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波士頓的偶遇

我常常站在家裡客廳的大落地玻璃窗前眺望著窗外的查爾斯河,發現這條波士頓 的母親河一年四季都在變換著不同的美麗景色,最為讓人心曠神怡的是秋天,兩岸的楓樹在秋涼與冬冷中漸漸變紅,一天一個樣。河上常見白色的帆船在遊蕩,兩岸則是人們鍛鍊身體的長跑之路。藍天、白雲、綠水、落日……真是美不勝收。

從我11年前第一次踏上波士頓起,我就深深地愛上了這座美麗的城市,愛上了查爾斯河。沒想到11年後的今天,還有機會再次來到這個城市長住差不多一年的時間,而且就住在了查爾斯河畔。兩次赴美國 陪讀都在波士頓,可見我跟波士頓還是有些緣分的,這種緣分還帶出了我在波士頓的幾段奇遇。

兩次陪讀均在波士頓

我先生是廣州 某高校的教授,1994年至1995年曾在哈佛大學 東亞研究中心做訪問學者,于是我11年前就在波士頓陪讀過半年時間,當時住在哈佛大學旁;去年先生又到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學院做訪問學者,這回我跟女兒都一同來陪讀,更讓人高興的是,我家租住的公寓就在麻省理工校園內的查爾斯河畔。隨著日子的不斷流逝,我的數碼相機裡也留下了越來越多的查爾斯河的風景照片──都是同一個角度拍的,但景色不會雷同。

舊地重遊,沒有給我更多的今非昔比的感慨,大概是因為美國太過發達了,一切都已基本定型,要說有什麼特別的感觸,那就是物是人非了。記得全家在新的環境裡剛安頓好,我跟先生就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特意選擇了一個晚飯後的散步時間,從麻省理工徒步走向哈佛大學,我們要去尋找當年的記憶,特別是當年我們租住過的房子以及去看看當年的房東親戚葉師傅一家,當年葉師傅跟我們同住在一幢大房子裡,是很好的鄰居。

美國這兩所最著名的大學是鄰居,我們沿著馬塞諸塞州大道一直往哈佛大學走,當年所熟悉的街道、房屋、地鐵站、商店、擬]等一一出現在眼前,遠遠就看見有名的“常熟”中擬]兩個大大的中文字,它是我當年曾經打過工的地方,葉師傅就在這家擬]裡當大廚師,正是他介紹我進該擬]打工的。十年過去了,常熟又重新裝修過了,前台居然還有一個熟悉的面孔,一位從香港 來的前台經理,當然他不會認出我來了。他告訴我們,葉師傅也早已離開常熟了,不清楚他的去向。

再到曾經居住的地方去找,也是大失所望,整幢樓都已經重新裝修一新了,不再是當年分租出去的樣子,記得當年我們離開前,這幢樓已經在開始翻修,聽說房東要把它賣了,現在看來確已成為某人的住家了,原來住在我們樓上的葉師傅不知搬到哪去住了,我們十分想念葉師傅一家,當年他們家對我們倆沒少照顧,但11年前離開美國後我們就沒再聯系過了,說實話還真不知葉師傅一家是否還在波士頓呢。先生說,有可能會在什麼地方再碰到葉師傅吧。但人海茫茫,又沒有任何信息,要找到個故人是談何容易,因此我對先生的期望是不置可否的。

與葉師傅夫婦意外重逢

絕沒想到的是,兩個多月後的一個下午,我跟先生竟然在波士頓最大的Mall之一Cambridge Side Galaria的維生素藥品專賣店裡,真的是與葉師傅夫婦不期而遇了!那是2006年元旦後第二天發生的事情,我跟先生兩人為給國內的父母尋找老年人維生素藥,正專注地在藥架上尋找著,突然旁邊冒出了一個中國男人盯著我倆不走了,我正覺得奇怪,等我定睛一看,也認出來了,這個人正是葉師傅!原來葉師傅夫婦也利用星期二休息日到這個店裡來買藥。

