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斐遜城辛克媽媽客店

傑斐遜城 是密蘇裡 州的州府,同時也是柯洛縣的縣府,它位于密蘇裡河右岸一個風景優美的山丘地帶,從這裡可以俯視到下面奔騰不息的密蘇裡河和河上熱鬧繁忙的景象。傑斐遜城的居民那時候比現在少多了,盡管如此,由于它的地理位置、以及由于地區法院定期在這裡舉行會議,這賦予它一個重要的地位。

這裡有好幾家大飯店,這些飯店價格昂貴,住宿條件還過得去,提供的膳食也還可口。但我放棄了這類下榻的地方,因為我更喜歡去能夠結識樸實的普通人的地方,我還知道一個這樣的地方,不但花的錢要少得多,而且住得舒適,飯菜的味道非常好。這就是費爾大街15號的辛克媽媽客店。這家客店遠近聞名,從淡水湖群到墨西哥 海灣、從舊金山到波士頓 都知道這家客店。

凡是到傑斐遜城來的西部人,如果他路過辛克媽媽客店而不進去或長或短地歇歇腳,聽聽在場的獵人、捕獸者和非法棚戶輪流講故事,那麼他就不算一個真正的西部人。人們通過這些講述便可以認識美國 的西部地區,而不必親自去尋找這片黑暗和血腥的土地。辛克媽媽客店也由此出了名。

當我踏入這家從未來過的客店時,已經是晚上了。我把馬和槍留在位于密蘇裡河上遊的一個農場裡,溫內圖在那兒等著我回去。他不喜歡城市,所以幾天來一直呆在鄉下。我打算在城裡買些東西,另外我的西服──我特意帶來了──也需要修補一下,或者確切地說非得修補不可了。尤其是我的長靴,很多地方都已經開了口,而且不像以前那麼服服帖帖的了,盡管我頻頻把靴筒拼命往上拉,幾乎都拉到挨著軀幹的地方了,可靴筒卻總是往下滑,一直滑到腳面。

同時,我想在城裡做短暫的逗留順便打聽一下老槍手的情況。我們分別時我曾經問過他,我是否有可能再見到他,以及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可以與他重逢。他當時沒能給我一個明確的答復,不過他告訴我說:“如果您哪一次碰巧會密蘇裡、去傑斐遜城,那麼您就去找華萊士銀行,您在那裡將可以打聽到我那時候在哪裡。”

到了這裡,我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得找找華萊士銀行。現在言歸正傳,當我跨入辛克媽媽客店時已經是晚上了。我看到一間又長又寬的店堂,店堂被好幾盞燈照得通亮。這裡面大約有20張桌子,其中一半都被人佔了,混混雜雜的什麼人都有,他們被煙草的濃煙包圍著。當中也有幾位穿著講究的紳士,這些人把紙袖口遠遠地拉到袖子外面,大禮帽戴得很低,壓在後脖梗兒上,他們套著漆皮鞋的腳架在桌子上。長相不一、膚色各異的捕獸者和非法棚戶穿著形形色色難以形容的衣裳。從漆黑到淺褐色的有色人種,他們的頭發或者又濃又密像羊毛一樣卷曲著,或者彎彎曲曲的,或者又光滑又平直;他們有的是厚嘴唇,有的是薄嘴唇;有的長著一副塌鼻子,有的鼻子的輪廓或多或少像高加索人。

木材伐運工和船工的靴筒拉得高高的,腰帶上別著危險的手槍,槍旁邊插著的刀閃著寒光。這裡還有混血印第安人和其他各種各樣的混血兒,他們膚色的深淺也有著細微的差別。

這期間,身形富態、令人尊敬的辛克媽媽一邊來回掃著地,一邊熱情地招呼客人,使他們沒有一個感到缺少什麼、她認識她所有的客人,叫得出每一個人的名字。她不時地用和善的目光瞥上某個人一眼,或者鼓起眼睛瞪瞪看樣子想挑起爭吵的人,並伸出手指恐嚇他,暗暗地警告他別胡來。當我落座之後,她走過來,問我要點什麼。

“我可以要一杯啤酒嗎,辛克媽媽?”我問道。

“可以,”她點點頭說,“甚至是非常好的啤酒。我喜歡我的客人喝啤酒;啤酒比白蘭地好,更有益于健康,更讓人滿意。白蘭地常常讓人頭腦發狂。您大概是德國 人吧,先生?”

“是的。”

“因為您要啤酒我才這樣想。德國人素來愛喝啤酒,他們這樣做很聰明。您以前還從來沒有到過我這裡吧?”

“沒有,不過今天我想得到您的殷勤招待。您這兒有好一點的床位嗎?”

“我的床都不錯!”

她嘟噥著,同時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著我。我的臉部似乎比其他部位更招她喜歡,因為她補充說:“看樣子您很久沒有換內衣了,不過您的眼睛很好,您要便宜的通鋪嗎?”

便宜的通鋪是指跟其他幾個人合睡一張床。

“不,”我回答,“如果我不必睡在公共寢室裡,而是能夠單獨得到一間屋子,那我就太高興了。別看我的西服破破爛爛的,可我掏得起房錢。

“這點我相信,先生。會讓您有一間屋子。要是您餓了,這兒有菜單。”

她遞給我菜單,然後走開去取啤酒。這個善良的女人給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她就像一個善解人意,和藹可親,對人關懷備至的家庭主婦,她的幸福就是看到她週圍的人滿意。客房的設施也使我感到親切,在這裡就好像是在家一樣。我甚至覺得,與其說她像美國人,倒不如說她更像德國人。

我坐在一張空桌子旁,這張桌子附近有一張長桌子,週圍坐滿了客人,他們正聊得緊張起勁,他們在互相講西部地區的冒險故事,這些故事有的是道聽途說來的,有的則是他們親身的經歷。有的人在外面度過了漫長而危險的幾年之後,偶爾到辛克媽媽這裡來一趟,然後又回去繼續從事他那耗費精力、但卻充滿快樂的行當。

久,我便從長桌子週圍客人的言談話語中推測出他們都是些什麼人:一個捕獸者,一個印第安人的密探,一個小販,一個以陷阱羅網誘惑動物者,以及好幾個非法棚戶。

他們幾乎每個人都參加了談話,而且每人都善于通過講述自己的經歷活躍談話的氣氛。有的人描述了與老費爾漢德、與老戴斯、與桑司──艾爾、以及與我那兩個詼諧的老朋友迪克·哈默杜爾和皮特·霍爾貝斯相遇的經歷;同時還談到了老槍手,我的名字也被提到了。有一個人講到了加拿大的比爾;另一個人則說起了凱曼船長,而講述者居然是那個便衣警察特裡斯柯夫,他把這個海盜船長抓住了,同時遇見了溫內圖;特裡斯柯夫也住在這個客店裡。

辛克媽媽給我斟了兩口酒,同時偷偷地對我耳語道:“今天這裡特別讓人愉快,先生。我太願意先生們講這些動人的故事了,因為這樣一來所有的人都聚精會神地聽故事去了,這裡就變得又安靜又太平。我認為,這總比他們在這兒互相吵架打鬧、打爛我的桌椅和砸碎我的杯子好多了,這也顯得有教養一些。”

幾個鐘頭就這樣在講故事和聽故事中不知不覺地過去了。這時,又到了幾位新的客人,他們一行六人,吵吵嚷嚷地走了進來,看樣子是烈性酒喝得太多,燒得他們有些受不住了。他們東張西望尋找著座位,盡管別的地方有很多空座位,足夠他們幾個人坐了,可他們還是坐到我的桌子旁。

我本來極想站起來走開,可他們肯定會認為這是對他們的侮辱;我不想招來一場爭吵,就坐著沒動。他們要白蘭地。辛克媽媽把酒端了上來,可她的招待方式讓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更願意看到他們走,而不願意看到他們來。

他們不可能是這個城市的居民,因為他們除了隨身帶著刀和左輪手槍外,還帶著步槍。他們看起來像一夥真正好惹是生非的人,況且他們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酒氣。我確實需要有很大的克制力才能跟他們在同一張桌子旁坐下去。他們旁若無人地誇著海口 ,肆無忌憚地大聲說話,而且滔滔不絕、沒完沒了,致使其他人的談話一句也聽不到了。原先籠罩著這裡的那種寧靜溫馨的氣氛頓時消失了。

他們當中叫得最響的是一個粗壯笨拙的家夥,他長著一張獒犬臉,他的四肢和臉部的表情仿佛是木頭粗糙地刻出來的。他裝腔作勢充當另外幾個人的頭頭,不過也看得出來,他們對他畢恭畢敬的,只不過每個人都按照自己的方式表現罷了。

他們在談論他們已經幹過以及準備再去幹的偉業,談論他們曾經擁有和已經揮霍掉的一大筆財富,以及無論如何必須盡快地開闢新的財路。他們把酒一杯接一杯

地灌下去,辛克媽媽好心地提醒他們喝慢一點兒,可他們卻撒起野來,粗暴地威脅說,他們要佔據她的酒櫃,然後他們自己招待自己,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我絕對不允陶o種事情發生,”勇敢的女店主回答說,“我這兒有手槍,誰敢第一個出頭強佔我的財產,我就讓他吃槍子兒!”

