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智利的島城

中国有风景秀丽的城市青岛,而相隔浩瀚无际的太平洋,那一端也有一个风情相近的海滨城市,那就是智利的瓦尔帕莱索(Valparaiso)。 瓦尔帕莱索大区有三大城市,即瓦尔帕莱索、维尼亚德马、基尔普亚。关于大区具体的地理位置,文雅一点说地处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以西120公里的海滨,西临太平洋。若是简单通俗一点,就是把智利从中间横切两半,中间那个临海的地方,就是瓦尔帕莱索。或许瓦尔帕莱索是我目前所抵达过的世界上最远的海滨城市,所以有些极至的想象和不尽的向往。加上它与青岛有些历史的相象,所以尽管与那个地方仅有一面之交,但许多情景却不能忘怀,回味中泛着浓浓的眷恋情怀。 青岛的城市年龄不过一百多年,前海沿一带包括八大关区域德国人留下的建筑文明,曾经为这个岛城注入了浪漫情调的元素,因而成为东方的典雅都市。瓦尔帕莱索也类似,1536年西班牙探险家萨维特拉来到了这个土著部落的小渔村,有感于风光秀丽,于是取名“天堂谷”,即西班牙语“瓦尔帕莱索”。

19世纪以来,大量的英国、德国和法国移民在此生活,改变了原有的土著风格,也淹没了西班牙的建筑风格,与首都圣地亚哥的建筑格调迥然不同。 早晨,我们乘车经过两个小时,来到这座美丽的城市。大车进入市区,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安静清闲又带有许多文化色彩的街景。汽车进入市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教堂广场,还有高大的城市雕塑。四根直径一米左右的铜立柱从地面冒出来,然后麻花一样拧在一起,形成一种坚固力量的视觉冲击。这既表明智利盛产铜,又代表了多文化的交融。或许是日子特别,铜雕塑下街心广场正赶上有跳蚤市场,街道中心摆满了小摊,人们把家里不用的旧东西拿来出售。仔细看了,其中有衣服鞋帽、箱子,也有收音机、电视机、洗衣机、吸尘器、冰箱之类的家用电器,也有铁锤木锯、扳手链条、开关灯泡、垃圾桶之类的零散用品。见到我们的到来,他们都表示出友善姿态,招招手,或是送来几多微笑。看到这跳蚤市场的场景,我不知道这是当地的习惯,还是人们迫于生计,好像在我们这里,虽说有旧货市场,但不允许什么都拿来摆摊,至少旧衣服是这样的。 瓦尔帕莱索港是智利通向太平洋与世界各国贸易交流的主要通道,对外贸易输入总量占全国半数以上。我们来到海港,站在堤岸上,看繁忙的港口船舶进出。港湾里一艘巨大的货轮正在装卸货物,塔吊忙碌作业,机船的马达声和沉闷的汽笛声不时传入耳中。码头外一艘货轮鸣着笛声驶离了港湾,向大海深处沉稳地走去。这艘货轮要远足了,去哪里?澳大利亚,欧洲或是非洲,还是去中国。举目遥望西北,那是浩瀚的太平洋,另一端就是中国。在这里,我觉得祖国离得很近,甚至想从海里游回去。 这里也是智利海军司令部的所在地。在拍照时,遇到一位年轻的智利海军女兵,高个子加上一身利索的制服,显得很潇洒。

见我们拍照,友好地与我们打招呼。同行吴先生早年毕业于大连舰艇学院,曾在北海舰队服役,在舰艇上度过多年,是中国的海军。由于他对海军有着独特的情感,于是上前说,咱们是同行,我过去也是海军,驻地就在中国青岛,就隔着大海,在这儿翘翘脚就能望见。她乍一听,觉得很怪异,等弄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不禁笑了起来。 穿越了许多街道,看这座依山而建的城市,既感到陌生,也有几分熟悉。在中南美洲走过几个国家,建筑风格都比较相近,就像在俄罗斯一样,不管在哪个城市,都是相近的味道。或许西班牙文化影响大大淹没了当地土著人,他们的生活遗迹不再占主流,整个南美洲都洋溢着一种驳来品的味道。但这里不同是,在西班牙的底色上又加了些英法色彩,老市区沿街三四层的独立楼房,构成了街道的两岸,紧密排列的竖长窗口和半空里乱麻半的电线,与悠闲的市民,洋溢着保守的韵味,融合了欧洲国家的特色。而新建筑不同,简明的建筑风格,与宽敞平静的水面、开阔平矮的桥梁,高高的棕榈树,有些夏威夷味儿,仿佛把人拉回到现代。置身其中觉得这是一个从北半球漂来的城市,或者在欧洲某地的印欧混血人居住区。 瓦尔帕莱索最有意思的是,依山临海而建的城市格局,就如一个巨大的阶梯式剧场。远远看去,一层层弧型建筑,似乎是剧场的包厢,很有秩序地对着海,不知这里的居民是不是对海有着更深的体验。山腰上点缀的教堂尖塔,在各色墙瓦中耸立,有如音律的跳动。沿着城市街道向里行进,感觉城市如一座花园,整修得精细美丽,给人一种舒适的感受。街头的花店和报摊,让人有似曾相识的亲切,一簇簇含苞待放的花朵,用世界通用的语言,招募着人们的喜爱,不管在什么地方,鲜花永远是生活最美的装点。大海、山城、树木、阳光,红黄蓝绿,是这个城市最美的元素,让人感到一种调色板的斑斓。 在维尼亚德马,有一个私人博物馆,里面展示着智利本土的物种和历史,还有一部分复活节岛的展品。在博物馆门前,矗立着一座被当地人称之为Moai的巨大石像。那传神的面孔和身姿,有着天外神灵的韵味。棕色粗糙的岩面和圆滑了的棱角,显现着海风的洗礼和岁月的沧桑。这所雕塑是从复活节岛上移来的,是岛上最富有代表性的物证。 复活节岛坐落在南太平洋深处,距智利陆地约2300海里,岛上有800多尊巨石人像,又称石人岛。