因為太過意外了,所以大家都很激動,我看到葉師傅眼睛裡閃著畦,我自己也是感到眼睛有點濕潤了。他們絕沒想到我們還會再來波士頓,再說11年的時間也很長,我跟先生的外貌都有較大的變化,所以剛開始葉師傅還不敢認;我們也為現在的偶遇而激動不已。 “一切都像是約好似的”,這是葉太太後來的說法,如果他們不是因為其他事情推遲了半天來這個店裡買藥,如果我們不是因為不知道這個藥店的具體方位而在這個四層樓高的大Mall 裡轉了好幾圈,大家可能就不會在這裡、在這個時間碰到。“我們真是有緣分啊!”這是我們再次相逢後彼此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的,只有“緣分”這個詞才能解釋我們的重逢。

原來,葉師傅數年前離開常熟後又轉了好幾家的工作,他家也搬離了劍橋市,住到了阿靈頓市去了,那是我們都還沒有去過的地方。我想,如果不是上天有意安排我們這次的重逢,這輩子大概都不會再有機會見面了。

重遇葉師傅一家,再續我們兩家的情誼,是我跟波士頓有緣分的一個重要事件,從此我家客居波士頓的節目就更加豐富多彩,我與波士頓的緣分就更多更深了。

神奇的經歷接踵而來

除了葉師傅一家外,短短兩個月內我在波士頓還遇到了三位已經超過十年沒有聯系的老朋友,這還沒算上在中國城裡碰到的原來就認識的幾個國內來的訪問學者。俗話說事不過三,可我們卻接二連三地遇上了早已失去聯系的故友,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第一位是11年前先生在哈佛大學進修時的roommate唐老師。唐老師早年從大陸來美國學習,後留在美國工作。去年9月中旬的一個週日,我跟先生正在波士頓City Hall前的廣場上參觀這裡舉行的農產品展,整個廣場上的人流如鯽,唐老師剛好路過此地趕往市政廳參加一個投票選舉,說來也巧了,先生只看到了唐老師的側影,他覺得眼熟于是追了過去,試著說你還記不記得11年前我們在哈佛大學曾住過同一幢房子?唐老師就叫了起來:“啊,你是小王!”呵呵,如今已不是小王啦,因為我先生的頭發已經開始泛白了,該叫老王啦。11年的時間彈指一揮間,唐老師早已在2004年底從她工作的麻省理工退休並搬到一個老年公寓去居住了。

第二位在波士頓偶然遇到人是我先生的學生,也曾是我的同行葉小姐。葉小姐當年是廣州媒體業的精英人物,因為工作關系我們常能碰上面。在我第一次從波士頓陪讀回國後的次年,她就外派到香港某報去當記者了,從那之後我們就沒有再聯系過,開始的幾年還能在報紙上看到她寫的財經專欄,但再後來就看不到了,也再沒有葉小姐的任何消息。

再次遇到葉小姐是去年十月份的一個週六傍晚,我跟先生去波士頓著名的露天農貿市場Haymarket購買水果和蔬菜,剛走到市場邊上迎面就遇到一個熟悉的面孔,正是多年未見的葉小姐。原來她已經在波士頓讀了一年的MBA了,她是在離開香港的那家報紙後先赴日本 讀了一年多的研究生再轉到美國來的,真沒想到在中國沒見著,我們反而繞了大半個地球在美國碰上了。這世界可真是太小啊!

我們在波士頓意外遇到的第三個人更是讓我始料不及的,那就是我高中時代的陳老師,一位亦師亦友的老朋友,雖然陳老師當年沒有直接上過我的課,但那時我是學校學生幹部的一個頭頭,陳老師負責學生幹部的事情,而且陳老師的年紀並不比我們這批學生大多少,所以我們接觸比較多,大家也都挺談得來,一直到我大學畢業出來工作的頭幾年我們都還有聯系,按陳老師的說法,我們這一屆的學生給她的印象最深刻。可惜後來因為彼此都太忙,不知什麼時候起就中斷了聯系。