“吃你的槍子兒?”獒犬臉冷笑著說。

“對,我的!”

“別拿自己開玩笑啦!你這樣一雙手只配拿縫衣針,根本不配拿槍。你真相信你能嚇住我們?”

“我相信什麼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管怎麼說我不怕你們。如果我需要人幫忙的話,這裡的先生們就足夠啦,他們一定會照顧一個沒有抵抗能力的寡婦!”

“這裡的先生就足夠啦?”他用嘲笑的口吻把她的話重復了一邊,同時從椅子上站起來,挑戰性地用目光向週圍掃視了一遍,“讓他們過來試試,看誰處于不利的地位,是他們還是我!”

沒有人回答他,我當然也沒有。他似乎壓根兒就沒有考慮到我會反抗他,因為他說這番話時連看都不看我一眼。也野L覺得我的面孔看起來這麼平靜、這麼溫和,所以他認為不值得他勞神把我也算在“他們”之內。我屬于那種心裡愛琢磨事但臉上表情平淡的人。一個自詡是偉大的心理學家的人有一次用這樣一句話向我解釋說:如果一個人的心思都用在肚子裡了,那麼臉上看起來必然是傻呆呆的。這一點自然無須證明。

那個獒犬臉看到沒有人接受他的挑戰,他的氣燄變得更加囂張了。“這我早就料到啦,沒有人敢過來!”他驕橫地笑著,“我倒想看看,誰有這個膽子,敢跟託比·斯賓塞較量!我一定把這個家夥的臉擰一個個兒!託比·斯賓塞是我的名字,誰想知道這個託比·斯賓塞是個什麼樣的家夥,那就來吧!”

他伸出攥得緊緊的拳頭,再次用目光挑戰性地向週圍掃視了一圈。是真的被嚇住了,還是對這號人感到厭惡?總之,現在依然沒有人動一動。這時,他的笑聲比剛才更大了,他一邊恣意縱笑,一邊得意地對他的那夥人叫道:“你們瞧瞧,孩子們,斯賓塞只要開口說一句話,他們就嚇得魂不附體啦!居然真的沒有人站出來,而且他們中間也沒有人敢坐@聲。據稱這些人都是紳士!”

然而,有一個非法棚戶站了起來,從外表上看他似乎是一個農夫,而且是一個強壯的漢子,但不管怎麼說,他不一定能夠完全敵得過那個流氓。他跨近了幾步,說:

“託比·斯賓塞,如果你以為沒有一個人敢走近你,那你可大錯特錯了。比如說,這兒就有一個敢為辛克媽媽打抱不平的人。”

“好啊,那就來吧!”那流氓用輕蔑的目光打量著他,“既然你有種,你幹嗎又站住不動啦?你怎麼不再走近一點兒呀?”

“我這就過來,”對方說,他又往前走了幾步,然後再一次停了下來。他的聲音聽起來不像原來那樣自信了。託比·斯賓塞也向前跨了一步,現在他們離得很近了。

“好!這就是說,你是一個不知道害怕的人?”那流氓問道,“這麼一個小家夥,我只需要動用一個手指頭就讓你失去平衡”

“要是你行,那就證實一下吧!”

“證實?馬上就證實給你看!”斯賓塞這樣恐嚇著又朝他還了兩步。

“行,來呀!”對方喊道,然而一邊說一邊卻向後退了兩步。

“站住,你這個大英雄!站在那裡不準動,否則我把你何到牆上,叫你永遠貼在那上面動彈不得!”

斯賓塞再次向前移動。非法棚戶現在則繼續後退,同時靠嘴巴進行自衛:

“你別以為我們被你給嚇住了!”

“呸!我倒要看看,你是頂得住我還是頂不住!我要把你吊高一點兒,好讓人們瞧瞧,辛克媽媽得到了一個多麼英勇的保護人!”

他的話音未落,像閃電般一樣迅速的重重的兩拳已經落在了對方的肩上。然後他抓住非法棚戶的兩只胳膊,把它們緊緊地按在他身體的兩側,同時把他推向牆壁,

接著,他把他舉起來,用他的衣領把他掛到牆上的一個衣鉤上。這可不是一般的驚人之技,人們注意到,他在于這件事時簡直沒有花費一點兒力氣。非法棚戶掛在牆上不停地亂動著,片刻之後他的牛皮衣的領子撕裂了,他掉到了地上。斯賓塞放開喉嚨哈哈大笑,他的那夥同伴也跟著笑;在場的其他人無法再繼續保持一臉的嚴肅,盡管斯賓塞那個流氓壓根兒都沒能從他們那裡得到喝彩。就這樣斯賓塞用他的笑聲

送垂頭喪氣的非法棚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現在大運該光顧我了,因為他終于認為我值得他注意了。他用好奇的目光注視著我,然後向我發問道:

“您大概也跟對面那位一樣,是一位勇敢的紳士吧?”

“我想不是,先生。”我心平氣和地回答說。

所有的桌子週圍的人都斂聲屏氣注意地聽著,看將有什麼事發生,也酗S會是什麼可笑的事。

“不是嗎?”他接著說,“我也覺得您不是英雄!這是您的運氣,不然的話,我也會把您掛到釘子上!”

因為我沈默不語,他訓斥我說:

“您也酗ㄛ菻H我會這樣做吧?”

“我完全願意相信這一點。”

“是真的嗎?託比·斯賓塞可不是隨便任人耍笑的人!”

很明顯,他這是在找茬兒要跟我吵架。我看到辛克媽媽投向我的憂慮的目光,為了讓她安心,我客客氣氣地回答說:

“我相信,先生,誰擁有這麼強的體力,能夠一下子把一個男人掛到釘子上,那他就完全沒有必要怕被其他人戲弄。”

他瞧著我的那種兇狠的目光變得溫和一些了,他的臉上甚至露出一副幾乎是友好的表情,現在他用一種心滿意足的語調說:

“說得對,先生。看來您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家夥。您願意告訴我,您是幹哪一行的嗎?”

“實際上我沒有職業,因為剛好是現在我任何事情都沒做。”

“可您必須得當個什麼,或者幹些什麼。難道不是嗎?”

“您說得當然對。我已經在各種事情上都嘗試過。”

“然而一事無成?”

“可惜是這樣!”

“您最後幹的是哪個行當?”

“我最後在大草原呆過。”

“在大草原?這麼說是獵人嘍?難道您會打槍嗎?”

“還可以。”

“那麼騎馬 呢?”

“也差不多。”

“可是我覺得您是那種膽小的人!”

“這要根據情況而定。人們只應該在必要的場合下顯示自己的勇氣,否則就是炫耀自己。”

“這麼說是對的!您聽著,我已經開始喜歡上您啦。您是一個謙虛的人,而且是一個用得著的人。要是我知道,您不是一個十足的生手,那麼……”

“那麼……”我問,因為他沒有把這句話完全說完。

“那麼我會問,您是否有興趣跟我們走。”

“上哪兒?”

“去西部。您願意一同去嗎?”

“在我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必須得首先知道,你們去什麼地方,你們想在那裡幹什麼。”

“好吧,這麼做也是對的,而且很理智。我們想前往科羅拉多 ,去聖路易斯 公園那邊,大致如此。也部A您已經到過一次那裡吧?”

“是的。”

“怎麼樣?很遠嗎?這讓我簡直都無法相信!您熟悉佛穆──卡斯卡德地區嗎?”

“不熟悉。”

“我們想去那裡。那上面的公園裡近來又發現了大量的金子,這個機會可不能錯過。”

“你們想去挖金子?”

“……是……是……是吧!”他拖拖拉拉地說。

“要是你們什麼都找不到呢?”

“可是其他人已經找到一些了,”他聳聳肩膀回答。“人們不需要直接去挖也能找到些什麼。”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不想播種,就想收獲。

“我們即使什麼都找不到也用不著您來操心,”為了引起我的興趣他繼續說道。

他說帶我一起去是認真的,因為他帶去的夥伴越多,他的生意肯定幹得越好。他大概認為我是一個可以充分利用的人,而且利用完了就可以一腳踢開。“我們都確信,我們將會獲得很好的收益,因為我們身邊有一個懂行的人。”

“一個地質學家?”

