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街明尼阿波利斯市

国明尼阿波利斯市内最热闹的一条马路叫内考莱特(nicollet)街。那天下午,女儿的男友开车把我们送到这条街与华盛顿街的交界处,我们下车后就从这条街的头上开始逛起,花了一下午时间,一直逛到这条街的尽头,女儿与她的男友才把我们接回去。

高楼大厦,我们并不觉得太稀奇。但在这条街上没走多远,就见到了一个令我为之怦然心动的地方,那就是市立公共图书馆。上海难道没有图书馆吗?不,上海图书馆也很有规模,藏书也不少,但是我从来不觉得亲切。我曾去过那儿,但想在里面读书借书手续挺麻烦,使人望而生畏。

这个位于内考莱特街的公共图书馆实在是太方便了,我们从大门口走进去,各层楼的大阅览室都可以随意出入,坐在门口的工作人员并不要求我们出示什么证件。阅览室里的各类图书全部开架,任凭读者走到架子前随意抽取阅读。那儿除了各类图书,还有各种各样的光碟:故事片、传记片、纪录片等等,真是应有尽有。喜欢看什么片子,拿了就可以在附近的电脑上戴着耳机尽情观看。

我走到门口的工作台前,问工作人员,能否在那儿摄像,他们说没问题,你爱怎么拍就怎么拍吧。我走到儿童读物阅览区,那儿的工作人员,见我对儿童们也有兴趣都朝我笑笑,主动与我打招呼。

唯一受到的一次阻拦,是我的太太想从入口处出去时,被保安拦住了,示意她出口处在另一边,这儿不能出去。

我在各个楼层的阅览大厅前转悠,发现在里边读书看片的人还真不少,各种肤色的人都有。据说,外借手续也很简便,只要在门口登记一下就行了。来还书时,假如图书馆关门了,只需把书塞进门边一个邮筒似的开口里。如此开放简便,使得馆藏图书资料最大限度地被利用,真正发挥了开发民智的作用。而我们国内许多图书馆里的藏书长年累月只不过插在架子上积灰尘摆样子,并没有物尽其用。

图书馆的门厅左边还有一个不为人注意的旧书店。我走进去一看不禁喜出望外,里面出售的都是该馆处理出来的藏书,价钱便宜之极,等于奉送。袖珍本小说一律七角一本,精装本大都只要一元。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二十多年前施咸荣*访美时可以海运十几箱美国通俗小说回国搞翻译作研究了。由于携带不便,我只买了两本亚裔女作家的作品,都是精装本,只花了两元钱。

在这条街上漫步,会看到衣着挺刮的白人男女在昂然自得地匆匆赶路,也会看到坐在大商厦前乞讨的可怜人。从图书馆出来没走多远,我就接连看到三个这样的乞丐。一个皮肤棕黑色的瘦男人,坐在地上,身前摆着一个盆子,在用眼神无声地向过路人乞讨。另一个是白胡髭老人,靠坐在墙边,身边摆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no home no food no money (没家没钱没吃的)”。第三个是一个女人手里抱着个小孩,坐在花坛边,手里拿着一块小牌子,上面写着“single mom(单亲妈妈)”。

对于这种现象,我向一个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现已取得美国公民身份的老同学请教。他说,其实美国政府并没有不给穷人食物与住房,但是有些人偏偏不肯好好过日子,为不让他们有了钱就去酗酒吸毒,还发放食品券。至于单身母亲,政府对于生孩子的妈妈都有补助,生得越多补助越多,所以这个单亲妈妈打出这样的牌子,并不一定能赢得人们的同情。究竟如何,我也搞不清楚,只好暂时存疑。

这条商业街的一大特点是,高楼与高楼之间都有封闭的天桥相通。行人通过悬在空中的天桥可以在各个商厦之间穿来走去,遇到刮风下雨、天寒地冻的日子尤其方便。

我们在一个超市里买了几包饼干与巧克力,因银行卡还没寄来,只好用现金支付。我把钱交给收银员,那个黑黑的胖女人朝我咧嘴一笑,“踏、踏、踏”地按了一阵按钮,把找头给了我,外加一张收银条。我们走到一边坐下来细看,每笔帐都打印得清清楚楚,多收的钱,是买巧克力的消费税。

大楼里、马路上到处都有供人休息的地方,我们在这条街上走走歇歇,一边观看各种奇形怪状的行人与异国情调十足的街景,很随意放松,并不觉得太累。

这条路的尽头,在与十四街相交的地方有一座建筑风格古典优雅的教堂。这时夕阳已经西斜,金黄色的落日余辉撒在一块挂在教堂正前方的牌子上,越发显得诗意盎然。这块牌子上的文字说明这个教堂建成至今已有150年了。在美国,这样的建筑已算历史相当悠久了。

 

注:已故著名翻译家,曾任北京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所长。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美麗的密西西比河兩岸 下一篇:在美國餐館遇老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