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的氣候

每次想起西雅圖 ,閉上眼睛,我腦海裡就會浮現出那細細的小雨,那濃鬱飄香的咖啡,耳邊會響起那綿綿的睡夢歌。

去年夏天,我和家人去西雅圖度假,我像是做了一個夢,一個怡然自得的夢。

對我們幾個從烤爐般的德州 過去的人來說,西雅圖涼冷的氣候簡直不可思議。七月盛夏,外出需要披一件薄的夾克衫。我們在海邊露天曙U用午尷漁伬唌A穿單襯衫的幾個人冷得直打哆嗦。更絕的是當地報紙的報道:今年7月4日獨立節那天,晚間氣候是華氏79度,是近年來最熱的一個獨立節。我在心裡驚呼,天哪,華氏79度在德州簡直就是深秋的氣候了!

朋友介紹說,這就是典型的西雅圖氣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二百多天是小雨紛飛的日子。陰雨天最適于睡覺做夢。我一踏上西雅圖的土地,馬上就感受到了。

西雅圖常年多雨,因此綠樹成蔭。公路兩旁整片整片的參天大樹,給人超塵出世的冥想。

在西雅圖的幾天中,我腦子裡老是回旋著唐朝詩人王維的一句詩“渭城朝雨浥輕塵……”

常年不斷的小雨,把西雅圖的一切滲泡得柔軟:土地、人心……



西雅圖因電腦大王比爾·趙而更加舉世聞名,趙爲西雅圖編織了一個神話故事,而他自己就是神話堛漸D人公。

周六的早晨,我們去了舉世聞名的微軟公司,比爾·趙1975年開創的電腦王國。四下一片寂靜,綠草坪上跑動著一群踢足球的人,遠遠地,我聽不見他們的聲音,似乎那打球的聲音也被潮潤的空氣吸收了。

站在公司總部大樓前,我擡頭仰望:線條簡潔的方正建築,與美國任何其他大公司的辦公大樓一樣,標准得普通,沒有特色可言。可是,就是那家外觀普通的電腦公司,如今創下了每年八、九十億美元淨收入的神話。更重要的是,微軟電腦軟件,進入了我們每家每戶,進入了我們一天24小時的生活中。就連大洋彼岸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2006年4月訪美時還對趙說:“我們每天都要和微軟的作業系統打交道。”

天空飄下斷斷續續的輕柔小雨,站在細雨中,我怔怔地想:這家巨人般大公司,把世上成萬上億人的生活習慣及通訊方式都改變了……朋友告訴我們:“這地方有很多人,當年在微軟電腦公司上班,買下一批前途未蔔的公司股票,算是爲自己買個將來。他們如今三十來歲,年紀輕輕就退休了,整天打高爾夫球。”

難怪西雅圖是個多富翁的地方!

望著公司大樓簡單得近乎呆板的色調,我體會到了單純的偉大,簡潔的高雅,世上深刻的東西,往往是純化到最簡單的。

如果說,站在微軟公司大樓前時,我對創造世界財富的人們有幾分敬仰的話,翌日傍晚參觀新城堡高爾夫球場時,我對那些幸運的富翁們卻産生了很大的同情和擔憂。新城堡高爾夫球場座落在西雅圖東南角郊外的一座山上,山坡底下有一條河,河水在那媕R靜地凝神屏氣,一灣河水,像一面明鏡,映出一天雲影。那一條小小的普通的河,給該高爾夫球場帶來無限靈氣。向晚時分,我們走在球場的小徑上,恍如漫步在仙境。

球場細細的綠草,青嫩的讓人舍不得去觸摸。半山腰間,坐著一對年輕戀人。他們緊緊依偎著,面朝著河的方向,咬著耳朵在講悄悄話。金紅的晚霞,映照著兩張青春洋溢的臉。山頂的俱樂部堙A隨風傳來悠揚的婚禮進行曲,那音樂就像是天堂媊々U來的仙樂。

我16歲的女兒與朋友家13歲的女孩,拔腿奔向球場中央的黃沙坑,她們各自抓起一個釘耙,開始搗黃沙。

朋友告訴我們,高爾夫球場的一個大股東,八十年代初是球場的一名普通員工。那人有眼力,有膽識,當初買下了大批股份。不久,這個球場蒸蒸日上,該小職員一夜間成了大富翁。

暮色漸濃,此時山腳下的河邊風景,比幾分鍾前更增添了無限的神秘美:天上的星星在河水堸{爍,居民住宅樓堛瑪O光,爲河面鑲上了一顆顆閃亮的珍珠,此景正應了唐代詩人王維所描寫的:“燈火萬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

