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就醫記(二)

 

當我們拿著石榴的醫療卡登記的時候,已經十點了。醫生提醒說,下次要在十點之前來。

 

雖然我們是最後一分鍾進來的,醫生該盡的職責卻絲毫沒有打折扣。我描述了石榴的情況之後,護士做了記錄,接著量體溫,心跳,血壓,稱體重。之後把我們帶到衛生間讓石榴留尿做檢查。這時候我才意識到,石榴一整天沒有尿了。此時她還是尿不出來。

 

沒辦法,抱著石榴出來跟護士解釋說實在沒有。她回答,醫生說了,走之前要留尿。我聽出來了,這意思就是尿不出來別回家。

 

可能因爲是大學醫院的急診室,所以地方不是太大,但功能齊全。室內有兩張病床,需要的時候用布簾與外面隔開。我和石榴用了一張,另一邊是一個年輕女孩子,跟我們前後腳進來的。

 

在護士的建議下,我又一次帶著石榴到了衛生間,告訴石榴,醫生要查尿看看她到底爲什麽發燒,如果沒有尿我們就得一直在這呆著。幾張周折,就在我准備放棄的時候,石榴告訴我,她有尿。懂事的孩子在關鍵時刻總不會給大人添麻煩。

 

第一次在加拿大帶孩子看病,體會了跟國內看病不同的情形。

 

自從我和石榴被安排在其中一張病床之後,我們就不需要到處奔波了。醫生,護士都來找我們,所有的檢查在這張床上完成,包括護士給石榴喂退燒藥,也是她到我們這堥荂A而不是我們去找他們。

 

醫生是個白人老頭,來看了石榴,問了情況,檢查了嗓子,耳朵。(這堳臚l發燒一定要看耳朵,以前聽別人這麽說過。)對于石榴肚子疼極爲重視,按這按那,問石榴疼不疼,石榴都說不疼。可能是按的時候過長,也因爲石榴這時候說她的腳疼,所以在醫生問疼不疼的時候點了一下頭,這下好了,石榴再說不疼也沒用了。我解釋了半天說石榴是腳疼,可能是因爲發燒引起的,現在肚子不疼,白天的時候就是一會說疼一會兒又不疼了。

 

我以爲沒查出什麽,又早過了他們的下班點,還不打發我們完事,沒想到,老頭一點走的意思也沒有,悄悄告訴我說,我出去,你問問她疼不疼,因爲剛才她說過疼。他可能以爲石榴能聽懂他說話,所以聲音很小。

 

我再問石榴的時候,她正好又開始肚子疼了。我告訴醫生,她說疼。醫生果斷地告訴我,我們得抽血檢查。

 

兩個護士拿著一個被單把石榴包起來,露出一只胳膊,怕她動。另一個護士抽血。這個抽血的護士不是急診室的,她是推著抽血的車從醫院大樓到這堥茠滿C給石榴和旁邊的一個女孩子都抽了血。她應該是醫院的值班護士。可醫院這個時候是早已經下班了的,看得出這是一個很成熟的體系,對于我們今天這種特殊情況也早就預案。從醫生和護士的表情和行爲看,這種加班可能經常遇到,所以除了給這兩個病人做檢查,不耽誤他們喝茶,喝咖啡。一切有條不紊地進行。

 

抽血的時候石榴只是哭,並不亂動,所以護士很順利就完成抽血,走的時候還問,她是不是叫Zhang Jingtong, 誇她是good girl(好孩子)。所有這些根本不需要我插手。看來在這堭a孩子看病一個人足夠了。

 

等抽血結果還要半個小時,這時候已經十一點多了,久和爸爸在醫院的大廳媯尼畯怴A石榴中間出來喝了一次水。我看到醫院的大廳埵傅@士值班,中間幾組沙發也舒服,最後久實在太困了,被爸爸抱著睡著了。

 

血液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說目前看不出什麽問題,因爲他們不是兒童醫院,所以沒有其他的檢查設備了,他要幫我聯系兒童醫院讓我過去看。

 

當我說去那堶n等很長時間的時候,他承認,的確會如此。于是我告訴他,我們先回家,孩子有點餓了,也困了,目前有些好轉。我們明天約家庭醫生看。他同意了,囑咐我,如果夜堭〞p不好,要直接去兒童醫院。同時告訴我,尿的檢查要第二天才能出來,家庭醫生可以查得到。把血的化驗結果用信封封好,寫上家庭醫生的名字交給了我。

