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溫哥華查戶口 (第二十一回)

 

這是一個公寓樓堥u有的雙開扇的門,沒有門鈴,兩扇門上各有一個銅門環。輕輕拍動幾下門環,等了一會兒,沒有動靜。試著稍微拍大聲一點,還是沒有動靜。再用一點力繼續拍,終于隱約聽到堶惘酗@點聲音了。

 

門開了,出現在門堶悸漲悀茪茪@頭銀絲,一襲紅花長裙,正是她,那位站在空中花園觀海的紅衣老太。

 

我剛說聲Hi,還沒來得及說出身份,老太太已經開口說話了:

 

“親愛的,終于等到你了,快進來。”

 

我不禁愕然,難道老太太把我當成別人了?

 

隨老太太進屋,在餐桌邊坐下。老太太說:“你一定想喝我的茶。”“當然了。”我說。

 

老太太蹒跚著去沏茶。我趁機趕緊四下打量這個神秘的Penthouse。

 

我所在的位置是餐廳,西邊是客廳和起居室。這一層的空間都是開放的,三面落地窗。坐在餐桌旁,早晨可以看朝陽升上獅門大橋,傍晚可以看暮日落下馬蹄灣。南面窗外,正是那個巨大的空中花園。花園媞媞﹞F各色奇華異草,中間還有一個月牙型的池塘,水面上飄滿了睡蓮。

 

室內的裝潢並不像以前見過的豪宅堥獐阭礸堙A但是每一件家具和陳設都很考究。看得出來,有些家具其實是古董。壁上的幾幅油畫和樓梯旁的幾個雕塑應該都是價值不菲的藝術品。

 

正忙著東張西望呢,老太太把茶端來了,我趕忙起立接過來。老太太在我身邊落座,和藹地微笑著說:“喝吧,我保證你喜歡。”

 

這個茶碗顯然也是上好的瓷器。我抿了一口茶,淡淡的清香,不是中國茶,也不是英國紅茶,好像是一種花茶。我點點頭:“我喜歡這茶。”

 

老太太開心地笑了:“我就知道你會喜歡,這是我丈夫和我喝了一輩子的茶。”然後她說出茶的名字,可惜我沒記住,但我知道了那是用一種果實做的茶。

 

 是弄明白那個問題的時候了:“女士,剛才你是說你在等我嗎?我想我們以前不認識吧。”

 

老太太依然微笑著:“是的,我是在等你。”她指指我胸前的調查員ID繼續說:“我們以前是不認識,但我認識這個。我已經經曆過很多次人口調查了,我知道這個很重要。自從我丈夫去世以後,每次都是我兒子幫我填表,但今年我兒子在歐洲,我打電話給他,他說:‘媽媽,這次你只能自己幫自己了。’可這次我收到的大表,我自己幫不了自己,只好等你來。我已經等了你兩個多月了。”

 

天哪!等我兩個多月了。我趕緊拿出一張2B表:“好了,我叫Jason,現在我來了,我們來填表,你准備好了嗎?”

 

“當然。”

 

“請問在今年5月16日有幾個人住在這堙H”

 

“就我一個人。”

 

“請問尊姓?”

 

“......”

 

“請問芳名?”

 

“Ekaterina,家人叫我Katyusha。”

 

Katyusha,好熟悉的名字,是不是就是喀秋莎嗎?我問道:“您是俄羅斯人?”

 

老太太點點頭:“是,我是俄羅斯人。”

 

“請問您的出生日期?”

 

喀秋莎:“......”

 

“哦,”我一邊複述一邊寫,“1941年......”

 

 喀秋莎:“不,不是1941年,是1914年。”

 

 我擡起頭,仔細看了看老太太:高高的個子,腰板挺直,雖然滿頭銀發,臉上雖然刻滿了歲月的痕迹,但雙眼依然閃出神采,怎麽看都看不出是92歲高齡的老人。

 

我認真地問道:“您確認是1914年,不是1941年?”

 

喀秋莎笑了:“我確認,是1914年。我還沒有老糊塗。我記得我一生中的所有重要日子。1938年X月X日結婚;1936年X月X日從中國來到加拿大...”

 

我吃了一驚,打斷老太太:“等等,您說您從中國來?我沒聽錯嗎?”

 

“沒錯,我從中國來,中國哈爾濱,那是我的故鄉。” 喀秋莎眼中放出光來,“怎麽,我們是老鄉嗎?”

 

我遲疑地答道:“我想我們是的,我從中國北方來。”

 

喀秋莎立刻拉住我的手:“哦,Jason,我的老鄉,真高興見到你!”

 

我的天!真沒想到,在加拿大認了一位92歲的俄羅斯裔中國老鄉。

 

強烈的好奇心驅使我問出一連串的問題:“您出生在哈爾濱嗎?後來怎麽來的加拿大?您會講中國話嗎?...”

 

“不,我出生在俄國。”

 

隨著喀秋莎的講述,一幅曆史長卷在我面前徐徐展開:

 

“我出生那年,發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我父親是軍人,在歐洲戰場上陣亡;當我三歲的時候,俄國又發生了革命......一年後,繼父帶著母親和我逃亡到中國,在哈爾濱定居下來。我在哈爾濱長大,在哈爾濱讀了全部的小學和中學...”

 

 喀秋莎喝了口茶,繼續講下去:“哈爾濱是個美麗的城市,那埵酗@條江,江心有個島,上中學的時候,夏天我經常跟同學一起劃船去島上玩。我還記得我的學校的樣子,我還記得那些美麗的教堂,那些繁華的街道......我多想再回去看一看啊!Jason,你去過哈爾濱嗎?”

 

“是的,我去過很多次,那個城市現在依然很美。我見過那條江,也去過那個島,在那些俄羅斯風格的街上走過,也看見過那些美麗的教堂,還吃過那堛澈X羅斯黑面包和紅腸。”

 

“哦,太好了!我也想吃。”

 

我仍然按捺不住好奇心:“那您後來怎麽又來加拿大了呢?”

 

喀秋莎輕輕歎口氣:“正當我在那個天堂一樣的地方快樂地成長的時候,日本人來了......當我22歲的時候,繼父又帶我們全家逃離了哈爾濱......

 

經過很多磨難,我們最終來到了加拿大......我們在這婺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在這堙A我認識了我的丈夫......

 

講到這堙A喀秋莎的眼睛又亮起來,“他是法國人,我很愛他,他也很愛我......我們一起幸福地生活了50多年。我一直到70歲才退休,在那以前我做社會工作。現在,我仍然能自己照顧自己,我出門不用電動輪椅,我能自己去市場買菜......”

 

 ......

 

分別的時候到了,喀秋莎緊緊抱著我:“Jason,答應我,經常來看我。” 

 

 

  (摘自Jason的唐人故事的博客《我在溫哥華查戶口——第二十一回》)

 

 

相关阅读: 温哥华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我在溫哥華查戶口 (第二十二回) 下一篇:我在溫哥華查戶口(第二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