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過真實的美利堅

更多國外旅遊資訊


“我所看到的紐約 是這個城市的華彩部分。”

1、向東飛

碩大的機艙裡擠滿了幾百號人,一色的黑頭發黃皮膚,除了忙碌的空中小姐。這是美聯航由香港 飛往美國 的波音747班機。登機時的喧鬧與興奮已蕩然無存,所有的旅客都蜷縮在自己狹小然而鬆軟的椅子上,或酣然入夢,或捧書苦讀,或盯著椅背上的電視貪婪地看。因為是白天,昨晚又在深圳美美地睡了一覺,我睡不著,我的同伴們也睡不著,于是座無虛席的客艙裡終于有了聲音,絕對的中國人的聲音。我想,這更像一架中國人的包機。

飛機在萬米高空向東飛行,腳下是浩瀚無際的太平洋,我的思緒也像那翻騰不息的海水一樣漂流 開去。為什麼有這麼多人飛往美國?他們去做什麼?我很奇怪,不是很難簽證 嗎?不是有恐怖襲擊的危險嗎?不是才發生了趙燕在水牛城被毆事件嗎?不是過關要摁侮辱性的手印嗎?我想從那一雙雙緊閉的或者沈思的眼睛裡尋找答案。然而不會有答案。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考量。而我自己,三年前就曾放棄了訪美的機會去了俄羅斯 ,因為我喜歡俄羅斯的文化,我們這代人幾乎每一個細胞都浸潤著蘇俄文學藝術的汁液。現在為什麼要去?正是一種奇怪的情緒:你美國不是那樣的不可一世嗎?我倒要去看看!

沒有邀請,也不必公務,我以一個旅遊者的身份去美國。只需要找到一個旅遊公司,讓它代辦諸多復雜的手續,而後一個人勇敢地到美國總領館去面簽。

美國人的確夠藏衁滿C約你一大早去排隊,站在總領館的牆外苦苦等候,成都 春天陰冷的天氣凍得你發抖,但你還得排下去。所有想去美國的人都擠在猶如公共汽車站一般的小雨棚下,期待著被美國佬叫進去,不管你是堂堂官員,還是尊尊學者,不管你是弱不經風的幼童弱女,還是須發皆白、耄耋之年的垂垂老者。這就是美國的平等。幾個小時過去了,終于等到我約簽的時間。經過嚴格檢查,進到院中簽證廳,可那裡還坐著幾十名待簽的人。有人苦苦地與簽證官爭辯著,直到警鈴響起,被警衛禮貌地請走。我想,如果他們拒簽我,我會昂首挺胸目不斜視地離開。不就是去趟美國嗎?費得著那麼苦苦哀求嗎?然而我的簽證十分順利,只用了幾分鐘,問了三個常規問題:你去過哪些國家?月收入多少?有住房嗎?那個儀表堂堂的韓裔美國簽證 官就讓我過了關。我當時長長地嘆了口氣:跑了幾百公裡,等了幾個小時,最後只用了三分鐘。我沒有勝利的快感。

2、美國夢

從成都總領館出來的時候,有朋友告訴我,美國佬對你還不錯,給你簽的是自由行,有半年的時間足夠遊遍全美國了,且不必參團。然而我還是選擇了參團,原因很簡單,如果自由行,我就得自己負責旅行中的一切事務,還會給美國的親戚朋友添勞添累。大家都很忙,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陪我去逛大半個美國。于是我選擇了夏威夷 的一家旅行社,由他們安排我在美的一切事宜。這樣我就成了旅行團的一員。

飛機向東飛,實際上是逆時間而動,飛越日期變更線後,我們又回到了起飛當日的早晨。盡管並不養眼但還算殷勤週到的空中小姐往來如織地為越來越煩躁的乘客們端茶倒水,然而漫長的飛行仍然讓他們有度時如年之感,不斷有人站起來舒展手臂或者頻繁地上廁所。當我們長籲一口氣慶幸漫漫旅程終于結束的時候,美國西海岸 的都市舊金山 出現在視野之中。