 

在這塈b了兩個小時,我們離開的時候已經十二點了,旁邊的那個小姑娘還沒走,讓我覺得還心安理得一點,否則,連醫生帶護士三四個就爲石榴一個人加班,我覺得不適應。

 

其實這個過程如果在國內,不到一個小時准能解決,這堛漁觸v的確比國內低,要是照他們這個速度,看病的隊伍不得排到姥姥家去。

 

之所以他們看病的速度比國內慢,是因爲醫生護士圍著病人轉。而在國內是病人和家屬在醫院堶授遄A醫生只管坐在他那堣@個接一個看就行了。在國內醫院看病的時候爲了讓孩子早看上病或是早一點拿到檢查結果,家長們甯可自己多跑點路。這也無形中幫助提高了醫生的效率。

 

另外一個原因,國內化驗,檢查都得先去排隊交錢,這堿搵f是不交錢的,買藥的時候才交錢,省了很多時間,所以一個大人帶孩子看病足以了。我們進來的時候爸爸就被擋在了門外沒讓進。

 

然而這堛漱@切是基于人少才能實現的。據我估計,今晚這埵A多幾個看急診的,醫生和護士就有可能招架不住,因爲多來的人連呆的地方都沒有。而當地的這種服務方式拿到國內,也同樣不現實。

 

帶著熟睡的久和逐漸好轉的石榴回家,外面的濃霧讓我們覺得自己在雲堙A開著遠光燈也只有幾米的視線。這麽大的霧,我們從來沒見過。

 

第二天我們約張醫生。終于可以用中文把所有情況說明一下了,聽說這堥嚍撠|可以要求中文服務,但我前一天去的兩個醫院都沒有。奇怪,不懂醫學術語,前一天晚上卻也順利地跟醫生護士交流了,那時候他們說的話也能懂,過後完全想不起來他們用的是什麽詞。由此可見人在緊急的時候潛能是很大的。

 

讓我更驚訝的是,家庭醫生的電腦堣w經可以看到石榴前一天的檢查結果。因爲前一天看病登記的時候UBC的護士就問過我們家庭醫生的名字,後來我發現在UBC的記錄上已經顯示出張醫生的編號了。透明而嚴格的醫生體系!

 

張醫生檢查過之後,認爲石榴是stomach flu,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腸胃感冒。最近很多孩子感冒,可以算是溫哥華的流感季節了。知道久也感冒沒好,家庭醫生建議,以後再遇到這個情況,班上生病的孩子多,家堣S有人,就別讓孩子去上學了,不在乎這一兩天的課。這又是跟我們國內的不同,我們孩子是生病都得去上學,怕落課影響學習,這堭q醫生就建議爲了不被傳染,別人生病咱就不去上課了。

 

家庭醫生給我看石榴的驗血結果,說她的白血球其實偏高,但沒有讓用消炎藥。她覺得問題不大。倒是聽說久一直在咳嗽不見好,開了一個處方,讓我不要著急用藥,說感冒後咳嗽,有痰是很正常的一個過程,如果兩周還不好,再用她開的藥。

 

聽我說了從國內帶來的給孩子用的消炎藥,希克勞,頭孢成份,她說“那藥太厲害了。”我心媟t想,那藥可是我們用得最輕的,甚至認爲那味道跟甜水一樣。

 

後來聽一個朋友說孩子生病吃了消炎藥好幾天了不怎麽起作用,我就知道猛藥吃我了,吃了當地的藥難起作用了。

 

石榴回家的第二天開始好轉,第三天就徹底沒事了,雖然虛驚一場,卻讓我們又增加了不少經驗,但心媮椄O希望這經驗用得越少越好。

 

(這次經曆是在春節前,因爲過春節,所以沒發博文,沒想到事隔兩周,石榴又發燒了,完全的感冒症狀,因爲咳嗽,我們還是帶她去看了張醫生,說沒大事,我們就在家休養中─……)

 

 

相关阅读: 温哥华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APPLE FESTIVAL :UBC蘋果節(一) 下一篇:溫哥華就醫記(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