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心語:爲了美國綠卡 她背叛了愛情誓言

口述者:葛先生(年龄:32岁,职位:公司董事)



4月20日下午,本期讲述者葛先生来到编辑部。从外表看,西装革履的他显得很沉稳,讲起话来一字一顿,谈起业务来头头是道,可一谈到10年前的一段情感往事,他的脸一下就涨红了。“我曾遭遇背叛,她是我最心爱的人。我相信,直到现在她还爱我,可10年前她却为了拿到美国绿卡,背叛了我们的爱情誓言……”


相亲:“成家和立业可以同步”



芸曾是公司的形象代表,我们的相恋与和我一起创业的6位干姐大有关系。



10年前,我从上海某名牌大学毕业后,与6位干姐一起创业。10年后,做外贸起家的我们已在全国各地拥有几十家分公司,涉足好几个行业,成为有一定知名度的企业。



我和6位干姐的创业确实颇富传奇色彩。6位干姐中,“领头羊”大姐是一位气质高雅、包容性很强的女性,也是整个创业团队的主心骨。10年来她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掌握着公司的最高决策权和领导权。



最小的六姐只比我大1岁,是一起长大的邻家女孩。她处事雷厉风行、为人泼辣强干,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和管理。其他4位干姐原来都是大姐和六姐的同事或朋友,创业后各有分工。负责财务的二姐性格温和,耐心细致。负责行政的三姐性格内向,稳重踏实。负责物流的四姐敢想敢干,大胆豪爽。负责市场推广的五姐为人和善,通情达理。



她们和我始终相处融洽。6位干姐中,最关心我,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比我大9岁的大姐,她称得上是我的良师益友。刚进公司时,我既是合伙人之一,也是一名普通员工。大姐安排我从最基层的业务员做起。随着公司业务的扩展,我也逐步升迁为大区销售经理。



“成家和立业可以同步”,这是大姐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当我成为大区销售经理后,她就开始安排我“相亲”了。当时采用的是三男三女见面聊天的方式,连着几个月,见过的女孩不下上百位,最多的一天见了9位女孩,但却没有一位能让我中意。



正当我厌烦这种相亲方式时,芸出现了。



誓言:“我们一定要守身如玉”



创业1年后,公司开始涉足服装业,推出了自己的女式服装品牌。形象好、气质佳的芸由大姐亲自招聘进来,派在公关部工作,实际上是充当公司服装品牌的形象代表,经常被派驻各地分公司做推广活动。



大姐特意安排我和芸“相亲”。一见面我们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吸引我的不仅仅是她的外表,我们之间有着太多相同的爱好和想法,特别是都喜欢旅游、音乐和工艺品,都对爱情和婚姻持很纯洁很传统的观念。那天我们从下午5点开始,边聊天边散步,越聊越投机,还从浦西摆渡到浦东,再从浦东回到浦西,就这样一直走到第二天凌晨5点,竟然欲罢不能地整整走了12个小时,聊了12个小时。



那时,满大街都回荡着的萨克斯《回家》,仿佛成了我们爱情故事的伴奏曲,所以直到现在,这首萨克斯仍是我百听不厌的保留曲目。



在我和芸相处的724天里,可以感觉到我们之间有“心灵感应”,每次,只要她身体稍有点不舒服,我就可以感觉到。性格爽直的芸从来不会掩饰自己对于高质量生活水准的向往,而为了能支撑起可以满足她需求的物质基础,我不得不努力工作,以挣到更多的钱。正是在她的激励下,我的业绩才在短时间里有了飞跃,并迅速地从大区经理晋升为营销总监。



芸曾多次向我表示:“好想尝尝哈根达斯的味道!”可当时上海还没有哈根达斯。1996年夏季,我带她去了香港,在美丽的维多利亚港湾,我们一边品尝着哈根达斯,一边眺望着璀璨的香港夜景。我们相约:“4年后,当新世纪的曙光来临后,我们将共结百年之好!”我们还发誓:“在新婚之夜到来之前,我们一定要守身如玉!”



可是,回香港不到3个月,芸就有了变化。



心声:“我要把自己献给你”







一天,我正在北方某分公司工作着,芸来电话了。“我马上要去美国了,签证已经下来。想和你谈一谈。”芸在电话中语气凝重地说。



芸的出国计划我早就知道。她的目的是想拿美国绿卡,以改变自己的身份。身为上海知青后代的芸虽然从小在西北长大,回上海也只有几年时间,可她从来都把上海当成故乡,视自己为上海女孩。可是,由于当时上海户口很难进,没有上海户口的芸因此受到某些上海亲戚的排挤甚至歧视,自尊心很强的芸一直在为自己的身份苦恼着。



“拿不到上海户口,我就拿美国绿卡!”芸曾多次这样表示。她想拿美国绿卡的愿望竟是如此的迫切和强烈。她还鼓动我和她一起移民美国,可我们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时期,抛下事业移民美国对我而言简直是不可思议。



当芸告诉我要出国的消息时,我并不感到突然。当时我业务繁多、分身无术,于是便告诉她:“你不用来,等我忙过这阵就回上海。”



芸沉默片刻,很认真地说:“不!我一定要去你那儿,我要把自己献给你!”我一听就生气了,责怪道:“我们不是已经相约,4年后才考虑婚姻大事吗?难道你已忘了誓言:在新婚之夜到来之前,一定要守身如玉吗?”芸竟抽泣起来,然后“啪”挂上了电话。我和芸的恋爱是典型的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不管别人信不信,在相恋的两年时间里,我们连一次手都没有牵过!也许,在很多人眼里,我们实在是太 “老土”了,简直和出土文物没有什么两样,但这确实是我们之间的实情。



芸走了,走之前没有来得及见上一面。正忙于工作的我还没有太在意,因为芸出国并不意味着我们的爱情出现了问题,她在国外,我在国内,难道就不能演绎一出跨国爱情故事?



但是,无情的现实彻底击碎了我一厢情愿的梦想,芸背叛了我!



背叛:“我已嫁给一位美国人”



芸出国后两个月,一天晚上,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萨克斯《回家》中唤醒。是芸从美国打来的:“祝贺我吧!我已嫁给一位美国人。等我如愿拿到美国绿卡后,就可以压倒那些贬损过我、把我当成外来妹的人啦。”



我还以为听错了,或者干脆就是她开的一个玩笑,可她的哭声在提醒着我:这是真的!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好像有声音在追问:这是为什么?!同时,另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挣扎着说:这不是真的。



6位干姐发现我消沉了。知道原因后,她们都很着急。大姐说:“难道世界上只有她一个女人?我来替你安排。”她又开始帮我相亲,还在一些媒体上刊登了征婚广告,但七八年来,再也没有找到如芸这样让我心动的女孩。



新世纪之初,芸“海归”了。她已和前夫离婚,是回来投资的。对于要不要和芸重归于好的问题,6位干姐看法不一。六姐表示:“先修理修理她再说。”大姐则感叹:“缘分未了啊!”我的态度很坚决:“既然她已违背誓言,我绝对不会回头了。”



芸回国后,我们一直保持着工作联系———她的公司已是我们的重要客户。偶而,我们也会相约喝茶、聊天,但心情已和10年前迥异。我们还是红颜知己,却有缘无份。



对于当年芸的背叛,我早已没有了怨怼和责怪。为了意中的另一半,我仍在寻寻觅觅。现在的某些女孩已变得越来越现实,当年的芸和她们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所以,我不能确信,还能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半。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拿到綠卡並不算是美國公民 下一篇:加拿大綠卡行走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