舊金山候機樓裡人聲鼎沸,顯得亂哄哄的。導遊張先生提醒我們小心自己的東西,原來這兒接客的人可以進入候機大廳,然後再一起取行李。到得我們取了行李過了關,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之後了。

因我年長,列19位團友中前三甲,且肯定是共產黨員,團友們一致推舉我為“書記”,擔負起團友“政治安全之責”。想不到突然間就出了事,一位廣州 籍女團友出了關就不見了人影,這可把張導急出了一身汗。我這個“書記”也備受譴責,說沒有把年輕的女團友管好。我自然馬上做自我批評,可是不敢承擔責任。說實話,我們相識不過一日,只記得她30多歲,臉黑黑的,用重慶 的標準,連中等美女 都算不上,一個堂堂正正的廣州女幹部,“黑”在美國有什麼意思?

張導連說晦氣,說他帶團十多年還沒遇到這樣的事,公司會遭到處罰,不過此人交了8萬元的保證金,可以減少公司的損失。

大巴車上,廣州女突然打來電話,稱朋友接她去玩玩,當晚會回到所住酒店 。張導很高興,但忽然又晴轉陰,說,緩兵之計,緩兵之計,她早已離開了舊金山,她是怕我報警,才打電話來的。果然,待等我們遊完了金門大橋 和漁人碼頭 回到海邊的酒店,待等我們第二天一早去乘飛往華盛頓 的班機,也沒見到她的影子。張導說,此女實在聰明,她只花了10萬人民幣(旅遊費加保證金),就完成了一次舒舒服服的偷渡。

廣州女走之後,另一位桂林 女子也惴惴不安起來,嘮嘮叨叨地說她有一個女孩在達拉斯 讀高中,想去看看。她婆婆媽媽地扭著張導要離團而去,張導居然同意了她的要求。第二天我們一大早飛華盛頓,她就在同一個機場拖著一人高的大箱子飛去了達拉斯。張導說,她會在返程時和我們一起去夏威夷。但直到我們飛返香港,也沒再見到這兩個女人的影子。

3、驚弓之鳥

說實在的,除了紐約曼哈頓 ,美國的城市建設沒給我留下多少特別的印象,一如歐洲澳洲大多數城市那樣,以兩層別墅型住宅為主,散落在各式各樣的地理環境中,不壯觀,沒氣勢。何況美國只有兩百多年的歷史,沒有歐洲城市豐富的文化內涵,讓你很快就產生一種睡眠感。

不過話又說回來,美國的文明隱藏在它的骨子裡,你看看它那寬闊而平整的高速公路,看看那如洪流奔馳的汽車,再看看美國人說話做事的神情,以及他們的衣著乃至步態,就知道為何他們的總統敢于做驚駭天下的事!然而普通的美國人還是很有禮貌很可親的,就連飛機上的“空奶”也讓你看著舒服,有文化,讓你感受到國內空姐們所沒有的溫馨。

我們從舊金山繼續向東飛,橫越美洲大陸,去大西洋一邊的華盛頓。飛機上仍然是中國人的世界,大多是從香港出發的中國團隊,六七個小時後抵達杜勒斯國際機場。這裡離華盛頓還有一段很遠的路程。

大巴帶我們徑直去白宮 。可是,汽車繞來繞去也未能進入白宮前面的道路。一塊塊巨大的水泥墩擋在路口,全副武裝的警察把守著,不讓車輛行人通過。一問方知,當日上午一架小型飛機誤入白宮上空,華盛頓軍隊和警方進入全面戒備狀態。好在張導很熟悉路況,他讓司機把車開往白宮後門,讓我們一了親睹白宮之願。然而下得車去,卻發現美國首都之醜陋。堂堂超級大國的總統府 後門外草坪竟是如此凋敝破敗,闊大的草坪被人踏出一條條小道,一片片沙土裸露著,紙屑和垃圾散布在草地上,水氣從幾個地洞中冒出來,四處飄飛。大群的人,主要是年輕人隔著一條馬路,遠遠的向綠樹叢中的白宮眺望。

