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兩日遊記之自由之路

    从纽约到波士顿大约四个小时。下了高速之后首先看见的就是满目的汉字,提醒我到了china town。老公说china town 基本都在每一个城市的下城。但我们都感叹能在异国他乡的各类城市里开拓一片自己的天地,享有一片立足之地,实属不易。他们应该也有很多故事,心酸亦或甜美,他们都挺住了,做到了。在我心里,这个功绩可与开拓北美意义神似,即使形上有轻重之分。我挺为他们骄傲的,虽然现在也存在一些中国人赚中国人的钱,一些人黑后来中国人的钱,我也鄙视,但是大部分是好的,主流是好的,感觉有点像新闻口径了,哈哈。言归正传,进了china town就开始找停车的地方, 找到一个14刀12小时的地方,感觉挺值,反正大致都这个价,赶快把车安置了,正式开始 “自由之路”。
    砖路上那条红色的“砖线”或水泥地上的那条红色的“专线”,并带有明显箭头和方向的就是“自由之路”,随便在街上拉个人都知道。The freedom trail长约 4公里,共有16处景点分布在其沿线上。我喜欢有始有终,所以还是准备从起点开始走,即在Boston Common(公园名称),公园对面的马路上有information center, 建议先拿张地图,一边走一边看,有个心理预期。Boston Common是全美国第一座公共公园,建于1634年,比哈佛大学还早两年。当时,公园的一群年轻人在做慈善发食品,我也确实饿了,想凑上去看看,被老公拉走了,55555。

 

 


    Boston Common 里有两条红线,靠近喷泉的那个是真正的起点线,行至公园的街口可看到MA(马萨诸塞州)的现任state house, 金碧圆顶,在阳光的照耀下灿烂辉煌,据说是真金镀的圆顶。

 

 


    之后沿着靠近公园入口的红线折回,就是Park Street Church(公园街教堂).,Church 旁边就是Granary Burying Ground(谷仓墓地),独立战争中快马加鞭,通风报信的英雄Paul Revere, John Hancock(波士顿第一任市长) 和Samuel Adams(策动波士顿倾茶事件,后为MA州长) 都长眠于此,里面有太多的故事和碑文,对于异族文化的我们有点难于消化,充满敬意地走马观花。

 

 


    沿着红线继续走,至街对面就是King’s Chapel (国王礼拜堂) 及挨着的 King’s Chapel Burying Ground (国王礼拜堂墓地),教堂里隔设着众多忏悔和祷告间,并有一些文字介绍。鉴于教堂比较多,必具有异曲同工之处(至少对于我们来说),况且了解深度有限,匆匆路过,当然对长眠于此处的死者还是充满敬意的。无论用何种方式,他们都毕竟走完了自己的一生,而我们还在路上,敬意值得我们自心底而发。

    绕过King’s Chapel左转沿着红线,左手边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灰色庄严结实的建筑Old city hall(旧市政大楼),院内立有两座人像, 最左边的是Benjamin Franklin (本杰明富兰克林),他太大名鼎鼎了,他创造了很多第一,有同样兴趣的人,可以看看他的传记。最了不起的是他能既是政治家,还能是科学家。在我印象中,大多政治家都是夸夸而谈,华而不实,即使实,也实不到科学钻研上去,但是他确是一个典范。印象最深的,他发明了避雷针,还有大学高级英语中一篇关于美国独立宣言的文章里,他的诙谐幽默还历历在目。他是一个我非常认可的人,凭他的双重身份。最后边的是波士顿第三任市长 Josiah Quincy(约西亚·昆西)。中间的是头驴像,据文字说明是美国第七任总统Andrew Jackson(安德鲁·杰克森) 竞选博弈时,对手取笑他的脸长,因此给其nickname Jackass, 反被Jackson 取而用之,占了上风,驴最后成了民主党的象征。在驴的正前方地面上有两个大象的脚印,印有 stand in opposition, 印证了美国政治的驴象之争和民主制衡。
继续上路走了挺长一段,到了Paul Revere House(保罗·热维尔故居),探头瞥了几眼,没啥特别兴趣,就继续前行至Old north church(老北教堂),是波士顿最古老的教堂。教堂外面的yard里立有一座Paul Revere快马奔腾的雕塑。里面的yard内有一处为纪念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牺牲士兵的纪念园,提醒来教堂礼拜的人缅怀他们。教堂最有名的是顶部挂的两盏灯笼,曾经用来向对岸等待的Paul Revere传递英军是从海上进发的信息(一盏是从陆地进发,两盏是从海上进发)。基督教主要分为天主教、东正教和基督新教三大派。但对于教堂墙壁上的一个词,我不是很明白,顺便请教了从身边路过准备去打网球的一个帅哥,他耐心地给我解释了一番,有点略懂。