“他比地質學家還要強,他具備挖掘黃金所需要的全部知識和經驗。他是軍銜最高的一位軍官,也就是說,他是將軍。我告訴您的這個情況您不會懷疑吧?”

“將軍?”我問,同時在我頭腦裡閃過一個念頭。

“這位先生叫什麼名字?”

“道格拉斯。他參加過釵h戰役,後來對礦山進行了非常深入的科學研究,他的研究成果使我們確信,我們將找到很多金子。怎麼樣,您有興趣嗎?”

如果他真想去挖金子,那他應該特別小心謹慎才對,他一定會避免在這裡、當著這麼多目擊者的面談及此事。所以,他可能有其他的打算,而且,他們將要幹的事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由此人們還可以知道,這個“將軍”也準是他們一夥的。

他仍然以道格拉斯的名字出現,而沒有使用其他的名字,這是他的一種疏忽,我對于他的這種疏忽幾乎無法理解。

“不,先生,我對此沒有興趣。”我回答說。

“為什麼沒興趣?”

“很簡單,因為我不喜歡這種事情。”

“為什麼你不喜歡這種事情?”

他原先那種友好的表情漸漸消失了,他的臉色越來越陰沈,最後變成一副兇巴巴的樣子。

“因為它不符合我的愛好。”

“那麼你有什麼樣的愛好呢,先生?”

“被認為是誠實的那一類。”

“見鬼去吧!你大概是想說我不誠實吧?”

在其他的客人中,有幾位也站了起來,他們估計緊接著肯定會發生爭吵,他們想看清楚一些。

“我才不關心你的誠實呢,你也不要關心我的愛好。”我坐著鎮靜地說,同時一直用敏銳的目光盯著他,“咱們相互之間沒有任何關系,還是不要互相打攪吧!”

“不打攪?你侮辱了我,現在我必須讓你看看託比·斯賓塞究竟是什麼人!”

“你根本不需要讓我看。”

“怎麼?你已經知道了?”

“是啊,因為你跟我都是一樣的人,也就是說,我們都是辛克媽媽的客人,作為客人就應該懂得遵守規矩。一個人若想要別人對自己有禮貌,自己的言行舉止也應該要讓別人滿意。”

“哼,那麼你究竟想怎樣對待我呢?”

“像你理應得到的那樣對待你。我並沒有邀請你坐到我旁邊,這裡的座位有的是,足夠你坐的。我也沒有要求你跟我說話。在我被你拉入談話後,我客客氣氣、恰如其分地回答你提出的問題。你的計劃、你的打算根本不關我的痛癢;不過,因為你剛才問我,是否願意跟你一起去科羅拉多,所以我心平氣和地告訴了你,我對此不感興趣。”

“你剛才談到了有關誠實的問題,小子!這我絕對不能容忍!”

“不能容忍?哼!我認為,一個誠實的人應該能夠心平氣和地聽別人談論誠實的問題,而不應該一聽就發火。”

“喂,你說話可要當心!這又是侮辱,這種侮辱我……”

他的話被女店主打斷了,女店主請求他保持安靜。他向她揮起了胳膊。

“您別冒險,辛克媽媽!”我請求她說,“我已經習慣自己照顧自己,而且我一向是自己保護自己的。”

我的話使那流氓火冒三丈,他衝著我吼道:

“你自己保護自己?好吧,現在你就保護自己吧!這一拳是為了你對我的侮辱!”

他揮動著拳頭向我打來。說時遲,那時快,我一下子抓起一個啤酒杯迎著他的拳頭扔去。他沒有打中我,他那一擊被杯子擋住了,杯子立刻碎了。就在這一剎那,我騰地跳起來,從下面對著那家夥的下已猛擊一拳,盡管他的身體又粗又壯又重,卻被我打得踉踉蹌蹌地向後退,他撞翻了一張桌子和幾把椅子,然後跌倒在地上。

他被收拾了。接著,我又把目光對準了他的同夥。這幫人立即瘋狂地大喊大叫著向我展開了攻擊。我對準他們中間的兩個人左右開弓一拳一個,把那兩個家夥打倒;然後,我雙拳同時出擊,正中第三個人的心窩,他用走了調的聲音大叫一聲,人馬上縮成了一團;最後兩個家夥見狀驚慌失措地退了回去。

這時候斯賓塞又吃力地站了起來,重新打起精神。他的一只手被玻璃碴兒劃破了,正淌著血;從他的嘴裡流出的血更多,他在挨我那一拳時把自己的舌頭咬破了。

他把血吐到我身上,咆哮著:“狗雜種,你的死期到了!好小子,連自己是幹什麼的都不知道,卻居然敢向託比·斯賓塞大打出手!我要……”

“住手!馬上把手從皮帶上拿下來!”我大喝一聲打斷了他的話,因為他的手已經握在手槍上。趁他一愣神兒,我一下子拔出自己的手槍,瞄準了他。

“不,我就把手放在皮帶上!”他大發雷霆,“讓我的子彈把你……”

“再說一遍:離開武器,不然我就開槍啦!”我再次打斷他的話厲聲喝道。

他還是抽出了手槍。我瞄準他拿槍的手;他大叫一聲,垂下。了手,他的槍跌落到地上。

“舉起手來快點兒!你們全部都舉起手來!誰不聽從命令就讓他吃槍子兒!”

我這時命令道。“舉起手來!”在西部是一句危險的話。誰首先把槍拿到手,誰就佔據了優勢。

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就不能顧惜對手。如果一個人說“舉起手來!”,對方不馬上服從命令,那麼前者一定會開槍,這一點人人皆知。那六個家夥自然也知道這條規則,所以他們立刻舉起了胳膊。我乘機把我的第二枚手槍抽出來,把槍管始終對準他們。

我警告他們說:“一直舉著手,直到咱們的事情了結!我還有11顆子彈。辛克媽媽,把這些家夥的長槍、短槍和刀統統拿走!明天早上再給他們送去,或者讓他們自己來取。現在再把他們的口袋的錢搜出來!把他們該交的酒錢扣出來,還有斯賓塞打碎的杯子錢;然後讓他們趕快滾蛋。”

辛克媽媽馬上著手執行我的指示。這場面看起來實在有些滑稽,六個男人舉著手站在桌子週圍一動也不敢動。他們到底是哪一類人,通過他們擁有的財產就可以一目了然,因為從他們身上只能找出幾個美分支付酒錢。

當女店主把自己應該得到的錢收好後,我說:

“現在打開門,辛克媽媽,讓他們出去!到了外面他們才可以把胳膊放下來,早一點兒都不行,不然的話,我就開槍,即使是在最後一刻!”

門被打開了,他們舉著手一個接一個地走了出去。走在最後的是斯賓塞。在他邁出最後一步之前,他突然轉過身來,半吼叫半咬牙切齒地恐嚇說:

“再見!下回一定讓你舉胳膊,狗雜種!”

緊張的氣氛現在鬆弛下來,可以聽到,大家都鬆了一口氣。那些好好先生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樣的結果!辛克媽媽又給我拿來了啤酒,她握著我的手說:

“我應該謝謝您,先生!您使我簡璊F這些人的糾纏,不然的話,誰知道他們還會幹出什麼事情來。只有您敢這麼做!您應該得到我這裡最好的房間。不過,您可要小心這些人!他們下一回遇見您肯定會襲擊您。”

“呸!我不怕他們。”

“您可別滿不在乎,這些惡棍不是從前面來,而是從後面襲擊您。”

後來我看到,人們紛紛向她詢問我的事,可是,她不可能向他們提供有關我的詳細情況。他們大概想知道我是誰,然而我沒有理由跟他們結交。我在這裡最多只住兩三天,我不想在傑斐遜城停留更長的時間。

當我來到分配給我的房間時,我看出辛克媽媽遵守了自己的諾言,我住的房間又舒適又幹淨,我正是希望能夠住這樣的房子。我睡得比原來想象的好得多,因為一個西部人第一次重新回到一個封閉的房間裡睡覺時,一般都很難合上眼睛。

第二天早上,我刻意打扮了一下自己,以使自己有一個較好的外部形象,然後我就去尋找華萊士銀行,好打聽一下老槍手的下落。我急切地想知道,他與這家銀行是什麼關系以及人家會怎樣答復我。

從辛克媽媽那裡出來我沒有走多遠,因為這家銀行就在同一條街上。我走進辦公室打聽華萊士先生,他們要我報出自己的姓名;因為不了解這裡的情況怎麼樣,所以我寧願不講。當人家不認識你時,這樣做常常要穩妥一些。我在四處漂泊中獲得過釵h利益,這都歸奶_人們不知道我是誰。

“告訴華萊士,我是老槍手的一個熟人!”