我很失望。這與我想象的白宮相去甚遠。它沒有給我莊嚴的感覺,我也沒有肅然起敬,都怪恐怖份子,讓我們只看到了白宮的屁股。同樣,在國會山,草坪前面施工的土堆破壞了它的完整性,也沒有給我留下完美的印象。

然而,在咫尺之遙的林肯 紀念堂和傑弗遜 紀念堂,我感受到了神聖與莊嚴。藍天,白雲,碧水,綠樹,將兩座白色的建築襯託得如此完美,美利堅合眾國開國元勳們創造的事業已經輝照全球,難怪他們或坐或立,慈祥地望著子民們,讓他們頂禮膜拜。美國的歷史雖然不長,但他們的愛國主義情懷卻不在我們之下。紀念堂外全是活潑可愛的美國青少年,在老師的帶領下憑吊先輩,緬懷歷史。百米開外是越戰紀念碑,那是一座構思巧妙別具一格的建築,沿道路斜坡呈長葉狀,將所有越戰戰死者名字按時間順序鐫刻于上,成了華盛頓一道永遠的風景。

我久久徘徊在公園一般的城市裡,冥想著美國人怎樣把一塊印第安人的領地變成了現代化的大國。然而此時一陣陣震耳欲聾的馬達聲從空中傳來,隨即一架巨大的黑鷹戰鬥直升機越過頭頂,往復不斷,與此情此景很不協調。我想,美國,你怎麼了?我從沒見過一個強大的國家首都上空有這樣的飛機巡弋,至少,在和平的年代,我從未見過!

4危險人物

應該說,我們整個旅程還是祥和快樂的,除了華盛頓的戒備森嚴,除了登機時的過度檢查,看不到“9·11”以後的美國人的驚恐與悲傷。

從舊金山飛華盛頓,我被禮貌地請到了一個單獨的檢查口,被折騰了個夠。我很奇怪,我的外表很文化啊,既沒大胡子,也沒小胡子,還戴著一副金絲眼鏡。我的包很小,X光檢查也沒警報,費得著讓我高舉雙手查遍全身翻箱倒櫃嗎?更令人尷尬的是那些人還讓你脫下鞋子解下皮帶把上衣掀開,裸露你並不性感的上腹部。

後來我才知道,在我們這個小小的團裡,有七個人被列為重點檢查對象,我就是其中之一。早在入關時,我們的資料就已經被打上了四個S,屬于重點抽查的“危險人物”。而我的登機牌下方四個並列著的S,就是重點檢查的暗記。

我很生氣。如果你將我們列為危險人物,那幹脆就不要給我們簽證;既然讓我們來,又折騰什麼呢!何況我們七個人中多半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女性。

一旦被列為“4S”人物,全程都得跟蹤檢查,每一個機場檢查口,我們都會被折騰一番,遇到個別挑剔的,會將你的東西翻得底朝天。當然是一無所獲,可他們永遠是一副忠于職守的模樣,而我只能怒目而視,我覺得這是一種侮辱,一種對我本人乃至對中國人的侮辱。檢查完畢,他們會例行公事說一聲“Thank you”或“謝謝”,但我決不答謝而是昂首離開。在洛杉磯 飛夏威夷的檢查口,一名過于負責的檢查員足足折騰了我近半個小時,直到飛機快要起飛時才放行。團友調侃道:“誰讓你刮胡子呢?本·拉登最近已把胡子刮掉了,所以,現在重點檢查臉皮白沒胡子的。”團友們哈哈大笑,可我卻笑不出來。