据说1807年西班牙舰队在南太平洋巡视时,船长在望远镜里看到岛上站着许多巨人,驶近发现那是古人雕刻的石人像,由于登岛的那天恰逢复活节,所以命名为复活节岛。 在街头,来到一个带有土著风格的画店,见到了店主和他可爱的儿子。店主是一个年轻的画家,见我们来了,虽有些拘谨,不知怎么交流,还是递上了友好的眼神。而他的儿子却不认生,好奇地围着我们转来转去。画店的墙壁上挂满了作品,驻足细看,那作品多是鲜花人物,还有少部分的风景,有的还是半成品等待主人去完成。浏览其中,我发现了一幅属于瓦尔帕莱索早期的城市街景,沿着画上透视的延长线,可以看到海上波浪,觉得那就是带有土著味道的原始景色,于是就相机拍了下来。我也知,年轻的店主肯定不愿意他人拍摄的,不过这样的早期街景我也无处去讨,只好抱歉了。 在这幅油画里,我似乎看到原来那个宁静的小渔村,那种自然的生态,那种农业社会朴素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景象。到了渔季,男人们驾着渔船出港了,驶入大海深处的渔场,山村里人少了,一片安宁,只有妇女和孩子在这里安享平静恬淡的生活。

当夕阳西下时分,或者某一天的晌午,那些帆影从渔场方向飘来,渔村的妇女、孩子和老人便涌向码头,迎接亲人的归来。这时候渔村就热闹起来,家家户户火热的气氛就会冲掉原先的宁静。 这所城市里有一个著名的宾馆,叫Hotel Del mar,内部设有巨大的CASINO赌城,建筑外观气派,内部豪华,不时彩铃阵阵。进入其中的时候,一个高大的保镖盯上了我,在宾馆入口拦住我。我不明其里,用疑惑的眼光询问他,为什么要阻拦我。他指了指我手中的相机,说里面禁止拍摄。我点点头,说知道了,于是他闪身让我走进大堂。现在想,可能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能拍摄的了,不管什么都想摄入境头,于是让那些隐私倾向比较重,又对偷窥有抵触的人强烈反感。 宽大的赌场真的非常壮观,一排排赌博机,好像是一座财富的迷宫,叮当做响的声响,让人有些人生的迷混。这是在白天,一切还显得平静沉寂,等到了晚上华灯绽放,人的心思无处归附的时刻,这里将会变得更加醉迷。据说,楼上还有赌博大户室,以供那些富有的人在挥金如土中得到一点刺激,过一下奢侈的瘾。

不过,我感兴趣还不是这些,而是那个巨大自助餐厅的美味,从环境、氛围,到侍者面孔、饭菜餐具、以及洋码子,让人体验到这里的西餐要比北京城的西餐有2万公里的纯正。 夕阳西下,来到海边,眺望远方的家乡,想着上帝就要把阳光送过去了,觉得很奇妙。虽然在这里不能和家乡同时享受阳光的照耀,但也觉得那就是不远的地方。踏着沙子,沿着海浪走过的印记,踩着一道感思的足迹。一种文化植入于另一种文化之中,它所带来的,并不是形态上的混合体,而是一种价值观、审美观的改变。若是这种移植是主动的积极的,便会对本社会激发出一种向上的力量;若是被动,被殖民的,将被侵略蹂躏。中国对外开放、引进外来文明的成效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雪峰下的聖地亞哥 下一篇:聖地亞哥住宿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