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全民醫保

 

 

 

    上圖是一間普通産房一角,任何一個産婦在加拿大入院,都在這種私密度極高的産房中分娩,如果需要手術則轉入手術室。據說一些中國女明星到私營貴族醫院分娩,專業産房、全程護理、高度隱私、專家組24小時待命,整個開銷數以萬計,也就這個待遇。一個中國移民拿到移民紙登陸之後就可在加拿大享用這個水平的服務(各省有一些技術上的差異,安大略省移民抵埠三個月後才可接受公費醫療服務)。包括護士服務(相當國內特護)和住院期間的所有飲食,一律由全民保險計劃支付。

 

    這是加拿大公費醫療系統有利的一面,全民享受無差別醫療服務。乞丐和富翁,得到的醫療服務完全相同。這是一個由政府開支,各省管理的體系,屬于廣泛意義上的“公費醫療”。加拿大的社會福利體系是1900年代開始創立,逐步到1970年代完備,1940年代建立的公費醫療屬于社會福利體系的一部分。

 

    安大略省這個體系簡稱OHIP ,全稱是安大略健康保險計劃 Ontario Health Insurance Plan。公民出生就擁有一張卡,持卡就醫。移民登陸後申請,三個月後生效。去年有一名中國移民登陸第三天在多倫多街頭被刺傷,負有治安失察責任的地方政府用一個特別基金的款項支付了他的醫療費。

 

    公費的概念,是從門診到住院全包,包括住院期間的全部護理及餐飲,全部由政府開支。護理水平是中國大陸醫院中的“特護”,也就是說不用家屬陪護。也不允許患者家屬在病房滯留超過晚上11時。

 

    在安大略,這個醫療體系不包括牙醫、配眼鏡和住院以外的藥品,這些服務非常貴,一般由各種自購保險、雇用員工附帶福利解決。

 

    加拿大是G7之一,既是現代工業國又是資源出口國。領土世界第二,淡水儲量世界第一,石油理論儲藏量排世界第二,鈾儲藏量世界第三,鑽石儲藏量世界第三,紙漿出口世界第一……國家富得流油,高稅收同時執行高福利。高福利之一,是加拿大施行一種全民醫療保險制度,由政府開支,各省管理。盡管各省之間在具體措施方面有差異,整體上,這屬于一種廣泛意義上的“公費醫療”。一個比較有說服力的例子,是一位新移民的三歲孩子,在移民體檢中順利過關,但抵埠後發現了先天性心髒病。從住院,手術,出院後的康複和隨訪,包括住院期間的夥食,全部由政府開支,總額度相當于數十萬人民幣。

 

   加拿大公費醫療不利的一面,一是占用大量政府開支。安大略的政府財政收入一半用到醫療服務上了。二是醫療資源被浪費,治療中醫生不從性價比角度考慮方案。在中國輕易不采用的更換人工關節,在加拿大很多見。加拿大公費醫療最大的問題是官僚化的服務過程。在這個系統中,病人沒有選擇權,加拿大患者不能自由的選擇治療地點和醫生,有錢也用不上。

 

    一位朋友的孩子得了急病闌尾炎。加拿大的醫療體系,由家庭醫生—專科醫生—醫院組成。但有五百萬人(約六分之一人口)沒有家庭醫生,這位新移民朋友幸運地有家庭醫生,對方初診後讓孩子去醫院,然後認真地說:“你們到了醫院後要等八個小時。”到今天,所有的知情者還在慶幸,孩子在八個小時的等待中居然沒有穿孔。

 

    公平地講,加拿大政府的醫療開支錢沒全白花。比如在安大略省,兒童病房一個大孩子一個小孩子一間,因病人少就一個孩子住一間,冰箱婺侉﹞F適合兒童吃的食品,隨意取用,陪護家長可以睡在病房的長沙發上。整個手術、住院和飲食沒向病人要一分錢,全是醫院直接和政府結帳了事。可這一切的前題是:你在那疼上八個小時。

 

    一個非常極端的例子,2005年,一位在加拿大滑鐵盧大學讀書的十九歲美國女孩兒,突然發病入院。護士進行常規體檢,發現生命體征沒有問題,于是讓她排隊輪候。八個小時後,沒有輪到治療的孩子死在急診室堙A死因是急性腦炎。此事轟動當地,媒體廣泛報道,但醫療行業協會調查的結果是,醫院完全依管理程序工作,沒有犯任何錯誤。

 