我剛一說出老槍手的名字,所有的職員都把腦袋轉過來看著我。人們按照我的請求為我作了通報,然後我被帶進一間屋子,裡面只有一位先生坐在寫字台前,我進去時他站了起來。他是一個北方倫,長著一張相當討人喜歡的臉,中等年紀。他用疑惑並且充滿期待的目光望著我,自我介紹說:

“我叫華萊士,先生。”

“人們叫我老鐵手。”

“啊,衷心歡迎您,請坐,先生!我聽說過釵h有關您的善舉。您自然是剛剛才到傑斐遜城的嘍?”

“不,我昨天就到這裡了。”

“什麼?沒有馬上來找我?您在什麼地方住的,先生?”

“住在辛克媽媽那裡,就在這兒附近。”

“我認識她,一個正直誠實的女人,不過她的旅店不適合像老鐵手這樣一位先生!”

“啊,我住在那裡感到棒極了,我很滿意。”

“是啊,因為您已經習慣不管什麼天氣都在野外露宿,所以您的要求不高。不過,當您一旦來到一個文明的地方時,您必須得好好休養一下,補充一下您的身心健康所缺少的東西。”

“正是為了這種健康的緣故,我不想有太大的差別,先生。”

“可能吧!但我希望您接受我的邀請,當您在這裡逗留期間住到我家裡!”

“請原諒,我只能滿懷感激之情謝絕您的邀請。我可能明天就離開這裡;另外,我喜歡完全保持獨立和行動自由,如果我住在您那裡,就不可能做到這一點了。再說我答應過老槍手先生不給您添麻煩。”

“為什麼呢?”

“您對他十分了解嗎?”

“我對他的了解勝過其他任何人;我甚至願意告訴您,我們互相有親戚關系。”

“那好啦!他請求過我,不要查問他的情況。如果我住在你那裡,我可能會注意到什麼,或者說,我也雪|猜到什麼不需要我知道的東西。”

“嗯,”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這條理由和您想保持獨立的理由我自然得認可;我不想強求您;不過,我非常歡迎您去,這點我想坦率地告訴您。”

“謝謝,華萊士先生!我拜訪您的原因僅僅是想打聽一下,您是否知道老槍手先生現在大概在什麼地方。”

“他去了獵苑,首先是到聖路易斯的獵苑。”

“啊!他是什麼時候離開這裡的?”

“三天前。”

“那麼我還能夠趕上他。”

“您想上山嗎?您打算去找他?”

“是的,溫內圖跟我一起騎馬去。”

“溫內圖也去?這太讓我高興啦!我們一直極其為老槍手擔心。如果我們知道有這樣兩個男人在他的身邊,我們就可以放心多了。你們已經救過一次他的性命,為此我感謝……”

“哦,請別再說啦!”我打斷了他贊揚的話語,“我已經說過,我不想識破他的秘密;不過,也釦琤i以得知,他那時是否在特雷特堡找到了他要找的丹·埃特爾斯?”

“沒有。埃特爾斯根本沒有到過那裡。”

“這麼說,那是‘將軍’的一個謊言?”

“是的。”

恰逢此時,一個職員走進來,他出示一張證券,同時問道,是否應該兌付。

“五千美元支票,小石城 格林伍德銀行,”華萊士念道,“沒問題,可以付款。”

那個職員走了。過了一會兒,一個男人從我們的窗旁走了過去;我看到了他,銀行家也看到了他。

“天哪!”我脫d喊道,“那是‘將軍’!”

“什麼?您認為他是‘將軍’?就是那個把老槍手毫無必要地打發到特雷特堡的‘將軍’?”

“是的。”

“他從這兒經過,如此看來他似乎到過我的銀行。請允釦琤h查問一下,他到這裡來想幹什麼!”

“我必須得看看他去哪裡了!”

我連忙跑出去,可是他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我一直追到下一個十字路口,但仍然沒有看到他。不過,這並沒有讓我感到有多失望,因為我和他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只是他一旦發現了我,我必須得提防他陰險地從背後攻擊我。當我回到華萊士那裡時,我得知,將軍到過銀行,那張支票就是他拿來的。當然,沒有人認識他。

因為我不想住在華萊士那裡,于是他邀請我至少跟他共進早嚏C我受到他如此友好的接待,終于被感動了,由此,我一直呆到吃中飯。等吃完中飯後我又被挽留了很久,眼看著晚飯又被端上來了。差不多快九點時,我才踏上歸途回到辛克媽媽那裡。

女店主很生我的氣,因為我離開這麼久。她告訴我,她今天特意為我烤制了一些吃的東西;由于我沒回來,結果被特裡斯柯夫先生吃了。昨天的客人有一部分又來到這裡,並且再一次展開了熱烈的交談。

經過打聽我得知,託比·斯賓塞在我離開之後馬上叫人把武器取走了。我坐在能夠看到門口的地方,因此,當兩個男人進來時,我是最先看到他們的人之一,這兩個人馬上把所有在場者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從他們的外型來看,引起極大的注意也是很自然的事。

他們其中一個又矮又胖,而另一個則又高又瘦。矮胖子沒有胡子,臉被曬得黑黑的。瘦高個兒的臉同樣被太陽曬得變了色,而且連他身上的全部養分似乎也被太陽吸收了;因為他的胡子稀稀拉拉的,只有幾根;它們從他的面頰、下巴和上嘴唇垂到胸部,使他看起來就像他的胡子被蛀蟲蛀過,因而才變稀疏的。更加引人注目的是這兩個人的穿著。他們從頭到腳全是黃綠色。又短又肥的黃綠色上衣,又短又肥的黃綠色褲子,黃綠色的鞋罩,黃綠色的領帶,黃綠色的手套,黃綠色的帽子,帽子有兩個帽簷,前面一個,後面一個,就像東方 人的鋼盔那種樣式。他們只差一副單鏡片眼鏡了,假如他們的眼睛上再嵌上一個鏡片,那麼他們完全可以宣稱自己是發明家或者是當今紈褲子弟的老祖宗,尤其是他們的手中還拿著非常粗笨的黃綠色的雨傘。

這當然會把所有的目光引向他們。雖然他們這副打扮──把這副打扮稱為一種偽裝可能更好一些,但我還是馬上認出他們是我的老朋友。我想尋開心,讓他們大吃一驚,于是我連人帶椅子都轉了過去,使他們看不到我的臉。他們沒有想到跟大家打招呼,他們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屈尊這樣做。他們認為也沒有必要小聲說話。他們用目光向週圍一掃,然後那個胖子在一張空桌子前停了下來,他問謹小慎微緩慢地踉在他後面的瘦子:

“你覺得怎麼樣,皮特老浣熊,咱們要不要在這個四條腿的東西旁邊安營紮寨?”

“如果你認為這裡適合我們,那麼我不反對,老迪克。”瘦高個回答說。

“好!那咱們就坐到這裡吧!”

他們坐了下來。女店主走到他們跟前,問他們需要什麼。

“您就是這個喝酒睡覺的地方的女主人嗎,夫人?”迪克·哈默杜爾打聽道。

“是的,您也野景潀b我這裡過夜吧,先生?”

“我們想不想在這裡過夜這完全無所謂,我們已經有一間小屋,我們住在小屋裡。您這裡有什麼喝的東西嗎?”

“有各種各樣的白蘭地。我特別向您推薦薄荷──藏茵香白蘭地汽酒,這種酒棒極了。”

“說來說去都是白蘭地,我們不喝燒酒。難道您這裡沒有啤酒嗎?”

“有啊,甚至是非常好的啤酒。”

“那麼來兩罐啤酒,要滿上;罐子必須是大的。”

他們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哈默杜爾端起大啤酒罐,一口氣喝光了。皮特·霍爾貝斯見狀也把他的啤酒傾杯飲盡。

“你覺得怎麼樣,皮特,咱們要不要再讓人給咱們斟一杯?”

“如果你認為,迪克,咱們不會被酒淹死的話,那麼我不反對。這比大草原的水好喝多了。”

他們的罐子又被斟滿了,直到現在他們才拿出一點兒時間把這家客店的店堂和在座的客人瀏覽一番。迪克的目光首先落在便衣警察特裡斯柯夫身上,這位警察正用驚訝和充滿期待的目光注視著這兩個人。

“哎呀,我的天哪!”迪克叫道,“皮特老浣熊,你朝那張長嶽酮搕@下,你

認識坐在右邊角落裡的那位先生嗎?他正衝著咱們笑哪,就好像咱們是他的老丈人

或者其他什麼親戚似的!”

“如果你認為我認識他,親愛的迪克,那麼我不想反對。”

“他不就是那個當時老盯著海盜的警察嗎?來,咱們嚇唬嚇唬他!”