不過在曼哈頓“9·11”現場,我的確體會到恐怖主義給美國人民造成的巨大傷害。那被圍得不透風的災難現場,已經成了今日遊客必去之地。你想想,那兩尊舉世無雙的摩天高樓,竟在瞬間灰飛煙滅,難以想象,也難以承受!然而反過來想,是誰引發了如此巨大的仇恨?沒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是不會做出如此決絕的事情來的!那麼是誰?不是美國人民!是制定政策的人!美國的決策者們在加強反恐的同時應該想想在哪些地方出了錯。如果一味的搞強權政治,一味的以武力征服世界,說不定某一天還會出問題,而最終受害的還是美國人民。

我們在曼哈頓對岸的碼頭上候船時,那一幕情景至今難以忘懷:天上下著小雨,曼哈頓上空雲霧繚繞,一群美國藝校學生翩翩起舞,活潑可愛至極,歌美,舞美,遊人陣陣喝彩。我望著那些青春的臉,感慨由心底而來,為了這些可愛的孩子,地球上所有人都應該忘記仇恨,都應該祈禱和平,讓“9·11”不會再來。

5、百年賭城

在我去過的城市中,紐約無疑是最富麗堂皇最令人嘆為觀止的大都會了。當然,我所看到的紐約是這個城市的華彩部分。時代廣場 大白天也瘋狂閃耀著的疊架在摩天樓上數不清的廣告牌,聯合國大廈相鄰大街上掩映在雲靄裡的樓群,商業街裡不計其數的高檔專賣店,無一不展示著金元帝國的實力與霸氣。

香港的城市是一流的,但與紐約比它缺少不可一世的威嚴;上海 是朝氣蓬勃的,卻沒有華爾街 的磅礡與奔放;至于重慶,它必須朦朧在夜色裡,宏大的樓群中少有標志性的精品,而在白天仔細看,則感覺到建築師的浮躁和房地產商的急左韺Q。我不是建築家,我也不願引發眾怒,我只想說,我們應該多建一些經得起歷史檢驗的精品,不要只在狹小的地盤上堆砌無數水泥的垃圾,那樣在幾十年後或更短的時間裡,會被我們的後人責罵的。

在從水牛城飛往芝加哥 爾後再飛往拉斯維加斯 的旅程中,我看到了強大的美利堅的另一面。那日陽光燦爛,能見度非常好,飛機下面是廣袤無垠的北美大平原,從舷窗望下去,綿延不絕的土地上阡陌縱橫,作物茂盛,田園中偶見紅色的屋頂和綠色的樹林。使我驚訝的是在我一覺醒來之後,機翼下仍然是那片飛不完的土地看不完的草原,我終于明白美國為何以其幾百萬的農業人口養活了兩億八千萬人,同時還向世界銷售陶多多的小麥、大豆等農副產品。

拉斯維加斯則是美國另一類城市的代表。這片美國西南部內華達 州的荒漠,在公元1905年才開始它的城市之路。而後賭業使之成為全世界惟一以“非道德經濟”飛速發展起來的畸形城市。凱撒皇宮、美高梅、金字塔、Bellagio,直至今年4月28日才開業的花費了27億美金新建的溫·拉斯維加斯大酒店,莫不金碧輝煌,流光溢彩。

夜晚是賭城最美的也是最瘋狂的時光。你走在七彩繽紛的大街上,猶如行走在銀河天宮,每一家酒店都以其獨特的節目吸引旅客,甚至不惜以模擬火山爆發來制造轟動效應。老城為了與更加現代化的新城競爭,竟在數百米長的大街上空搭起拱形天幕,放映巨大的動感電影。你隨意走進任何一家酒店大堂,迎接你的都是張著血盆大口的老虎機,賭台連著賭台不見邊際。據當地報紙統計,每年來此的遊客竟達3700萬人,賭場純利總額為61億美元,平均每個賭客付出480美元賭資。目光所及處,都可以發現黑頭發黃皮膚的亞洲人,而且多半為當地華人或出遊的中國人,與筆者在澳洲和歐洲所見實無二致。

