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宣講“計劃生育”

 

 

 

“中國的人口政策”---這是5年前我在加拿大求學時,老師在一次英語討論課上提出的命題。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女大學生在踢足球

 

 

其實在以往的這樣的課堂上,討論的內容大都是環保,女性權益,電腦利弊等比較中性的課題,課堂氣氛也比較輕松活躍。也不知這次爲什麽麽,一向和善的白人高個老頭一進教室,就在白板上寫下了“China population policy”(中國的人口政策),並告訴大家這是這次presentation的主題。

 

加拿大蒙特利爾市號稱有300萬人口,從高處往下看,除了downtown外,城的周圍多是不太高的建築。

 

 

按照慣例,討論課要有一個同學上台做主旨性發言,大家插話,辯論等等。命題一出,全班20多名的黑白紅棕的不同膚色同學的目光,幾乎同時落到了我們3-4個中國同學的臉上。大家都在期待,當然是中國人做主旨發言來解釋這個“難題”了。此時此刻,課堂的氣氛有點凝重。因爲以往還沒有討論過這樣涉及一個國家政策的主題。聯想到平時的接觸中,老外愛聊中國人的話題是“中國只允許生一個孩子麽”;“墮胎”等等。私下同學的議論也不太在意,可這次卻非同一般,這顯然是涉及到“文化沖突”的大問題。加拿大人以信奉天主和基督教居多,教義上是反對墮胎的。沈思片刻,一種莫名的沖動促使我邁步直奔講台,索性向老師請示的過程都省略了,其實也真的沒有這個必要了。

 

蒙特利爾還在使用的溫莎火車站,更像一座博物館,站內站外都看不見幾個人。

 

 

“如果把3,000萬人口(加拿大的人口爲3,000萬)比作一個人的家庭,那麽中國就是一個有著40多人的大家,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個40多人的家庭怎樣操持。維持簡單的日常生活工作學習就是一項龐大的工程。由于人口太多,在中國出現了很多特有的詞彙。“春運”,“一票難求”,“擴招”,“流動人口”等等。

 

這些詞彙譯成英語傳遞給他們,真的是很有意思。“春運”--during the period of spring festival, many peasant workers have to go home and return to the company.

 

“而這樣的人口大約有1億多,至少相當于加拿大全部人口流動3遍。由此産生了"一票難求"--difficult to get a train ticket”。

 

 平日堻萲w胡侃的老外,被我的一番話說得瞪大了眼睛,一副似懂非懂,若有所思的樣子。這時我也才發現,這些發達國家的“洋秀才”們對于中國的了解遠遠比不上我們對他們的了解。

 

北京火車站總是人來人往

 

 

爲了進一步釋放有用的信息和緩和一下有點繃緊的神經,我繼續問道:“在中國一個小學的班級堶惘釵h少個孩子?”--20,30,最多有答40個的。“70個”----哇!!!所有的人都對這個答案大吃一驚,這怎麽可能啊!!!好家夥,同學們開始議論了,有的說:老師爲什麽不罷工?也有的說:教師工會幹什麽的?還有的問:中國的小孩有“小皇帝”之稱麽?課堂有點像答記者問了,有的簡單的問題,也就隨即回答了。出題的老頭倒是清閑了,像旁觀者一樣,在教室的後面一起跟著學生“起哄”。

 

北京的大街上車總是很多

 

 

 

“中國有800所大學,是加拿大的50倍;每年有500萬的考生,是加拿大的100倍;中國智障人士的人口比加拿大全國的人口還多;中國的一個火車站(廣州)每天要運送100萬旅”。一組組的數字和英文寫就的重點詞彙寫在了白板上。洋同學們像聽天方夜譚一樣聽著我的“記者招待會”。

 

課堂上又恢複了鴉雀無聲的狀態,我分明聽到了20多顆心髒“共振”所發出聲音;我看到一束束不同的光環“碰撞”所擦出的文化火花;我周身感到有點灼燒的思緒在空間湧動著。

 

“其實,深受儒家思想影響的中國文化有著根深蒂固的“多子多福”,“兒孫滿堂”,“養兒防老”等有利于人口生長的社會氛圍。這與加拿大所信奉“上帝”的“博愛”的思想是有一致性的。今天的“計劃生育”政策完全是不得已而爲之有利于中華民族長遠利益的措施。”

 

“由于人口太多,中國不得不執行了計劃生育的政策-limit birthrate. 即便是這樣,我們每年還要生産一個澳大利亞---一年淨增人口1,800萬”。

       

 北京的王府井總是熙熙攘攘

 

 

一向有表現欲的同學們又開始發問:“政府無異于殺人犯”!“(一個孩兒的政策造成的)養老的問題怎麽辦”?“人口老化及未來的不平衡怎麽辦”?此時的課堂已經不再是“記者招待會”了,更像是“聯合國人口大會”或是“國會聽證會”的架勢

 

雖然在碰撞,在抵觸著,顯然眼前的“中國”和40分鍾以前的“中國”已迥然不同。整個的一堂課不知不覺地居然被我給“包場”了,我成了國家“計劃生育”海外義務講解員了!最後我很低調的“宣布”: I am not Chairman Mao.---“我不是毛澤東(加拿大很多人認可毛澤東),我沒有能力解決這些,我只是如實的反應一個事實:現實的中國需要計劃生育。”一陣掌聲!不一定是認可我的觀點,但起碼覺得我很認真,很坦誠。

 

日後的一天,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出題”的白人老頭(老師)看見我,大老遠就和我打招呼。大概“中國的人口政策”不會再是他英文課堂議論的話題。

 

相关阅读: 加拿大全景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多倫多大學漫步 下一篇:加拿大有個免費吃喝玩樂的大帳篷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