他們匆匆向長桌子走去。特裡斯柯夫也欣喜若狂地迎著他們走來。昨天他講

“凱曼船長”的故事時我注意觀察過他,他有一張久經風霜、被太陽曬成深褐色的

臉,盡管如此,他絕對不會給人留下一個西部人的印象;他那聰穎的面容,他那機

智、明亮、敏銳的目光,表明了他的果敢、從容和目的堅定。他本來不打算首先跟

這兩個西部人打招呼,他想看看自己是否還能夠被他們認出來。迪克·哈默杜爾和

皮特·霍爾貝斯──他昨天剛剛談到過他們倆──原來也在這裡,在辛克媽媽這兒!

毫無疑問,這是一件令人高興的大事。坐在長桌子週圍的人都紛紛跟他們握手;不

言而喻,他們必須得放棄他們原先的座位,坐到老熟人和新結識的朋友中間來。

“我們昨天剛談到過你們,”特裡斯柯夫說,“我講述了咱們當時的經歷。你

們可別感到奇怪,你們已經成了這裡這些先生非常喜愛和熟悉的人了。我們是否可

以知道,你們後來的情況怎麼樣了?那次咱們目擊了對凱曼船長、‘阿德米拉小姐’

以及他們的同夥處決後,我不得不在紐約 跟你們分手。”

“我們後來的情況怎麼樣?很好啊。”哈默杜爾口答道,“我們直奔醅地區,

到了那裡我們當然立即尋找我們的藏身之處。從那時候起,我們又經歷了釵h事情,

並且有了幾個贏利的獵區。我們的錢袋越來越滿,我們都不知道這麼多的錢該往哪

裡放了。”

“您真讓人羨慕,哈默杜爾先生!”

“讓人羨慕,特裡斯柯夫先生?您別說蠢話啦!如果一個人有這麼多錢卻什麼

也幹不了,那這些錢又有什麼用哪!在荒涼的西部地區我拿這些錢幣、支票和匯票

能幹什麼呢,嗯?”

“那就去東部,在那裡盡情地享受生活!”

“謝謝!但那裡有什麼可享受的?難道讓我坐到一家飯館裡,把菜單上的萊全

部吃一遍?可是那些食物沒有一樣是在野外用營火烘熟的,而全是在爐膛裡烤制的。

難道讓我去音樂廳欣賞音樂?可在那裡我不但會被擁擠不堪的人群壓個半死,還不

得不吞下整個地球上最汙濁的空氣,我的良好的耳朵也會陷入被那些鼓聲和號聲毀

壞的危險之中。我們的上帝在野外以原始森林的沙沙聲和荒野裡那些神秘的聲音,

為每一個有聽覺的人提供的音樂會,是你們的小提琴和大鼓永遠無法與之相媲美的。

難道我該坐到一家劇院裡,讓籠罩在那裡的麝香和廣蕾香的氣味刺激著我的鼻子,

讓演出的節目損害我的健康?因為我肯定會由此笑病了或者氣病了。難道讓我租一

套房子,風吹不著,雨點兒也打不著?難道讓我躺到一張床上,既看不到無邊無際

的天空,也看不到星星和雲彩?難道讓我裹在羽絨被裡,使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只

被拔了一半毛的鳥?不!讓你們的東部地區連同那些享受都滾開吧!椎一的和真正

的享受我認為是在西部,在未開發的西部地區,而且這種享受人們不必花費一分錢。

因此,在那裡既不需要金子,也不需要錢。您可以想象一下,當一個人成了闊佬,

可他的財富卻不能給他帶來絲毫的享受和好處,那該是多麼令人惱火的事啊!于是,

我們開始考慮,我們該用這筆用不著的錢做什麼。我們絞盡腦汁考慮了好幾個月,

直到有一天皮特終于想出了一個好主意,一個棒極了的主意。是不是,皮特,老浣

熊?”

“嗯,如果你真的認為,那個主意很棒,那麼我願意贊同你的看法。你指的是

我的老姑媽嗎?”

“她是不是你的老姑媽這完全無關緊要,不過這個想法將得到實施。皮特·霍

爾貝斯從小就失去了父母,他是由一位老姑媽帶大的。可是他從她身邊跑掉了,因

為她教育他的方式方法讓他感到非常痛苦。我想你們大家可能都會同意這樣一點,

即有一些內心的感受人們是無法消除的,特別是當人們天天用棍棒和耳光逼著你一

再重溫這些感受的時候。這類痛苦的感受皮特·霍爾貝斯只有通過逃跑才能夠簡?

掉。因為以他一個年輕人的智慧認為,老姑媽的教育手段太過分了,他的身體的某

些敏感部位已經無法承受。但現在他終于理解了,他甚至認為他本該再多挨些揍。

如今他不再覺得那位好心的老姑媽是母老虎了,他覺得她是一位充滿愛心的仙女,

她用棍棒改造他的外表是為了他內心的幸福。這種信念喚起了他對她的感激之情,

同時也使他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即查詢一下老姑媽是否還健在。如果她已經死了,

那麼她的後代也麥椄△菕A因為除了這個姪子之外她還有自己的孩子,他們接受的

是同樣的教育,是按同樣的辦法被帶大的,現在他們完全應該成為幸福的人。我們

想幫助他們實現這種幸福。如果我們能夠找到老姑媽,就讓老姑媽得到我們的錢,

我把我自己的錢也給她,因為我不需要錢,至于她是我的姑媽還是他的姑媽,這完

全無所謂。現在你們知道了吧,為什麼你們會在臨近東部的地方見到我們。我們到

這裡是想尋找皮特·霍爾貝斯的那位善良的仙女。我們當然不可以穿著我們在原始

森林裡到處亂跑時的那身裝束出現在這樣一個女人的眼前,于是我們去掉綁腿,脫

下打著補丁的獵裝,換上了這身漂亮的綠衣裳,因為綠衣裳可以使我們回憶起大草

原和茂盛的森林的顏色。”

“要是你們找不到姑媽呢,先生?”特裡斯柯夫問。

“那我們就找她的孩子,並把這筆錢交給他們。”

“要是他們現在也死了呢?”

“死了?胡說!他們還活著!按照這樣的原則教育出來的孩子具有頑強的生命

力,不這麼容易死。”

“這麼說,你們大概隨身帶著這筆錢了吧?”

“是啊。”

“不過,是不是保管好了呢,哈默杜爾先生?我這樣問是因為我知道有一些西

部男人在錢的問題上常常表現得毫無戒心。”

“有沒有戒心這完全無所謂;我們把錢保管得很好,就連最狡猾的騙子也不可

能得到這筆錢。”

他跟皮特·霍爾貝斯一樣,身上挎著一個黃綠色的袋子,他用手拍拍袋子說:

“我們總隨身攜帶著這個袋子,我們的財產就裝在袋子裡面,夜裡我們把袋子

枕在腦袋下面。我們把我們的財產換成了相當多的可靠的支票和匯票,支票和匯票

是由小石城的格林伍德銀行開具的,任何一家銀行都可以支付全部錢款。在這裡,

您往這兒瞧,我願意給您看看!”

當他提到小石城的格林伍德銀行時,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將軍”,他今天在

華萊士銀行出示了一張這家銀行開具的支票。迪克·哈默杜爾解開袋子,伸手取出

一個皮夾子,然後他用一把小鑰匙打開皮夾子。

“錢藏在這裡面,”他說,“皮夾子再套上一個袋子,雙倍保險,這樣就沒有

一個人能夠拿得到。如果你們看到這些支票……”

他的話突然中斷了,後面的話仿佛不是卡在嘴裡,而是卡在嗓子眼兒裡了。他

本打算從皮夾子裡拿出支票給人看,我從遠處看到,他手中握著一個淺顏色的小包,

他的臉上顯出一副驚愕的表情,是的,甚至顯得有些驚慌失措。

“這是怎麼回事?”他問,“昨天我把支票拿在手裡的時候,難道我是把它們

包到報紙裡了嗎?這個你知道嗎,皮特·霍爾貝斯?”

“我不知道報紙的事。”皮特回答。

“我也不知道,可這裡有一張報紙,支票被包到報紙裡了。奇怪,太奇怪啦!”

他打開報紙,臉色頓時變得煞白,他吃驚地喊道:

“見鬼啦!這裡面沒有支票!”他把皮夾子裡其他的口袋都掏了個遍,可全都

是空的。“支票不見了!它們不在這裡……不在這兒……也不在這兒。皮特·霍爾

貝斯,老浣熊,你馬上查看一下,你的那些支票在哪兒!但願你的還在!”

