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的費城是否依舊

走近美國 ,從紐約 到華盛頓 ,費城 是必經之地。在美國人心中,費城是一個神聖的地方,它孕育了獨立革命和美國的誕生;在我的心中,費城是承載了人類歷史上劃時代一頁的城市。

獨立國家歷史公園

那日午後,我們一行人驅車兩個多小時,興致勃勃地趕到位于費城鬧市區的“獨立國家歷史公園”時,已是下午四點鐘。太陽仍然高高地照在綠樹紅房上。一位漂亮的女警察微笑著拒絕了我們參觀的要求:“對不起,你們來得太晚了,請明天早上再來。”

舉目望去,但見那座十八世紀喬治亞 式紅褐色的兩層樓房──獨立廳近在咫尺,華盛頓青銅塑像清晰在目,而我們不得其門而入,只好隔著矮矮的鐵柵欄花牆,向這個被稱為“美國最具歷史意義的平方英裡區”的處所行注目禮。心想,無論如何,我到過費城了。

忽然見幾只鴿子從獨立廳中央聳立的乳白色鐘塔上飛起,像精靈一樣在綠樹間愉快地劃著優美的弧線。蔚藍色的天空,幾朵白雲自在地懸著,祥和、溫馨。別說與紐約的摩天大廈相比,就是與身後現代化的堂館商廈相比,眼前這座小樓實在太普通、太簡單了。

即便如此,當面對它時,你無法不充滿敬意,它在簡潔樸實之中蘊含著一種力量、一種其他任何建築都難以具備的偉大與深邃,叫人不由自主地要屏住呼吸,要放輕步履。一陣微風吹過,樹葉婆娑作響,仿佛在輕輕敘說昨日的故事,昨日的輝煌。

立國之本《獨立宣言》

記得早在中學讀世界歷史時,我便得知,就在200多年前,就在這座其貌不揚的兩層紅磚房子裡,孕育了一場風暴──1776年7月4日,在這個當時還是英國 殖民地賓夕法尼亞 州政廳的一樓會議室裡,北美13個殖民地的革命家秘密聚會,作出抗英獨立的決定,推選華盛頓為抗英大陸軍總司令,簽署了由思想蓬勃、文採流麗的傑佛遜花兩週時間寫成的《獨立宣言》,這篇文字奠定了以後美國的立國之本:

“我們堅信這一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他們被上帝賦予了一些不可剝奪的權力,諸如生命、自由和對幸福的追求。政府便是為保障這些權力而設立的。我們……公開莊嚴地宣告,這些殖民地都應是獨立和自由的州,這是理所當然的……我們堅定不移地依靠上帝保佑,並彼此以我們的生命、財產及神聖的名譽擔保,支持這一宣言。……我並非主張不斷修改法律與憲法,然而,法律與機構組織必須與人類思想的進步保持同步。當人類思想隨著環境的變化逐步發展與開明時,有新發現誕生,新真理出現時,在方式與信念發生變化時,機構組織以及制度也必須隨之改進,以同時代保持一致。如讓文明社會永遠受治于其野蠻祖先的政體之下,那就像讓一個成年人仍然穿著他孩提時的上衣。”

費城之行,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幾天後的一個中午,我站在華盛頓蓄潮塘畔那個造型別致的白色圓形拱頂大理 石紀念堂裡,面對著傑佛遜的青銅立像,讀著他身後鐫刻著的這段文字,一下子就想起了面對費城小紅樓時的這個下午。

紅褐色小樓獨立廳

費城,飄浮美國歷史煙雲。1776年以後的釵h年間,美國歷史上眾多劃時代的事件都與費城、與這個小小的院落緊緊聯系在一起:獨立戰爭期間,小樓的二樓是民兵彈藥處,曾關押過英國軍官;1787年5月至9月,喬治·華盛頓 在這裡主持制憲會議,元老們在爭辯了4個月之後,終于達成共識,起草並通過了至今依然奉行的美國憲法,奠定了美國的政治基礎;聯邦政府成立後,從1790年到1800年遷都華盛頓的10年間,費城是美國的首都;獨立廳東邊的小樓曾是最高法院,西邊是國會廳,當年,華盛頓總統在這裡作了最後的國會講演……

後來,我問過一位曾經進過獨立廳的朋友,他說,那個會議廳實在太小了,只有幾十平方米。十幾張會議桌上鋪著綠色絲絨台布,桌前文具盒裡插著當年使用的羽毛筆,桌面上還放著蠟燭台、零散的紙張和書籍,好像代表們剛剛離席而去。安放在主席台上的高背椅是華盛頓擔任制憲會議主席時坐過的,椅背上雕刻著初升的太陽。人們稱它為旭日椅。

而今,人們來到這裡,可見獨立廳乳白色的尖塔上鑲嵌著的大鐘依然走動,分分秒秒,記錄著歷史,記錄著世界的滄桑變遷。在特拉華 河和釣怜罊葵e之間這塊肥沃的土地上,從成千上萬受迫害的歐洲人來這個“新世界”闖天下,到成為殖民地早期發展起來的主要城市,到美國開國元老們為新生的合眾國制定藍圖的地方,到美利堅合眾國的搖籃,費城經歷的故事太多,凝集的歷史情結太重,以至于那口飽經滄桑的大鐘都承受不了,早早就成了“文物”。

飽經滄桑的“自由鐘”

那位警察小姐介紹說,就在獨立廳北面的那片草地的盡頭,有一所玻璃房子,裡面陳列著一口高約1米、鐘沿週長3.7米、重943公斤的古鐘,這便是著名的“自由鐘”。這口為紀念賓夕法尼亞州 建州50週年而由英國人鑄造的鐘,天生就是英國在這片土地上進行殖民統治的喪鐘。1752年從倫敦 運到費城,在7月州政廳第一次敲響時就碎了。歷經兩次加銅重鑄,才恢復原狀,懸掛在州政廳鐘樓上。1776年7月8日,隨著一陣莊嚴宏亮的鐘聲,約翰·尼克鬆 上校走上議會廳講台,首次向公眾宣讀了《獨立宣言》。1783年4月16日,洪亮的鐘聲又宣告了美國獨立戰爭的勝利,于是,它成了美國獨立的象征,此後,凡有重要日子,都敲鳴此鐘致意。1835年,當它為美國大法官的葬禮而敲喪鐘時再次破裂,終于完成了它的鳴響使命。極有意味的是,這口鐘上刻著的銘文是:“宣告自由,遍及全國,家喻戶曉。”

費城之行,我終于沒能進入獨立廳,去瞻仰美國開國元老留下的文字與物件,感受那種神聖的氛圍;沒能看到庭院中站立的傑佛遜、富蘭克林的銅像,甚至沒能在樓前拍下一張留影,我只是一個匆匆的過客。等那位警察小姐所說的“明天早上”到來時,我們將已經坐在會議室裡,去交流文化建設的嶄新課題。

夕陽下,當我沿著小巷深處紅磚鋪成的人行道向汽車走去時,隨意瀏覽著週圍的小花園和各式庭院,依舊感到十八世紀的風韻猶存,也感覺到四處洋溢著的現代氣息。人行道上,幾只鴿子自由地散著步,少頃,定下神來,歪著腦袋,好奇地打量著我們這些匆匆走過的人。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美國主要經濟、交通、文化中心之費城 下一篇:費城裸女街頭搞促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