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生活:那些與螂共舞與鼠爭霸的日子裡

在美國 住過三處公寓,在加拿大住過四處公寓,這些公寓都是一般的公寓,住進前四壁徒空,搬出後又是空空如也。除了記憶中增添些零星碎片,什麼也沒留下。

出國前雖不認為國外的月亮比中國圓,但出國歸來的人都誇國外的空氣新鮮,蚊蟲幾乎不見,大概他們住的地方比較高檔,那時給我的感覺是國外的衛生好,大環境幹淨整潔,小家也應該沒有蚊蟲之類的異客。

出國後的第一處公寓坐落在美國新澤西 一個緊靠大海的小鎮,小鎮民風質樸,公寓都是兩層的小樓房,雖不豪華卻也實用,臥室、客廳、廚房和衛生間都有窗子透氣通風,每戶人家還配有窗機空調。在這兩室一廳的公寓裡,我們一家三口住了兩年,度過最初艱難寂寞的旅居生活。雖然小鎮的土路上時常會看到一些人隨手扔的廢棄物,但公寓裡幾乎沒有什麼蚊蟲,只在廚房裡見過兩個西瓜蟲,在客廳裡見過一個蟋蟀。

因為先生工作變動,兩年後我們搬到新澤西中部一座九層公寓的五樓,搬進去的第一天我就發現家中有不速之客─蟑螂。美國的蟑螂個頭小,只有國內蟑螂三分之一大,行動也遲緩,很容易就被打死。但是這個公寓裡蟑螂可不是一般的多,這麼說吧,一天見到的蟑螂比在國內十年見到的還多。每天早晨到廚房一看,水池裡至少有好幾十只大大小小的蟑螂在那裡喝水,于是一天的殺蟑螂行動就從這裡開始。以前在國內我是很怕蟑螂這種令人厭惡的昆蟲,見到後不敢殺也來不及追殺,頂多將其驚走或喊媽媽來圍勦,現在自己的家裡有這麼多小蟑螂,也只好硬著頭皮,大開殺戒,直殺得自己目光如熾、身手如鷹,從那以後我就再也不怕蟑螂了。

蟑螂如此橫行當然要向公寓管理員匯報,他們見多不怪,胸有成竹,每月派專業人員來毒殺蟑螂兩次。他們來之前,我得將廚房、衛生間包括臥室壁櫥裡的東西搬到客廳中央,在他們噴灑完毒藥過後還得帶孩子在外避難幾個小時,回家後又是清洗又是搬物,真是苦不堪言。于是就不再匯報蟲災,想討個無毒污染的環境,結果管理員還是不請自來,每月照例塞上兩張“滅螂”通知。原來這棟公寓的蟲災由來已久、根深蒂固,聽住在隔壁已十來年的一位退休美國白人教師說,以前她家有很多蟑螂,有一次管理員派專業人員來徹底圍勦根治,現在好多了,每天只見到幾個。

每月兩次的滅螂運動終于讓我忍無可忍,而且也實在不能忍下去,因為我又懷孕了。于是,我寧願蟑螂橫行也不讓灑毒專家進門。這樣的日子沒過幾個月就因為先生所在的那家公司關門而結束。

我們又一次搬家,這次是兩層樓高的小型公寓,不過這裡的公寓群是一大片,比前兩次加在一起還大,估計有三、四十棟。好景不長,在這綠蔭如織、靠海怡人的公寓住了不到半年,我們就流浪到多倫多這個加拿大最繁華的大都市。