霍爾貝斯一邊打開他的袋子,一邊回答說:

“如果你認為,支票不見了,親愛的迪克,那麼我可不知道這件事是怎麼發生

的。”

事實馬上證明,他的支票也不翼而飛。這兩個西部漢子急得跳了起來,然後不

知所措地呆呆地望著對方。皮特·霍爾貝斯的臉本來就又窄又長,現在更加長了一

半。迪克·哈默杜爾在說了最後那幾句話後甚至忘記合上嘴巴了;他的嘴就這樣一

直大張著。

不僅是坐在長桌子週圍的人,而且其他所有的客人都很關注支票被盜這件事,

因為所有的人,也包括我,立刻明白了發生了偷盜行為。我甚至認為自己能夠猜出

誰是小偷。人們七嘴八舌地從各個方面勸說哈默杜爾和霍爾貝斯。這兩個人根本無

法回答人們向他們提出的各種各樣的問題,為了結束這種混亂的局面,特裡斯柯夫

大聲喊道;

“請安靜,先生們!這麼亂糟糟的我們將一無所獲。這件事必須用另外的辦法

處理。我正是幹這一行的,所以我請求您,哈默杜爾先生,好好思考一下,然後心

平氣和地回答我幾個問題。您確信那些有價證券原來是放在這個皮夾子裡嗎?”

“就像我確信我自己叫迪克·哈默杜爾那麼肯定。”

“原來皮夾子裡沒有這張報紙嗎?”

“沒有。”

“這樣看來小偷玩的是偷梁換柱的把戲,他把那些有價證券取出來,然後把折

疊好的報紙放進原來放證券的地方,以盡可能使您長時間地以為支票還在。因為皮

夾子跟原來一樣厚,當您把皮夾子拿到手裡的時候,您肯定會認為它沒有被打開過。

可是誰是小偷呢?”

“是啊,誰……是……那個……小偷呢?”哈默杜爾焦急不安地拖著語調說,

“我不知道,一點兒都不知道!你呢,皮特?”

“我也不知道,親愛的迪克!”霍爾貝斯回答說。

“我們必須得把小偷找出來,”特裡斯柯夫說,“有沒有什麼人知道,你們把

錢或者值錢的證券放到這個皮夾子裡?”

“沒有人知道!”胖子迪克咕噥著說。

“那些證券是從什麼時候起放到這裡面的?”

“從前天。”

“你們最後一次打開皮夾子是在什麼時候?”

“昨天,當我們躺下睡覺的時候,那時它們都還在裡面。”

“你們是在什麼地方過的夜?”

“在華特大街的希雷客店。”

“這家客店的店主是個誠實的人,對他用不著懷疑。不過,他沒有單獨的房間,

只有一間很大的公共寢室,對嗎?”

“是的,我們的床就在那裡面。”

“哎呀!你們是在公共寢室裡打開皮夾子的嗎?”

“不是,是在下面的屨К怚普}的。”

“有人看到你們嗎?”

“沒有。當時我們是屨К戔岸@的客人,沒有一只眼睛看著我們。然後我們就

去睡覺了,睡前我們把袋子壓到了枕頭底下。”

“原來是這樣!嗯,現在沒有一點兒線索啦。咱們必須馬上去一趟希雷客店,

我要仔細查看一下那裡的房間,尋找一些線索。走吧,哈默杜爾先生,霍爾貝斯先

生!咱們得快一點兒!”

這時我開口了,我仍然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而其他的客人這時全都擠在長桌子

週圍。我說:“看在上帝的份上,您還是呆在這兒吧,特裡斯柯夫先生!您在那裡

找不到小偷!”

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轉向了我,緊接著就聽到特裡斯柯夫在發問:

“這是誰說的?啊,是您啊!您這麼斷言有什麼根據?您是法學家還是警察?”

“都不是,不過我認為,人們不一定非得當法學家或者警察才能正確處理某一

件事。請允釦痦{在再一次向哈默杜爾先生和霍爾貝斯先生提幾個問題!”

我從我的座位上站起來向長桌子走去。盡管我提到的那兩位先生被釵h人圍著,

但他們現在很可能看到我了。我預料的情況果然發生了。迪克·哈默杜爾伸出兩只

胳膊,用兩個食指指著我喊道:

“天哪!我在這裡看見誰啦?這可能嗎?或者是我的眼睛在欺騙我?皮特·霍

爾貝斯,老浣熊,你看到這位先生了嗎?”

“嗯,如果你認為我看到他了,那麼看來你說對啦,親愛的迪克。”瘦高個兒

皮特·霍爾貝斯喜形于色地回答說。

“歡迎,歡迎,老鐵手先生!在這裡見到您真讓我們又驚又喜!您是剛剛才到

的嗎?”

“不是,你們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在這裡啦。我故意轉過身去,不想讓你們馬上

認出我來。”

“這麼說,您全都聽到啦,知道我們被人偷啦?”

“當然,我甚至希望能夠幫助你們。”

自打我的名字被提到之後,這偌大的店堂頓時變得鴉雀無聲。人們紛紛從長桌

子旁退開給我讓出地方,我看到自己身邊圍了一圈人,他們用眼睛好奇地打量著我。

這時女店主擠進圈子裡,向我伸著兩只手喊道:

“老鐵手,您是老鐵手?歡迎您,先生!一千次地歡迎!這對于我的客店真是

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我將永遠記住這一天!你們都聽到了嗎,你們這些人?老鐵

手打昨天起就住在這裡,而我卻居然不知道!當然,昨天他把那六個流氓趕出去的

時候我們本該猜到這一點!不過,現在我想……”

“這以後再說吧,辛克媽媽!”我打斷她的話,請求她說,“眼下我只想告訴

您,我很喜歡這裡,而且我對您非常滿意;以後您可以從我這裡聽到您想聽的一切,

但現在我們在談論失竊的事。好吧,迪克·哈默杜爾,你們是在前天把被盜的證券

放進皮夾子裡的,對嗎?”

“是的,”他回答。“我們是前天才在這兒買的皮夾子。”

“你們是在什麼地方把證券放進去的?”

“就在那個商店裡。”

“你們當時是那裡惟一的顧客嗎?”

“不是,後來又來了一個男的,我不知道他本來想買什麼。他很喜歡這種皮夾

子,所以他也買了兩個同樣的。”

“他看見你們把證券放進你們的皮夾子裡了嗎?”

“是的,看見了。”

“他知道或者猜到那些是什麼證券了嗎?”

“他不知道,至于他是否猜到了,這我們就無法知道了,你說是不是,皮特·

霍爾貝斯,老浣熊?”

“如果你認為他不知道,那你就說錯啦,親愛的迪克。”皮特回答,這一回他

沒有隨聲附和。

“錯了?為什麼?”

“因為是你說出來的。”

“我?這根本不是事實!我跟那個男人沒有說過一句話。”

“可是你跟售貨員說了。當你把證券放進皮夾子裡時,你對售貨員說,這種皮

夾子用來保管這種高額證券最合適不過了。”

“這太大意啦!”我又開口說道,“那個人是在聽到這句話之前買的皮夾子嗎?”

“不是,是在這之後買的。”霍爾貝斯回答。

“後來是誰先離開的,是他還是你們?”

“我們。”

“你們肯定沒有注意到,他跟在你們後面走吧?”

“沒有。”

“盡管如此,我估計他一直跟著你們,當然是秘密跟蹤;他想看看你們住在哪

裡。”

這時,哈默杜爾突然想起了什麼,他說:

“我們在哪裡住過這完全無所謂,不過,後來他也到了那裡。”

“到了你們住的客店?”

“是的,他也住在那裡。”

“他跟你們睡在同一間屋子裡?”

“當然啦,因為沒有別的睡覺的地方了。”

“如此看來,他就是小偷。你們手裡的這兩個皮夾子根本不是你們的。”

“不……是?”他問,他以往那種機靈的表情現在被截然不同的表情代替了。

“不是,它們是那個人買的。他把報紙塞到裡面,然後大概是趁你們睡覺的時

候,輕而易舉地用它們跟你們的皮夾子調換了。”

“啊……這個流氓真是太狡猾了!”

“當然啦。作為小偷,他一定掌握了十分嫻熟的偷竊技巧,因為他是從兩個西

部人的枕頭底下抽走的皮夾子,而西部人一般睡覺都很輕。”

“至于這一點,先生,我們睡覺一點兒也不輕,而是死得跟老鼠一樣。房間內

惡劣的空氣和油煙味真是可怕極了,我們躺在那裡就如同昏厥了過去一樣。”

“所以他偷起來很容易。你們知道他的名字嗎?”

“不知道。”

“我們可以在客店打聽到他的名字。”這時特裡斯柯夫插進來說。

“也確定,”我回答。“他完全可以說一個假名字,這一點您作為警察應

該比我了解得更清楚。知道他把自己稱作什麼,根本不能給我們帶來任何益處。”

“但是這可以為我們提供一個尋找他的線索。”

“難道您認為他還在這裡,還在傑斐遜城嗎,特裡斯柯夫先生?”

“不。現在我得走了,為了……通知警察局,並且……”

“您別想警察局了,”我打斷他的話說,“根本就不可以指望從他們那裡找回

任何被偷的東西。”

“我認為可以!”

