。他穿著黑色的短大衣,歪戴著呢面的鴨舌帽。眼眶凹陷,唇上留著褐色的胡須,有點像年輕時候的尼採。這位德國 血統的教師在大學講美國當代文學,有時候也會講一點電影。他一邊點頭,一邊與我們握手招呼。點頭的動作雖然有些誇張但感覺上卻很隨意,聲音裡彌漫著磁性。我們爬進他那輛高高的、成色已舊的Van(長方形車廂的家庭汽車)時,驚訝地發現裡面已經坐著一位瘦小的老婦人。我馬上就認出了,她是系裡教英國 文學的教授,平時經常一個人牽著狗在雪地裡溜達。

我與麥克其實只見過一面,那是在我剛來時的英語系歡迎酒會上。他顯然遲到了,可是一進來就直奔我的桌子,搖動著我的手,說了一連串模糊而快速的話。他是希望我能去他授課的班上給美國學生講一些中國電影的話題。好幾個月過去了,我沒有去。因為別的事情很多,而且我也不是研究電影的。可是感恩節前的一個星期,我在系裡的信箱中收到了他的請柬卡片。他一定知道我沒有車子,說是會來接我,落款的是他和他的妻子。不知怎麼的,我對麥克有一種天生的親切感。我發E-mail給他,問他能否邀請一位同來訪問的老師一起去。他爽快地回答我:沒有任何問題!

麥克一推開門,眼前立即就亮了起來──這是一個典型的歐洲式家庭。寬敞的客廳裡已經穢韘n了長長的嶽遄A素色的桌布上搖曳的紅蠟燭排成長長的一字。蠟燭與蠟燭之間是主人和客人帶來的各式各樣的酒,從桌子的這頭一直放到那頭,波光粼粼、浩浩蕩蕩。麥克的妻子正在開放式廚房禮侇P恩節的火雞,轉身見到我們,馬上過來熱情地招呼,話語親切而溫婉。麥克接過我們的外套掛好,一條碩大油黑的狗從邊門裡蹦了出來,甩動著尾巴,在桌子和椅子底下走來晃去。麥克告訴我們,它叫麥克斯,家裡還有兩只貓,但是一只病得很重。後來我們見到那只貓了,病懨懨的,喜歡偎依在別人的懷裡取暖。麥克在逗弄麥克斯的時候,嘴裡會發出低沉的類似狗吠一樣的滾動的咕隆聲,很有趣。

和當地別人家庭的聚壑ㄕP(這裡的教會家庭還會在開始的時候舉行一些祈禱的儀式),客人們沒有排隊分取食物,而是三三兩兩隨意品嘗起那些剛穢顐鴟鄐W的美食(客人們各自帶來的)。麥克夫婦並不掠他人之美,輕輕地介紹著這些食品的制作者,並在征詢意見以後,夾起一些食品放到客人的盆子裡。我端著盤子,走到房間盡頭的壁爐邊坐下,那兒聚集著今晚的小朋友,他們有說有笑,對我並不見外。壁爐裡紅紅的火燄在透明的木炭上跳躍著,舞蹈著。

沒有什麼介紹和開場白,大家終于選擇好位置,紛紛正式落座了。品味著食物,面對面地交談著、微笑著,他們彼此之間看來都很熟悉。麥克坐在靠近廚房的位子上,既可以方便地幫助太太,也可以陪旁邊的我們隨意聊天。他告訴我自己和太太的歷史,去過的釵h地方,為什麼會來這個小城等等。我也時而與近旁的客人交談。其他客人起身走動,或者取食物,或者去洗手間,經過我們身邊的時候都會有一些問候和寒暄,氣氛越來越輕鬆閒適。吃著鮮嫩的火雞和美味,喝著紅葡萄酒,在一些客氣的敷衍之後,在麥克離座幫助太太取盤子的時候,我開始端詳起聚會的客人來:今晚的成年客人似乎有些奇怪,他們為什麼會坐在麥克家裡,而不是與根深葉茂的大家庭相聚(這可是美國人感恩節的傳統)呢?

感恩節的火雞和酒都是醉人的。可是我卻眼前“啪”的一亮,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金融危機遠未結束,消費信貸就是那只還沒有掉下來的鞋子 下一篇:中國公民可以通過團隊形式赴美旅遊

相關文章:您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