接連搬了幾次家後,先生總算找到了一份專業工作,我們一家也暫時住在多倫多北約克 區的一棟公寓裡,二女兒也在搬家兩個月後出生。

在女兒滿月後的第四天夜裡,我起身給她喂奶,駭然發現一只碩鼠竟鑽入我們的鞋櫃。我的恐懼不亞于見到了魔鬼,媽媽曾經講過,她的一位老朋友在嬰兒時期被老鼠咬傷頭頂,以至頭腦不太靈光,結果她的兩個女兒都不會念書。前不久看到加拿大一個電視劇,說的是一位生了九個孩子的窮苦母親的故事,他們一家住在貧民窟,最小的那個出生才幾天的嬰兒竟被老鼠咬傷致死。種種聯想讓我不寒而栗,我趕緊叫起熟睡的先生,商量的結果是必須除掉這只老鼠,先生想個妙計,“先圍再殲”。他把幾十本書分裝進一個個塑料袋,在鞋櫃四週圍起一道書牆,然後右手拎一袋書,左手小心地打開櫃門將一袋袋鞋子慢慢取出,我大義凜然地左手持棍,右手拎一袋書,準備隨時出擊。鞋子快拿完時,那只老鼠“嗖”地一下竄出鞋櫃,說時遲、那時快,先生手中那袋書“啪、啪”猛擊兩下就把它砸了個烯爛。我們終于用人類智慧的結晶─書籍殺死了老鼠,真是罪過。

這一夜自是無眠,誰知第二天的任務更加艱巨。先生去上班後,我頭重腳輕地爬起來,強打精神翻箱倒櫃開始全面清查工作,這一查可不得了,廚房的抽屜裡有不少大大小小的老鼠屎,敢情這老鼠也是拖家帶口地全家移民 到這裡來,可它們是非法偷渡,沒經我這個二房東同意。

我抱起女兒就去找管理員,一直等到十點鐘,那位和藹的女秘書才來打開辦公室的門。

“我們家有老鼠,你看我的孩子這麼小,很危險。”她立即遞給我幾張捕捉老鼠的強力膠板,原來他們早有準備。我說:“你必須立即派人來我家堵住所有老鼠通道,捉拿全部老鼠才行。”她同情地說:“我這就找人到你家去。”回到家,我將幾張捕鼠膠板放到各個關口要道,還把家中的電視和收音機全打開,讓老鼠知道這是人類的領地,不鹿H便侵犯。在喧鬧的音響中,我擁著女兒竟睡著了,醒來後,又起身四處掃視各個可疑的角落,結果在廚房灶台下發現一只被捕鼠膠板粘住的老鼠,更可惡的是還有一只老鼠正從爐頭夾縫中探頭探腦,我一氣之下把所有爐頭開關打到最大,讓它嘗嘗火攻的味道,哪知它動作比鬼還快,一眨眼就不見了。

我氣急敗壞地抱起女兒再次到房管辦公室,正好女秘書和經理都在,我說:“光天化日之下,老鼠在我們家大搖大癒B目中無人,我等了幾個鐘頭還不見有人來處理此事,這地方沒法住。我現在捕到一只活鼠,你們看怎麼辦?”女秘書對經理說:“她一早就來反映此事,我已呼彼得好幾次,他說忙完手中的活就來。”經理感到事態嚴重,拿起手機很快叫來亨利,對他說:“你去她家看看。” 亨利二話不說跟著我上電梯到現場。一進門我就指給他看那只老鼠:“趕快將它打死拿走。”他笑嘻嘻地說:“不能打死。”“為什麼?”“你千萬別在這裡打死它,它是有靈性的。”他拿起粘有老鼠的膠板笑著對我說:“我去拿工具和材料來堵洞。”難道老鼠還會來尋仇報復不成?“你過多長時間能來?”我惴惴不安地問。 “馬上。”亨利果然很快拿來了工具和材料,邊幹活邊說:“老鼠鬼得很,難捕獲。”“那怎麼辦?”“別怕,我知道該怎麼對付它們,等我封死所有的洞,老鼠就再不會來啦。”他說話時的神態仿佛老鼠是他的老朋友。“如果我們家還有一只老鼠存在,今晚我們就沒法睡覺。”“放心吧,我保證不會再有老鼠。”他將發現的大洞小孔都堵得結結實實,然後又按我的要求檢查所有可疑之處,確保平安無事後才離開。

我們抱著與老鼠誓不兩立的態度暫且住下,直到再次搬家也沒見。
相關專題:移民美國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一元錢」女士 下一篇:華人應注意對心理疾病預防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