6、市場無情

賭城的遊客如過江之鯽,瞪大眼睛打望這個與人類道德和經濟規則逆向而行的花花世界。和美國各地一樣,賭城也有釵h華人經營著懦憚A務一類的三產。最讓我稱奇的是一位年過半百的東北漢子,每天在酒店裡專向中國人推銷饅頭、稀飯、鹹菜,使我們這些吃不慣西洋早尷漱什磥H大快朵頤。他的早飯價格用美國標準衡量一點都不貴,每套5美元,他就是以這種最正宗的中國式早嬰b紙醉金迷的賭城站住了腳,開了店,購了房,養活了一家老小。可見,每年有多少華人要去賭城,又有多少人要吃他的饅頭稀飯。

尼亞加拉大瀑布和科羅拉多 大峽谷是我們這群人選擇必去的景點。前者已經被充分開發,沒有故事,沒有懸念,而大峽谷之行卻讓我們這些剛剛市場化的中國人感受到已經徹底市場化的美國的虛偽與無情。

去大峽谷必經上世紀30年代修建的胡佛水壩,這座水壩建在舉世文明的科羅拉多大峽谷 上,從而形成了拉斯維加斯的水源米德湖。從芝加哥飛賭城途中我從空中攝下了米德湖局部,那真是美不勝收。以當年的技術與建築工藝論,胡佛大壩堪稱一絕,但要與今日長江三峽 大壩相比,則是小菜一碟了。在經過一段寬闊的主幹道之後,我們換車進入了印第安保護區,那是很大一片長著難看的沙漠植物的戈壁灘,戈壁灘上的土路曲折難行,半個小時後我們終于來到一處峭壁頂上,那裡有一棟小小的房子,供遊客稍事休息。每位遊客整整花了180美元就是為了來看這棟房子?幾個模樣特像印第安人的婦女穿著豔麗的服裝走來走去。大巴司機也換上了插著羽毛的彩裝,每次收費5到10美元與遊客合影。可以去參觀大峽谷,但必須另繳50美金坐直升機。既然來了花錢算什麼?于是大家慷慨解囊,乘機下到幾百米深的大峽谷中,在黃色泥漿翻騰的科羅拉多河上乘橡皮艇漂流數百米,再乘機飛上峽頂。

有一頓預先安排的印第安風味午嚏C我們坐上大巴往幾公裡外的飯廳奔去,下車後方知那裡才是真正的觀景點。從山頂可以看到綿延不絕遠去的大峽谷以及烈日下的莽莽高原。大家此時都感慨美國人的精明,短短路程收了我們180美元,再讓你當冤大頭乘直升機又花去50美元,最後才揭開了科羅拉多大峽谷的鄙Y。幾個友團的上海人為此把一位華裔女導遊罵得狗血淋頭,而那位導遊也傷心之極,痛不欲生。我打圓場說:“算了吧,來這麼遠,看看也值得,不過200多美元,不來也丟在賭場裡了。”大家哈哈一笑,不再提此事,一路昏睡回賭城。

有了大峽谷的經歷,團友們忽然聰明起來了,但凡導遊推薦的地方都不去。及至後來到了夏威夷,什麼海底遊呀,草裙舞呀,都不去,把個來自台灣 的地陪女導遊氣得不行:“你們到夏威夷這些東西都不看,還來幹什麼?”幹什麼?我的團友們整天在夏威夷的海邊散步,鑽進大街小巷尋找風土人情,跳進蔚藍色的大海盡情嬉戲。夏威夷是自由的,快樂的,率性的,我們的幾位重慶女團友,竟然穿著比基尼披著浴巾招搖過市,沒有人對他們大驚小怪。尤其是晚上,夏威夷海岸邊人頭攢動,歌聲飛逸,舞影蹁躚,真是人間天堂啊,難怪日本 人都快淹沒夏威夷的街巷了。

中國的海岸線長矣,奇風異景多矣,改革開放的速度舉世公認。如果能借鑑夏威夷,其前景不可限量!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中國母子在美國旅遊神秘失蹤 下一篇:龍卷風:美國旅遊新招式

相關文章:您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