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穿越美國:西行遊記1

15号公路和9号公路的交叉口处在一片开阔的旷谷中,自从我昨晚抵达犹他以来,我终于得以好好领略一些这里的风景。犹他总得地貌与加州和内华达相去不大,干旱荒凉,大片的谷地和山岭间杂相邻,但犹他非常与众不同,也是令我映像及其深刻的就是它的颜色:不似加州和内华达荒野中的满目枯黄,犹他所有裸露在外面的土壤和山脉都呈现出鲜嫩的砖红色,在西部澄净的蓝天白云衬托之下,互相掩映,生出一种令人动容的美丽。 我顺着9号公路走了一小段,选了处视野不错的路段,放下背包,举起写着“锡安”的路牌开始继续搭车。      

这次运气不错,我还在路边上还没等上两分钟,一辆显得有些陈旧,后车窗上张贴着待售标志的宝蓝色的小汽车就停了下来。开车的是一个有些腼腆的白人男子。      

这个白人男子叫“安东尼(Anthony)”,他帮我把背包塞进汽车的后备箱,再把放在驾驶室助手席上的一些杂物移到后座,替我腾出位子来。上了他的车,安东尼告诉我从这里到锡安国家公园入口还有四十多公里,但他只能送我一段,因为他要去的是南边亚利桑那和犹他交界的“科罗拉多城(Colorado City)”,等会到了一个叫“哈瑞肯(Hurricane)”的小镇他就得和我分道扬镳了。      在路上,我向安东尼聊起了我一路上来的经历,末了我说,谢天谢地,一路还算顺利,我总是能遇到愿意信任我,给我帮助的好人。安东尼这时说到:“这种信任是相互的,大家都是陌生人,谁也不想惹上麻烦,就像当我刚才停下来时,心里也不是没有担心,可是你很开心和真诚的样子,让我也同样感到了来自于你的信任,你的信任让我安下心来,更加愿意信任和帮助你。”      

到了哈瑞肯,安东尼放下我,在我的日记本上签了名,并写上了一段祝福的话语,与我挥别而去。 哈瑞肯是个很小的镇子,我看了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钟,我希望下面能够尽快搭到车,争取在日落前抵达锡安。      镇郊路边等来约二十多分钟,一辆暂新的双排座皮卡嘎吱一声停在我身旁。皮卡前排坐着两个精壮的白人男子,都穿着干净整洁的白色T恤衫,戴着墨镜,一副很酷的样子。      

坐在助手席上的男子从车窗口问我:“兄弟,你要去哪?”      

我连忙答道:“锡安!”     

 “上车吧,我们刚好也去那里。”那个男子简洁的说到。      

我把背包扔到皮卡的后车斗里,然后就拉开皮卡们坐到后排座椅上。      

在车上和这两个男子聊了会儿,发现他们和克里斯简直太象了,除了这两人都是一色寸头,不是克里斯那样的披肩长发外,其它从身材到气质再到谈吐,就如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一样,说话简洁,乍看上去有些冷,但实际却是心地不坏的人,和我说话时一口一个“兄弟”,很是自然。      

他们问我为什么要去锡安,我告诉了他们我的全部计划,因为以前听朋友说过锡安的风景非常迷人,再加上我本来就准备要去“鲍威尔湖(Lake Powell)”和“纳瓦合碑谷公园”,它们刚好就都在锡安的东边,所以就顺路来了。      

在言谈间我得知这两个男子是做建筑业的,他们和朋友合伙在这一带周围买土地,然后他们自己盖了房,再卖给外州来的客户。我问他们生意如何,开车的那个白人男子说到:“生意做的不赖,很多加州的人都跑到我们这里来买房子,他们那房价实在是贵的太离谱了。”      

这两个白人男子搭了我,然后又去附近去搭了他们另外一个朋友,原来他们是约好下了班一起去锡安国家公园边上的小镇“斯普林德尔(Springdale)”吃饭,路上看到在路边等车的我就猜想我也是去锡安。      

等他们的朋友上了车,坐在前排助手席的那个男子下车从后车斗的一个便携式保温箱里拿出瓶冰镇啤酒递给刚上来的朋友,他又问我一句:“兄弟,你要不要来瓶啤酒?”      

我点头道:“干嘛不呢。”      

于是他顺手又递给我一瓶表面凝满冰冷水珠的百德威。      

车又重新上了路,我们四个人一人一瓶啤酒,边聊天,边飞快地穿行在山坡峡谷中。      

我从一大早开始着实忙碌了一整天,这当会儿坐在皮卡宽敞柔软的皮质后座上,身子随着脚下山谷间的公路舒缓地起伏着,沁凉的啤酒一扫本来已经开始弥漫于脑门的躁热和疲惫。     

我们右边的“维珍河(Virgin River)”沿着公路一侧缓缓而过,在两岸的山谷平峡间扯起连绵不绝的葱郁林带。峡谷越来越深,四周的树林草丛也越来越密。喝着手中的啤酒,注目着公路两旁沐浴在下午明黄柔和阳光中砖红色的高耸山崖和满目苍翠,恍惚间竟然有了些微醉的感觉。 轻车简行,下午四点半钟,我们终于到了斯普林德尔,锡安国家公园的西入口就在这里。      

和那三个伙计道完别,我开始顺着斯普林德尔镇的街道向着锡安的入口走去。这是一个位于峡谷中的典型观光小镇,不宽的街道两旁布满了精致优雅的土产店,咖啡屋,餐厅,酒吧和画廊。      

没走会儿,前面的道路中间出现了一个收费站,这显然就是锡安国家公园的入口了。      

时间已近傍晚,收费站倒不是很忙,入口前的一块木板上标明了徒步游客的收费是十美元,我走到收费站窗口,从腰包里掏出十美元正准备递给里面的那个管理员。管理员是个上了年纪的白人男子,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象是例行公事般的问我::“你是印第安人吗?”      

我听了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他问我这个干什么,就摇摇头说:“不是,我从中国来。”      

那个公园管理员听了依然面无表情地收入我的钱,递给我一张门票和一份印刷精美的公园地图。我收好门票,就独自进入了公园。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獨自穿越美國:西行遊記2 下一篇:加拿大魁北克城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