我們往回走時,看見二個小女孩正張大嘴巴,愣愣地看那對戀人接吻。“不要看人家!”我們四個家長語音未落,那對戀人如驚弓之鳥,馬上起身離去,那抱成一個的二個身影很快消失在山坡的另一邊。

“看,我們的作品!”二個小女孩驕傲地說。借著天邊最後一抹微光,我們隱隱看到黃沙坑堛煽X個字“I LOVE GOLF”。原來二個孩子還真有創意!高爾夫在美國是一種地位財富的象征。

歸途中,我們的汽車路過球場邊的一群豪宅,是那批年紀輕輕一夜暴富的人們的家。夜色中,半山坡上那一幢幢大得離譜的房子,似乎建在天堂堙A遠遠地與底下的塵世隔絕。據說,很多那些不需要爲生計奔忙的人,往往內心空虛,經常需要去拜訪心理醫生。

我突然想起幾十年前看過的一部拉美電影《中鋒在黎明前死去》,一位富翁把一名優秀中鋒球員像古董一樣珍藏在自己的宮殿堙A供他錦衣玉食,不需要再踢球謀生,那位中鋒不久即憋悶而死。

比爾·趙夫婦是一對明智的父母,他們覺得對孩子最有害的,莫過于讓他們繼承父母所有的遺産。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日後既無溫飽之憂,但還是需要工作,爲社會作貢獻。至今,夫婦倆尚未決定留給孩子的遺産數目。

暗中,我聽見先生在對女兒調侃:“等你以後發了大財,給爸爸在這媔R一幢房。”女兒立即回敬道:“幹嘛住這種地方?你想要和外面世界完全隔絕嗎?那多無聊!”

我心塈馴贊同女兒,那批人整天與藍天白雲、高爾夫球場爲伴,不食人間煙火,失去了普通人的生活樂趣。他們整天打高爾夫球,不會打膩嗎?我想起比爾·趙送他父親八十大壽的生日禮物,是以老趙名義設立的三千萬美元的獎學基金,捐贈給華盛頓大學的法學院,那筆獎學金能持續八十年。那也閉O世界上絕無僅有的生日禮物!

此時,豪宅前亮起一排門燈,全是方形的乳白燈罩,堶掖z出桔黃色的光,中國人勤勞致富的人生哲學,此時在那一片豪宅前面,在那夢一般的橘黃燈光堙A顯得多麽背時。

我們的朋友是波音飛機公司的工程師,如今全家住在價值五十萬美元的大房子,在西雅圖城不算太奢華。他們另外擁有一套小單元公寓供出租,對房地産他們有著特殊的敏感。

回家路上,朋友的太太給我們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有個國內數學系出身的人,在美國拿了個財經博士學位,那人機關算盡太聰明,當年一幢一百六十萬美元的房子,他覺得價錢離譜,自己甯可暫時租房子,每月四千美金。沒多久,原來一百六十萬美元的房子繼續價錢猛漲,他想買也買不起了。

我不禁陷入沈思:時也,運也,命也,財富如流水,潮漲潮落,光靠人們的努力如何掌控得了?離開那一大片豪宅時,天已經黑透,夜色如一條巨大的毯子,把我們身後的球場以及大片豪宅一古腦兒地統統包裹起來。那豪富的氣焰,仿佛頃刻間也被夜色消融殆盡了。


在西雅圖的幾天堙A我們老是聽到同一種特別的音樂,參觀了農貿市場之後,我突然體會到當地的音樂很有與衆不同的魅力。從朋友的兒子那堙A我獲悉那一類歌曲被稱爲“睡夢音樂”。

