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留學生在費城的一場“婚外戀”

他深深地知道,自己從來沒有在精神上和肉體上背叛過自己的妻子,他之所以用這種方式去“愛”一個身患絕症的美國 女孩,完全是出于對生命的尊重!

聶強是一位留學 美國的博士,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北美交友中心的聊天室裡認識了一位名叫海倫娜 的美國網友。海倫娜身患絕症,醫生說她的生命最多只能維持兩年。出于友情,聶強給了海倫娜很多照顧。誰知,海倫娜竟因此而深深地愛上了已有妻子的他,並且渴求自己能在生命的彌留之際成為他真正的新娘。善良的聶強不忍心看著一個如花的生命帶著遺憾離開人世,經過痛苦的思索後,出于對生命的尊重,他答應了海倫娜的要求,卻因此陷入被指控“重婚”和“偽造憑證”的尷尬境地。

網絡聊天,邂逅“最後的燭火”

1993年7月,聶強畢業于中山大學,他的女朋友段薇是他大學時的同班同學。畢業後,聶強回到家鄉青島 當了一名教師,原籍湖南 的段薇也隨他回到青島,在一家事業單位上班。1994年5月1日,兩人結婚了。

1997年,聶強和段薇分別考取美國費城 賓夕法尼亞 大學和匹茲堡 卡內基·梅隆大學的碩士研究生。兩人在同一州的兩座不同的城市讀書,相隔比較遠,半個多月才見一次面,因此大部分時間他們都是在網上聊天室裡傾訴思念之情。2000年,聶強和段薇都拿到了碩士文憑,聶強選擇了繼續攻讀博士學位,段薇則在一家跨國公司找到了工作。

2002年4月的一天晚上,聶強又來到北美交友中心的聊天室裡和妻子對話。這時,一個署名“thelastcandlefire”(最後的燭火)的女性網友點擊了他。平常如果不是和妻子交流,聶強很少和別人聊天,他不喜歡那種很虛擬的交友方式。那天也不例外,和“最後的燭火”聊了幾句,他覺得沒什麼意思,就跟她告別準備下線。但她極力挽留:“求求你再跟我聊一會,也野H後你再也見不到我了。”聶強從她的話中感到了一絲憂傷的氣息,這時他又想起她的網名,便問她為何取這個名字。她說:“因為我的生命是一謊H時都可能熄滅的燭火。”

聶強意識到這個網友可能確實遇到了麻煩,準備下線的他便又打起精神跟她聊了起來。他慢慢地知道了她的故事,她的真名叫海倫娜,23歲,家住費城,是個被人收養的孤女,從小就向往當一名白衣天使。1999年,她考上了 南卡羅來納 州的一所醫學院,但不久她就患上了慢性腎小球腎炎,她只好退學。去了釵h家醫院,她的病也不見好轉。2001年秋天,她被紐約 的醫學專家確診為尿毒症。專家還說,如果不趕緊做腎移植手術,她最多只能活兩年……

聶強被海倫娜的敘述驚呆了,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下線後,他試著撥通了海倫娜留給他的電話,話筒那邊哭泣的聲音告訴他這不是一個玩笑。接下來的幾天,聶強都在網上和海倫娜聊天,他鼓勵她和病魔抗爭。由于沒有找到合適的腎源,她似乎已經失去了與疾病抗爭的勇氣。和海倫娜交往得越久,聶強就越感到應該幫她做點什麼。有一天,他去匹茲堡看段薇時,把這件事情跟她說了。段薇很大度地說:“你什麼時候買點禮品去探望一下海倫娜吧,順便勸勸她積極配合治療。”

尊重生命,愛讓“最後的燭火”堅強地燃燒

2002年5月下旬的一個星期天,聶強約了海倫娜在費城的一家咖啡館見面。恰好那天段薇也來了費城,他問她要不要一起去,段薇想了想說:“我去的話可能會讓她拘謹,她現在最需要一個傾訴對象,你還是自己去吧。”臨走時,段薇開玩笑地“警告”聶強:“你可不能跟她真的戀愛啊!”聶強深情地在段薇的臉上吻了一下,笑著說:“放心吧,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人!”

在咖啡館裡,聶強第一次和海倫娜面對面地坐到了一起。正如聶強想象的那樣,海倫娜是一個清秀溫柔的女孩,病痛的折磨使她的身體看起來很虛弱,每說一會話,她就要靠在座位上休息一下。她告訴聶強,這是自己第一次見網友,她之所以打算見他,是因為他是個中國人,她非常喜歡那個神秘的東方 古國。聶強盡量跟她談些輕鬆的話題,他說起剛來美國時發生的一些幽默故事,海倫娜不時被他逗得抿著嘴樂。但說著說著,海倫娜的眼神卻又黯淡下來,她說如果沒有遭遇這場突如其來的厄運,她現在也野縝b中國旅遊呢!她那種楚楚可憐的氣質感染了善良的聶強,他的心也被如霧的傷感籠罩了。