    所有的急診,除非病人隨時要咽氣,都得登記後排隊,短則一兩小時,長要六到八小時。如果不是急診手術,那麽有個詞叫“輪候”,輪上幾星期也正常。其余更熱鬧的事還不少,醫療協會的人給技術移民中的醫生講課,輔助他們返回專業領域工作,談到“在加拿大到醫院去看病,病人對醫生一次只能說一種病症,說多了醫生不聽的,下次看病再來。”移民醫生來自五洲四洋,多數技術移民,不說個個身懷絕技也是見多識廣,當時全傻了:“這世界上還有這麽看病的!”回國看要命的病,差不多成了華人移民中的習慣。

 

    奧巴馬醫改討論關鍵時刻,反對派找了一個患有腦瘤的加拿大婦女現象說法。她被家庭醫生告知她得排期數月才能見到專科醫生。加拿大人有錢的,在這種情況下會選擇南下美國花錢看病,這個婦女沒有錢但很果斷,她把自己的住房抵押貸款,到美國做了手術。反對者給這個婦女制作了廣告在美國各大電視台播放,現身說法,證明政府和官僚體系管理醫療系統,病人會面對巨大的危險。

 

    醫療服務如此差,一個根本原因是醫生嚴重缺員,當然,這種人力資源的缺口在地廣人稀的加拿大是普遍的。每年還有大約200名至250名加國醫生外流至美國——美國並沒有積極招聘加拿大醫生,否則問題會更嚴重。權威人士拿出研究報告中指出,人口老化、醫生年齡偏大,以及年輕一代醫生不願超時工作等因素也加劇了醫生短缺的現象。另一方面,加拿大醫生的收入之高令人咋舌,家庭醫生年薪近二十萬加元,專科醫生還會掙得更多。有時真讓人懷疑,醫生嚴重缺員、醫療服務差和醫生高收入,是不是有互爲因果的關系?黃金職業缺人,相當不好讓人理解。一個醫學院畢業生,念下來至少四年,三科考牌全通過最快也要兩年,當住院醫至少要四年,這種嚴格管理不能說錯,移民到加拿大的醫生也要通過這一系列門檻,就阻止了通過移民補充資源的道路。促成對移民醫生排斥,是1991年一個衛生部代表大會上的報告。報告中預測,大量移民的進入將會帶來醫療人才過剩,造成本國醫護人員就業壓力,同時過剩的醫療人員也會帶來經濟的負擔。因此在這次會議之後,各方努力促成了限制規定的出台。不可否認的是,通過並支持這個政策的人,正是那些“本國醫護人員”。據說早期,醫生移民加拿大,要簽一個保證不從事原職業的保證書。

 

    聯邦和各省政府正在改變政策,例如投資協助移民醫生學習語言和備考,把省每年實習名額從六十提到二百,允許外來醫生進入救護人員、化驗、護理和偏遠地區醫院等“宏觀醫療行業”,部分移民醫生已經從這些計劃中獲益。可惜本質未改,過五關斬六將的時間不變。一個新移民,拿出三年時間全力以赴地考牌,考下來注定不能馬上執業,如果出現各種主客觀變化吃虧的都是自己,開玩笑了。移民部也開始停止排斥醫生移民,三年前,臨床醫生移民的成功率幾乎沒有,現在已經沒這條了。

 

    中國來的人,看著那些享受行業保護、從國庫而不是從市場拿錢的醫生,很容易想起二十年前公費醫療背景下的中國醫院。除了硬件設備是真好以外,看病難、服務差,實在太像當年的中國了。執業醫生在行業保護下絕對不愁失業和收入沒保障,這邊看病難,那邊安大略省的醫療開支已經由十幾年前占政府支出的三分之一上升到了一半。老百姓繳了稅,享受名義上的醫療福利卻看不好病。加拿大的醫療市場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大鍋飯”——症結是不是在此?

 

    最積極的是,加拿大式的公費醫療,非常徹底的體現了醫療服務的平等與人性。在這個國家,無論你是乞丐還是罪犯,上自王公貴族下至平民百姓,所享受的醫療資源是平等的。因病可能失去工作,但因病絕不會失去希望。

 

    加拿大的醫療環境,也與這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相符。看病要排隊,一旦排上了,最先進儀器設備、最禮貌的醫務人員、最新的治療技術都屬于任何一個患者。長期的反歧視教育和愛心教育,充分的體現在醫務人員的工作中。極可能,在內心深處那個醫生確實瞧不起一個有色人種,但他在工作中絕對不會表現出來。

 

    最後補充一點,加拿大的投訴機制也是相當發揮作用的。一旦有兩個以上患者投訴同一個類問題,醫生的飯碗就危險了。非常發達的傳媒,也讓任何遮蓋醜聞的努力歸零。

 

 

    相关阅读: 加拿大全景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夏威夷自駕遊體驗 下一篇:加拿大圭爾夫大學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