遇到陳老師的過程還有點戲劇性,也是在Haymarket,那天的天氣還特別冷,風很大,人也很多,我裹著大衣縮著頭正在市場裡逛著,突然一個穿著黑色冬裝的人站在我的面前緊盯著我看,因為這人戴著有毛邊的帽子,加上天色開始轉暗,我根本看不出是男還是女的,“你是不是蔣江敏啊?”她一開口就把我嚇了一跳,是女聲,還是說粵語,而且知道我的名字。會是誰呢?我腦子裡迅速地把自己在波士頓甚至在美國所有認識的中國人都過了一遍,沒有這個人啊?她看出我的疑惑,于是把自己的帽子往後推下去,我楞了一下後失聲喊了起來:“陳老師!”居然是我已有十年沒聯系過的中學老師。

說來這次相遇也是很幸運了,我們是每週肯定上一次Haymarket的,但陳老師說她來波士頓兩年多了但是極少去,那天之所以出現在市場裡,是因為她先生要去那買菜,而她正準備去中國城給學生上中文課,還沒到上課時間所以先到市場裡跟先生會合。陳老師能在那麼多的學生中記住我, 能在波士頓想到這個人可能就是我,除了後來她告訴我是因為我的眼睛一直沒變,我想這也是我跟她的一種緣分在指引吧。

原來,早在2003年的夏天陳老師全家就移民 來到波士頓定居,但我對此卻一點不知情。如果不是陳老師先認出了我來,我怎麼會想到在波士頓的農貿市場裡會有廣州的中學老師出現呢?!師生能在異國他鄉相遇,是波士頓給我的又一個大大的驚喜。

期待再續與波士頓的緣分

人生就是這樣充滿了戲劇性:有些東西當你要刻意去尋找時,它總不會出現;當你不再抱有希望時,或者在你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它就突然降臨了。波士頓給我的這幾個意外驚喜,除了葉師傅一家是我們曾刻意尋找過外,其他幾個都是突然降臨的,我不知道將來還會不會有呢?

自從在Haymarket見到葉小姐後,沒想到我們接著就在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學院的TANG Center(教學大樓)裡又遇上了兩三次。葉小姐住在離MTI不遠的地方,她是專門來看書學習的,其實我也常到那裡看書和上網,但以前兩人卻總也碰不上,呵呵,大概是那時候的緣分還沒有到吧。

有一次見面我跟她說起我們遇到了唐老師的經過,由此我們聊起了“神奇經歷”這個話題,她說了自己對這個問題的看法以及她自己的神奇經歷。當時剛剛受洗入教的葉小姐說我以後在波士頓還會有更多的神奇經歷的。我說:“會嗎?”她眼睛裡透著一股神秘的光,很肯定地笑著對說:“相信我吧。很多東西其實已經存在著的了,只是你還不知道而已,就像這個牆腳上的電插座,接通了會有電,但你要是不接通,它還是有電存在的。” 我當時的感覺是她差點就要跟我說上帝就在那裡看著我了。說來也怪,葉小姐說完這話後沒幾天,我就遇到了陳老師,然後一個月後再遇到了葉師傅夫婦。真神了!

“可我不久後就要回國的啦”,當時我這樣答她。

“你下次來的理由是女兒在波士頓上大學了,然後你會有更多的故事。”葉小姐說這話的時候是在今年的春節前,她知道我女兒在波士頓插班讀中學,我是說過希望女兒能適應一下美國的教育,也在試著報考了美國的大學。不過因為我們在美國的時間不長,故對此我們一直不抱太大希望。

春節後的三月份,我女兒果真收到了美國紐約 州立賓漢頓大學等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了。雖然不是在波士頓的大學,但也不算太遠,鄰州。葉師傅說,以後我女兒要是放假了就住到他家去,也希望我能再來波士頓。不管將來我女兒有沒有機會在葉師傅家做客,我都從心裡感謝葉師傅一家的盛情邀請。

再過幾個月,先生與女兒都結束學習後我們就將返回廣州了。我期望著將來還能有機會再來波士頓旅遊或作短期居住,來看望我的老朋友。再說女兒在美國讀大學了,我也得常來走走吧?即使不能馬上兌現,我想那都不要緊了,因為波士頓已經在我的心裡留下了美好難忘的記憶,留下了我人生歷程中的重要足蹟,還有我太多的波士頓緣分的故事。

相關鏈接: 美國熱門旅遊線路  波士頓熱門旅遊線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華人紐約旅遊網站 美國東海岸旅遊團推薦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在波士頓開家長會 下一篇:美國阿默斯特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