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芝加哥乘高架火車

芝加哥的高架火车都以红、绿、蓝、黄等各种颜色区分,总计有八条之多。称它为高架火车,是因为它们绝大部分都在三层楼高的钢筋铁架上奔驰,很少到地下去穿行,所以称之为地铁不太合适。这些火车四通八达,与地面上的众多巴士一起,把城市的各部分连成一体,成为一条条疏通这个国际大都会气血的大动脈。

这个庞大的怪物在该市的心脏地带特别张扬,几乎所有的线路都要在此交会,以便乘客换车,所以它们要在那儿绕一个长方形的圈子。芝加哥人称它为“大回圈”。由于来去的火车非常频密,又都在铁架上奔驰,于是金属的撞击声、铁轨的轧轧声、火车来去的呼啸声,哦,还得加上救火车的尖叫声……,在那儿组成了一部声情并茂的都市交响曲!这座城市里一天到晚奔驰着怪叫连天的救火车,难道1871年发生过一场大火,有事没事就非如此提高警惕不可了吗?

吵归吵,烦归烦,坐在高架火车上在市中心兜圈子还是蛮享受的。因为火车在三层楼高的铁架子上行驶,又在摩天大楼的建筑森林中穿来绕去,转弯时常常与大楼的边沿擦肩而过!这时凭窗而坐,仰观一幢幢近在咫尺的高楼大厦,俯视马路上的车来人往,不就像坐在观光车里赏景一样吗?

由于乘高架火车非常便利,有一回我们换了几次车,最后紫线车把我们一直送到了位于城北的西北大学。这时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了,但我们都久仰这座常春藤大学的名气,依然兴致勃勃地在它寂静的校园里到处漫游,最后穿过商学院大楼的走廊竟来到了一望无边的密歇根湖边!那儿的视角特别开阔,碧波荡漾的湖水无遮无拦地与蓝天连在一起!最让人兴奋的是湖水的右角边竟耸立着一簇芝加哥最有代表性的摩天楼群,因为距离太远,那一片壮丽的景象竟缩成了一小堆!

湖边有许多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岩石。朝芝加哥城方向的湖边,许多岩石都涂着各种顔色:有的写诗,有的作文,还有漫画,有的写字之外还要加画一颗红心来表达自己的爱情,反正这些岩石都成了学生们倾吐心曲的“大字报”,倒也自成一景!

乘上绿线,我们还到过位于城西的橡树园。火车离开市中心朝西挺进时,让我们大开了眼界。原来芝加哥的腹地并不都如湖边城区那么美不胜收啊!火车一路开过去,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块块杂草丛生的荒地、一个个停满旧汽车的停车场、东一堆西一片的破房烂屋、还有堆垒着锈铁条、废钢筋的大院……这些景象与我们印象中的芝加哥反差实在太大了,但它也是城市的一部分,而且还是很大的一部分!这有点像一个装修豪华的餐厅,走到它后面的厕所、厨房、储藏室去看看就让人倒抽一口冷气了。贵妇人的脸面修饰得漂漂亮亮,但她的身上脚下却有见不得人的癣疥之疾!

到了橡树园,马上又是另一番景像了。海明威出生的那幢别墅仅仅是一个开始,从那儿一直往前走,两边全是一幢幢标新立异、争奇斗艳的别墅。这些优雅的别墅群被郁郁葱葱的林木与鲜花草地围绕着,构成了一片占地辽阔的高档住宅区。这儿是著名建筑家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的家乡。他的故居至今还在。他在那个小别墅里生活工作了整整20年(1889~1909),发迹以后又在附近为自己设计建造了一座极其精美的豪宅。那幢房子曾一度失火,部分被毁,赖特于1923年修改设计方案又重新修复了它。我们在那幢漂亮的房子前伫立许久,把房子侧面两扇中国风味十足的漏空雕花竖窗一一摄入镜头。在林荫道边漫步,隔不多远就可看到灯柱上高挂着一块指示牌,告诉游客沿着这条马路走进去,两边的房子都是赖特设计的。这位建筑大师对这个地方情有独钟,在此做了不少贡献。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乘船看芝加哥 下一篇:密歇根湖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