此後,聶強經常找機會去看海倫娜,每次去都會帶一些營養品,有時還陪她去醫院做透析。得知海倫娜喜歡聽音樂,聶強就給她買了釵hCD,甚至在網上制作了漂亮的flash音樂發送給她。漸漸地,海倫娜心裡有一種異樣的情愫在升起。每次電話鈴一響,她就會神採飛揚地跑過去接,如果不是聶強的,她就會失望不已。她已經悄悄地愛上了這個善良英俊的中國小伙子。

聶強每次到海倫娜那裡,都要發郵件告訴段薇。段薇很了解丈夫的為人,知道他一向愛幫助別人,盡管作為女性,她的愛有著自私的一面,但聶強幫助的是一個時日不多、身患絕症的女孩,所以她從來沒有反對他們的交往。

2002年8月,海倫娜的病情已經越來越重了,每週要去做好幾次透析,醫生說即使現在做腎移植手術,她的身體狀況也不適合了。這無疑等于給她判了“死刑”。聶強心急如焚,他一邊在網上發帖子征集求醫信息,一邊極力鼓勵海倫娜不要放棄戰勝病魔的信心。

有一天,一個印度 留學生在網上告訴聶強,費城西北部一個叫莫裡斯森的小鎮上住著一位印度神醫,他擅長治 療疑難雜症,據說還治愈過癌症。聶強當即把這一信息告訴了海倫娜的父母。海倫娜的養父正要帶女兒去找那位印度醫生看病時,卻因為心髒病發作住進了醫院,海倫娜的養母只得去照顧自己的丈夫。聶強于是決定利用假日帶海倫娜去找那位印度老醫生看病。

由于網友提供的地址不夠準確,聶強找到那位老醫生頗費週折。然而,那位印度老醫生配制的藥並沒有給海倫娜的病帶來神奇的療效,她的病情繼續惡化著。聶強為此憂心忡忡。

8月下旬,聶強在自己的電子信箱裡發現了海倫娜一封向他表達愛慕之情的長信。其實他早就從她的言行舉止中感覺到了她對他的好感,有好多次他都想告訴她,他已經結婚了。但一個朋友勸說他,他現在已經成了海倫娜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如果他告訴她真相,她肯定會崩潰的,所以他最終忍住沒有說。

聶強把這封信給段薇看了。她起初有些生氣,責怪他處處留情。但聶強發誓說自己只是把海倫娜當作普通朋友對待,因為不忍心看著海倫娜在病痛中孤苦無助地掙扎,所以他才對她表示出了更多的關心。段薇從氣憤中冷靜下來後,想到聶強每次都是如實地向她講述和海倫娜的交往,從來沒有刻意去隱瞞什麼,段薇也就不生氣了。她和聶強開始商討該怎樣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如果生硬地拒絕海倫娜的求愛,她肯定會傷心欲絕,無疑會使她的病情雪上加霜,這是聶強和段薇都不願看到的。但是如果聶強接受海倫娜的求愛,段薇心裡又很不是滋味,誰會願意讓自己的丈夫去愛另一個女人呢?哪怕這種愛是假裝出來的。在兩人商量期間,聶強跟海倫娜聯系少了,海倫娜也出乎意料地沒給他打電話,以前她睡覺前總是要聽到他的聲音才肯入睡。一天,聶強接到了海倫娜養父的電話,他一直以為聶強是在跟養女談戀愛,問兩人最近是不是鬧了矛盾?他說海倫娜這些日子一直茶飯不思,整天神思恍惚,病情也加重了。放下電話,聶強趕緊去看海倫娜。才一個多星期不見,她就瘦了釵h,眼睛裡布滿了血絲。一看見聶強,她的略臙N嘩嘩地流了下來。

聶強把這次見面的情景告訴了段薇,兩人終于商定,由他暫時出任海倫娜“男朋友”的角色,陪她走過生命的最後時光。段薇是含著畢P意這一方案的。聶強感動得把段薇摟在懷裡,他發誓說:“你放心,我無論在精神上和身體上都不會背叛你!”他還告訴段薇一個秘密:得尿毒症的病人不能過性生活,否則,無異于自殺。所以,他和海倫娜絕不會有太親密的行為。段薇聽了,更加放心了。

聶強開始頻繁地和海倫娜接觸,他每天放學後都要去看她。有一天,海倫娜問聶強:“你到底是因為愛我跟我在一起,還是因為同情我而接近我?”聶強猶豫了一下,回答說:“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我就覺得你很像我剛來美國時談的一個女朋友,但後來她去德國 留學,我們就分手了。我喜歡你,一半也閉O因為難忘初戀情結,一半是因為你身上的那種迷人的氣質。”聶強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臉忍不住紅了,因為他明知自己是在撒謊。但海倫娜卻幸福地笑了。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華人紐約旅遊網站 美國東海岸旅遊團推薦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私人領地-費城 下一篇:留學在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