“不,根本不可能!如果我們一籌莫展,那麼警察局則比我們更加沒有辦法。

咱們要把這件事好好考慮一下!不過不是在這裡,這裡太吵了。來吧,到小房間裡

去!辛克媽媽會隨後給咱們把杯子送過來。”

我們走進隔壁的一間小房間,“我們”指的是特裡斯柯夫、哈默杜爾、霍爾貝

斯和我。我不想讓其他的人聽到我們說什麼,因為這中間很可能有靠不住的人會壞

了我們的事,不過倒沒有人表示要跟我們一起去。

現在只有我們幾個人坐在一起,既不會被人偷聽,也不會被人打擾了。于是我

把知道的情況全部講了出來。

“我認識這個小偷,真的,因為我想告訴你們他是誰,所以我把你們引到這裡

來,不能讓外面的人聽到他的名字,因為那裡可能會有某個人去警告他。那家夥用

支票兌換現金的時候被我偶然看到了,他兌了五千美元。”

“什麼?已經見了五千美元?”迪克·哈默杜爾惱怒地說,“如果在我們抓到

他之前,他把我們這筆錢揮霍光了,那這個流氓就見鬼去吧!這個人叫什麼名字?”

“他肯定已經用過釵h不同的名字。我見到他時,他用的是道格拉斯這個名字,”

“道格拉斯?”這時特裡斯柯夫想起了什麼,“我也知道這個名字。嘿,如果

這個道格拉斯正是我要尋找的那個人就好了!”

“您在找一個叫這個名字的人?”我問。

“是啊,這就是說,這個名字只是他用過的釵h名字中間的一個。既然您見到

過他,您或陳鄏V我描述一下這個人吧,先生?”

“甚至可以詳細地描述,我曾經跟他一起呆過兩天。”于是,我向他描述了一

番“將軍”的特征。“沒錯,正是他,”他大聲說,“我願意私下告訴你們,我到

傑斐遜城來,就是為了抓他。我們得知他可能轉到這邊來了。您是在哪兒認識他的?”

“在埃斯塔卡多草原,他在那裡也是以小偷的身份出現的。”我簡短地講了一

下他的事。

“他只挨了50下打?”特裡斯柯夫遺憾地說,“這太少了。他的衣服裡村的麻

絮比您想象的要多。我必須抓住他,決不讓他逃脫!”

“您不需要再費力了,先生,我已經找到了他的行蹤。”

“他的蹤蹟在哪兒?”

“離這兒很遠!遠得使您也雪|放棄跟蹤追擊。”

“我不這樣認為,想當年我追蹤那個海盜幾乎橫穿整個大陸。為了抓到‘將軍’,

我要做的將不會比這少。好吧,您說說,他打算去哪裡?”

“上落基山。”

“真的嗎?帶著這麼多的錢?”

“盡管如此!這個人太聰明了,他不會繼續呆在東部揮霍這些錢並等著讓人去

抓他。”

“可是這座山脈穿越整個合眾國。您知道他要去的具體地方嗎?”

“知道,這個地方您也知道。”

“我?”他驚奇地問,“我會從誰那兒知道呢?”

“從告訴我這件事的那個人,也就是從託比·斯賓塞那裡。”

“斯賓塞……斯賓塞……到底誰叫……啊,您指的是昨天被您精彩地趕出去的

那個粗魯的男人?”

“是的,您不是聽到他跟我說什麼了嗎?他跟我提了一個建議!”

“同他一起去聖路易斯公園?”

“是啊。‘將軍’也去了那裡。”

“是斯賓塞說的嗎?”

“難道您沒聽到嗎?”

“我不知道他提到過‘將軍’。當時肯定我的注意力被其他的事情引開了。這

麼說,‘將軍’也打算上山?”

“當然!他是這幫家夥的頭子;他們好像企圖組織一個強盜幫。您願意追蹤這

夥人嗎,您敢到他們附近去嗎,特裡斯柯夫先生?”

“為了抓住他,我不會被風險嚇退。”

“這樣看來他一定是一名重要的罪犯;除了這一點,我可以知道他的什麼情況

嗎?”

“他當然是一名要犯。我本來可以講講他的事,但這裡不適合,再說我們也沒

有時間。”

“不過您想想,騎馬到山上的公園,這意味著什麼!這就是說,您必須要穿過

奧薩格人的地盤!”

“他們不會把我怎麼樣!”

“您這樣認為?可最近他們又在搞暴亂。還有一個問題,您有陪伴者嗎?”

“我獨自一人。不過我想,我可以指望哈默杜爾先生和霍爾貝斯先生的幫助。”

“為什麼指望我們?”胖子迪克問。

“因為他拿的是你們的錢。或者你們想把錢給他,先生?”

“我們根本沒這樣想!倘若那是我們的錢,我們寧願任它丟了算了。可那是皮

特·霍爾貝斯姑媽的錢,因此,我們必須得為她重新取回那筆錢。”

“這樣的話,我們就有了共同的目標和共同的目的,我認為你們不會獨自行動,

而讓我一個人騎馬上山。”

“別左一個目標右一個目的的,我們同您一起去就是嘍。”

“好!這樣我們就有三個人了,這使我抓住‘將軍’的希望增加了三倍。”

“三倍不三倍這完全無所謂,不過,只要他落到我的手裡,他就甭想再出去。

你不這樣認為嗎,皮特·霍爾貝斯,老浣熊?”

“如果你這樣想,親愛的迪克,那麼我們就一起騎馬去吧。我們把錢從他那裡

拿回來,並狠狠地揍他一頓,然後我們把他交給特裡斯柯夫先生,他可以為那家夥

挑一個漂亮的絞刑架。好吧,我們三個人一起上山,可是,什麼時候呢?”

“這還必須要考慮一下。也釵捇K手先生能給我們提出一個好的建議,”特裡

斯柯夫說。“我願意效勞,”我回答,“這個建議就是:不是三個人去,而是把我

也帶上,特裡斯柯夫先生。”

“帶上您?”他問,並迅速擡頭望了我一眼,“真的?您願意一同去?”

“當然!溫內圖也參加。”

“啊,溫內圖?他也在傑斐遜城嗎?”

“不在,但他就在這附近。”

“您認為,他也願意加入我們的行列嗎?”

“完全沒問題。我們到這裡來原本是想打聽一個人,然後找到他,如果他離這

裡不是很遠的話。可是我們得知,他已經去了科羅拉多,我們打算去追他,這正好

跟你們同路。您千萬別以為我們作出了什麼犧牲。”

“即使我們不說這是一種犧牲,那起碼也可以說是你們幫了我們一個大忙。這

樣的話,現在咱們一共有五個人啦。”

“以後還會變成六個人哪!”

“六個?誰是第六個?”

“就是我在這裡打聽的那個人呀!如果你們聽到他的名字,你們肯定會歡迎他

來作伴。他就是老槍手。”

“什麼?甚至還有老槍手?這下子不管‘將軍’往哪兒跑,他也逃不出我們的

手心了,我們一定能抓獲他。迪克·哈默杜爾,現在有這樣三個人陪著我們,難道

你不感到高興嗎?”

“我高興不高興這完全無關緊要,不過我能跟這些人結伴,這確實讓我有些欣

喜若狂了。你對此有什麼可說的,皮特·霍爾貝斯,老浣熊?”

“如果你認為,這對于我們來說是一種榮幸,那麼我同意你的看法,親愛的迪

克;不過我建議,我們不要在這個巢穴裡,也就是被他們稱作傑斐遜城的這個地方

閒蕩得太久。”

這個善良的皮特·霍爾貝斯,不管他的“親愛的迪克”問他什麼,他都從不說

別的,只會隨聲附和;這一次他好不容易提了一個建議。我回答說:

“當然,我們不會在這裡浪費時間。不過,任何應該考慮到的事情都不可以有

一點兒疏忽。首先涉及到的是馬匹的問題。你們原來打算去東部,這樣看來你們很

可能沒有馬吧?”

“沒有馬?那您就太不了解迪克·哈默杜爾啦,老鐵手先生!如果他必須跟他

善良的老馬分開的話,那也只能在最後的一刻。我把馬帶來啦,皮特·霍爾貝斯也

帶著他的馬。我們本想把馬交給別人照料,等我們回去時再去取,現在沒有必要這

樣做了。”

“好!這樣你們兩個人就可以騎馬了。可是你們捕獸時穿的衣服呢?”

“那些衣服我們當然不要了。我們坐在這裡穿的什麼,我們去的時候就穿什麼。”

“那麼雨傘呢?”我開玩笑地問了一句。

“雨傘我們得帶上,它們是付錢買的;我付了錢的東西就是我的,既然是我的

東西,我就可以隨身帶著,這連警察也無權幹涉。”

“好!那麼有武器嗎?”