    出了教堂,沿着右手边的一片墓地Copp’s Hill Burying Ground(考普山墓地,这里长眠的大部分为波士顿平民)继续前行,顶着寒风登上了查尔斯河镇大桥,天气出奇的冷,羽绒服加之围巾包裹了几层还是透风。放眼望去的查尔斯河安详地延伸在小城中。河面有几点风帆,与若隐若现的夕阳相互辉映,渐渐地带引你的神经发散、遐想。我想这里应该是很多爱情故事的摇篮和温床吧,当年的“Scarlet Letter”曾在这里取材过吗?Hyster Prynne 曾在这里浪漫过,也曾在这里悲苦过吗?但她是一个顽强的女性。我很喜欢霍桑的这部作品,大学毕业的论文写的就是关于小说里的人物分析。可能因为所有人都喜欢团员的结局吧,因此电影版的结尾被改编了。如果不是天气渐晚和寒冷,我可能会多神经一会的。桥面的铁板有一段是镂空的,可以看到下面流淌的河水,我有点惊,老公说没事,公交车出租车都在上面走呢,别怕。他们不走还减少点承重,一走我倒是更怕了。

    过了桥就离开了波士顿市区,到了查尔斯镇,向右转一个大圈,到了USS Constitution, 这是一艘至今还在服役的最古老的战船,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战船的铜链是由Paul Revere建造的。坚固性可与铁船媲美的USS Constitution曾巡逻至西印度洋、巴西和西非海岸,参加过巴巴利战役。现在一年会航至波士顿港6-8次。进去参观要安检,皮带都要抽出来检查,和机场差不多。

    出来后,夜幕已然降临,寒风呼呼,看着终点Bunker Hill Monument(邦克纪念碑)仍在远方,心里有点退堂鼓。继续拿出看家的“有始有终”精神上路。老公拿着地图,坚定地做出决断,不按箭头方向走,跟随他走,避免冤枉路。相反方向门出来转左,经过桥底,穿过一片富人区,真的到了Bunker Hill脚下,寒冷的冬天夜晚,这点成就感足以让人心血沸腾,暖和不少。纪念碑一共294层台阶,加之环绕,晕头转向并互相鼓励地登到顶上,我对上面的视觉没什么大的欣喜,只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一个美国大兵也爬上来,和其他美国游客探讨着一些我似懂非懂的历史。为了弄明白,我请教了他,他解释说战役地点在离这里一段距离的地方打的,并非这里。

 

 

 

    下了纪念碑,天已全黑,看见一对夫妇领着一对儿女在踢球,问他们是否有捷径回到市中心,妻子给我讲了两条线路,地铁和公交分别怎么走。我忽然觉得听力大大提升,老公也表示肯定,并鼓励一番。路上一个父亲耐心地鼓励自己刚学会走路的儿子再多走一条街,天下父母都一样。最后还是跟随老公的理性指引,步行走了回程。经过Quincy Market的时候,想吃草莓。卖主大喊 Two for one, three for two, five for there. 想想老外真傻, 3盒五块钱的单价比2盒3块钱的还贵,应该多买更便宜才是,中国人肯定不会这样做生意。也许还是两国人民的思维不同吧,中国人算小账,他们讲究实用。

    麦当劳解决了晚餐,听见点餐的人聊天用粤语,估计念在来的时候我用粤语帮一阿婆解决了电梯问题,老公回来说让我去点餐,结果我能听懂,有些东西不会表达,最后还是英文点的,唉。。。汗颜啊,回去之后要继续加强!顺便说一下,麦当劳的沙拉极其难吃,和以前吃过的不是一个味道,基本都扔了。回到停车场交了钱,就慢悠悠地吃水果,去卫生间,结果出门的时候,栏杆不放,显示屏显示我们还要交钱,交就交吧,谁让咱磨蹭了,老外的思维就是一板一眼,虽然可以停12个小时,但由于已经结账,之后超出的时间还是要交钱。可惜信用卡划扣不成功,没辙我只好拿着票去找收纳员,这个黑妞人还不错,和我叨叨了半天,最后还是给我换了一张卡,但警告我下次不许超时。

    开车到酒店20多分钟,到了酒店车停的也不多,估计来住的人也不多吧。于是吃了一些水果就早早地睡了,第一天行程圆满结束。

 

相关阅读: 波士顿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華人紐約旅遊網站 美國東海岸旅遊團推薦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美東名校遊之耶魯大學 下一篇:華盛頓一日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