我們又參觀了據說是獨居文化韻味的農貿市場。粗粗一看,那堜M當年上海的馬路小菜場一樣,一大片蔬菜瓜果,彌漫著魚腥味,人擠人,攤販的叫賣聲是農貿市場的音樂。我正在詫異哪堿O真正的文化味道時,耳邊傳來一陣低調的歌聲,尋聲望去,不遠處,有四五個黑人在進行小組唱,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歌聲,有哀婉,但沒有淒涼,隱隱的悲思中透露著博大寬懷。那歌聲使我想起厚重的俄羅斯音樂,與俄羅斯音樂不同的是它帶有輕靈飄逸,卻又深厚凝重,仿佛是一個老祖父在徐徐講述久遠的往事。

屋檐下,我同時發現了好幾個小樂隊,其中一個樂隊有手風琴,大提琴,還有類似俄羅斯的曼陀鈴,那三個人拉得好帶勁,好投入,非常自我陶醉。他們唱的正是西雅圖的特産:睡夢音樂,那音樂猶如西雅圖綿綿不斷的小雨,深深地滲透到人們的心底。我閉上眼睛,細細品味,那歌聲淡泊輕遠,好像是一個人經曆了人生大苦大難之後的超脫和甯靜。

那天聽飽了睡夢音樂之後,我問朋友的兒子:“你喜歡西雅圖的什麽方面?”17歲的大男孩,不假思索即回答,“我喜歡這堛漱H,他們很友善。”

我想起到達的時候,行李姗姗來遲,西雅圖人也沒有過分的焦躁不安。只聽見與我們同飛機來的當地居民正款款道來,向他的朋友解釋飛機遲到的原因:駕駛員結婚二十周年,本來打算和太太共同慶祝,臨時改變主意,還是以乘客利益爲重,將我們這批旅客載到西雅圖。所有的機組人員,也全是自願加班。

等行李的時候,我觀察了一下西雅圖人的臉,大都是表情淡然,娴靜平和,沒有紐約人的緊張疲憊,也沒有德州人那種手舞足蹈的熱情。西雅圖的白人,頗像歐洲人,淡淡的自足,臉上沒有誇張的表情,他們的衣服也大都是素色的。

短短的幾天堙A我充分領略了西雅圖的色調:簡單、平和、清新自然,不誇張,不造作,不炫耀。在不露聲色間散發出潇灑自如的大氣。粗粗一看該城市的色彩似乎過于單調:黑的灰的白的,但細細品味,簡單的色調堻z著不屑媚俗的清高。

我觀察了街上的人,穿著大都是黑色和米色搭配,優雅中透著精幹。在市中心一家大型商場堙A我看到一對東方人夫婦,面對面坐在那媕R靜享用午嚏A他們一個是上身米色,下身是黑色,另一位是上身黑色,下身米色,看上去像一幅精心繪制的畫。那天我穿著粉紅色的長袖T恤,整天有不協調的別扭感。

等終于見到了心儀已久的班那若雅音樂廳,我更是大吃一驚。那著名的音樂廳,座落在海邊,方方正正地包裹在灰色的鋼筋水泥堙A音樂廳從堥鴠~,都是樸實簡單的直線條。

問訊處的一位老先生,對我們這些從達拉斯遠道而來的參觀者格外溫和親切,笑眯眯地告訴我們:“你們知道嗎,我們這個音樂廳和你們達拉斯的麥爾遜音樂廳有什麽共同之處?舞台後的那一排管風琴的管子是由同一家公司制造的。”

然而,班那若雅音樂廳的建築根本不帶任何花哨的裝飾,它沒有達拉斯麥爾遜音樂廳的富麗優雅,它像是一個深沈的有內涵的謙卑之人,沈默寡言不張狂。班那若雅是一個具有男性特征的音樂廳,它又不爲是電腦王國城的音樂廳,電腦的風格是簡潔明了,神通廣大,無遠弗近,班那若雅音樂廳再一次我向展示了西雅圖的風骨:清高!

據說,西雅圖是全美國文盲率最低的地方,又是美國富翁荟集的地方,那是一座頗具文明水准的城市。誰能想到,西雅圖城市的名字,竟帶有傳奇色彩,那是一百多年前一位才華出衆的當地土著將領的名字。

西雅圖令我陶醉,是那單純的城市色彩,是那綿綿小雨,是那睡夢音樂,可惜,舉世聞名的西雅圖咖啡我竟沒有在當地品嘗……(作者:陶怡,系美國華文女作家)

點擊查看更多旅遊線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西雅圖的主要飲食習慣 下一篇:初次邂逅西雅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