“我們的武器在客店裡。”

“那一切就都妥了。可是您呢,特裡斯柯夫先生?”

“我身邊有一枝手槍;其他的東西我得現買。你們願意幫助我參謀參謀嗎?”

“願意,武器和彈藥您就在這裡買,可是馬匹您得到 堪薩斯 城或者託皮卡 再買。”

“我們去那裡嗎?”

“是的,我們不是直接從這裡騎馬出發,而是先乘汽船走。第一,這樣走快得

多;第二,我們可以顧惜一下我們的牲口。要是老槍手聰明的話,他可能會沿著雷

帕布利幹河往上走,這樣我們就可以追上他。然後我們再騎馬走,所以每個人都需

要有一匹好馬。”

“您知道汽船什麼時候從這裡開出嗎?”

“我想是明天中午過一點兒。我們有一上午的時間做該做的準備工作。不過,

我們還得收集一些情況,這件事絕對不可以等到明天才做。”

“哪些情況呢?”

“毫無疑問,‘將軍’已經離開這裡了,所以我們不需要再花費精力找他。不

過,我們最好能夠了解到託比·斯賓塞和他那五個同夥是什麼時候、從哪條路線離

開或者已經離開這座城市的?”

“這一點我可以告訴您,先生。他是乘兩點鐘的火車離開這兒的。”

“啊,坐火車?他們坐火車去聖路易斯?”

“是的,坐密蘇裡的火車去聖路易斯。您認為他們是跟‘將軍’一起走的嗎?”

“他們是這樣幹的!”

“可是,先生,這有點兒不對頭!‘將軍’打算去山上的公園,這就是說他往

西部走了,而他們卻是去東部了。”

“沒錯。他們倒退是為了更快地前進。這很清楚,他們是想從聖路易斯坐火車

去堪薩斯。”

“真見鬼!他們打算在哪兒與‘將軍’會面呢?”

“他們已經跟他在一起了。”

“怎麼?您認為,他……他……他是跟他們一起坐火車走的?”

“沒錯。您是在什麼地方見到託比·斯賓塞的?”

“在火車站。他跟他那五個同夥已經坐在車廂裡啦。他們好像從昨天起已經認

識我了,因為他們通過車窗幸災樂禍地對著我笑。”

“不過有一個人沒有對著您笑,而是小心翼翼地朝窗外觀望著。”

“您指的是那個‘將軍’?”

“是的。我敢肯定,他是跟他們一塊兒坐火車走的,特裡斯柯夫先生。”

“假如真是這樣,那麼我在這裡找這個家夥真是白費勁啦!當他離開時,我就

站在離他乘坐的車廂幾乎不到五步遠的地方!”

“毫無疑問!”

“真氣人!不過如果我們改變我們的計劃的話,這個錯誤還可以彌補。”

“怎樣改變?”

“我們不坐船走,而是今天夜裡乘下一趟去聖路易斯的火車走。”

“我建議不要這樣幹。光是為了馬的緣故我也情願放棄火車。再說溫內圖不在

這裡,我還得找一個人去他那裡接他過來。另外那些家夥很可能沒有立刻乘車離開

聖路易斯,而是出于某種原因留在了那裡。倘若是這樣,我們就走到他們前頭去了,

然後我們就無法知道到該上哪兒去找他們啦。”

“說的對!”

“您明白這一點了,對嗎?那樣會毀了我們的整個追捕計劃。不,我們必須得

讓我們要追捕的人走在我們前面,而不是走在我們後面。然後我們跟蹤追擊,這樣

我們就不可能走錯路。現在您同意了吧?”

“是的。”特裡斯柯夫回答。

“同意還是不同意這倒完全無所謂,”迪克·哈默杜爾解釋說,“關鍵是要確

實按照您所說的那樣去做。我們這兩個笨腦殼最好還是跟著您來。你對此有什麼要

說的,皮特·霍爾貝斯,老浣熊?”

皮特·霍爾貝斯又用他那種珊磢漱閬’^答說:

“如果你認為你是笨蛋,那麼我不反對,親愛的迪克。”

“胡說!我說的是咱們兩個人的腦殼笨,而不是我一個人的。”

“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你怎麼能夠對根本不屬于你、而只屬于我的腦袋說三道

四呢?我從來不允釵菑v說你的腦袋笨,但是你自己說了,而且你肯定比我更加了

解你自己的腦袋,親愛的迪克。”

“我是不是你的親愛的迪克這完全無所謂,不過倘若你侮辱我,我就不會再是

你的親愛的迪克了。老鐵手先生,現在請您說說吧,今天是否還有什麼事需要我們

兩個去幹的?”

“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明天帶著你們的馬到汽輪碼頭集合,這就是我還要告訴

你們的一切。對啦,我差一點兒忘記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們的錢被偷了,那麼你們

現在身上沒有錢了吧?”

“您願意借給我們一些錢嗎,先生?”

“願意。”

“謝謝!我們也願意借給您錢,如果您需要的話。我甚至可以把整個錢袋提供

給您使用,並且視此為極大的榮幸,要是您能夠賞臉把它作為我的一件禮物收下的

話。”

說著,他從袋子裡取出一個又大又滿的皮錢袋,把它扔到桌子上,錢袋裡發出

嘩啦啦的聲響,聽起來是純金幣的聲音。

“如果我拿了您的錢袋,您自己就什麼都沒有了。”我回答說。

“這不要緊,因為皮特·霍爾貝斯有一個同樣大、而且同樣滿的皮錢袋。我們

很聰明,我們只把證券放進了皮夾子。還有幾千美元被我們換成了硬幣,這些錢統

統都裝在這兩個皮錢袋裡。我們可以付錢購買我們所需要的所有的東西。不過,現

在聰明的做法是睡上一覺,因為從這裡一直到堪薩斯城我們不可能再睡覺了。大家

都知道,在汽輪裡幾乎根本無法合上眼睛。走吧,皮特·霍爾貝斯,老浣熊!或者

你還有興致呆在這裡?”

“嗯。如果我的考慮是正確的話,那麼從辛克媽媽這兒的酒桶裡流出的啤酒,

將是我們在山上的峭壁中不可能再盡情享受到的一種液體。或者它不合你的口味,

親愛的迪克?”

“合不合我的口味這倒完全無所謂,不過,這確實是一種了不起的飲料。既然

你仍然想在這裡再呆上一會兒,那麼我不會扔下你一個人在這裡,何況我只是為了

讓你一起走才說了剛才那番該睡覺的話,其實我也感到有些渴了。”

于是,他們繼續坐著。我同特裡斯柯夫一樣,還不至于這麼不近人情地讓他們

兩個獨自留在這間舒適的小屋裡。漸漸地大家興奮地聊了起來,這兩位捕獸者的詼

諧的談吐使我感到非常愉快。

盡管他們被偷了,可他們照樣言辭幽默,並且不停地開著玩笑,這兩個“合並

在一起的吐司”。在西部,人們就是這樣稱呼他們倆的。眾所週知,吐司是烘烤過

的黃油面包片,人們把有黃油的一面放在裡面合並在一起;哈默杜爾和霍爾貝斯在

戰鬥時為了彼此掩護,他們喜歡背靠背地站著,因為他們是背面合並在一起,所以

得到了“反轉的吐司”這樣一個綽號。

我很高興在這裡遇到了他們,有快活的迪克和幹巴巴的皮特這兩個人的陪伴,

我估計一路上不會感到無聊了;他們是比拉爾夫·韋伯斯特和尤斯·霍雷之類好得

多的西部人,這樣我就無須擔心他們會以錯誤的行為破壞我的良好的情緒。特裡斯

柯夫不是西部人,但他是一位有思想而且經驗豐富的紳士,他知識淵博,同時又非

常謙虛,可以預料,我們將會處得很好。

辛克媽媽為我找來一個可靠的信差,我派他去找溫內圖。這個人一定跑得很快,

因為第二天早上我坐在樓上喝咖啡的時候,阿帕奇人的酋長溫內圖已經出現在客店

前面。當然,他把我的馬也帶來了。在場的人都用敬重和欽佩的目光望著他,辛克

媽媽也以客氣友好的方式招待他,盡管他只要了一杯啤酒。我看到這些打心眼裡感

到高興。

我向他講述了發生了什麼事以及為什麼我讓人去把他找來。他馬上認出了特裡

斯柯夫,不過他好像同時想到了曾經犯過的錯誤,因為他說:

“我們要少流一些血,並且避免犯任何一個錯誤。老槍手走的是哪一條路?”

“這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打聽出來,因為我還要去一趟華萊士先生那裡,

好跟他道個別。”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聖路易弧形拱門 下一篇:美國密蘇裡州(Missouri)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