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谷: 惡水盆地賞日出

去死亡谷的第二天我們起了個大早,天還沒亮就離開了旅館.此刻,其他的房客們都還在夢鄉.我們悄悄地開車出了小鎮Shoshone,拐上了通向死亡谷的公路.我們要開將近一小時的車,趕在太陽出山之前,到北美大陸的最低點去看日出. 這是兩天來第三次開這條路了.清晨的死亡谷與昨天的感覺截然不同.晨曦的微光使山谷兩側的群山顯露出朦朦胧胧的山影.暗藍色的天空,星星月亮時隱時現.沒有了烈日當頭,沒有了來往的車輛,沒有了震耳欲聾呼嘯而過的摩托車隊,也看不到那遍地的黃花.周圍是一片黑暗與死寂.一路上只有我們一輛車獨行,偶爾看到一兩輛停在路邊的空車,而車主卻不知道在哪.這一切會讓人産生一種孤獨和恐怖感. 翻過兩個山口後,就開始一路下坡.死亡谷的公路是隨著自然的地形修建的,時而如蛇行般蜿蜒曲折,時而如波浪般上下起伏,當高速行駛在波浪路段時,常會讓你有一種失重的感覺.東方的天空越來越亮,路的左前方出現了一片白茫茫的平地,好象是一大片雪地.當然,我們知道這不是雪,而是白花花的鹽.此時我們的海拔高度已在海平面以下,車還在繼續下行.

Badwater basin

繼續開了一陣,前面出現了一個停車場.路邊的標示牌上寫著:Badwater basin(惡水盆地).終于到了!停車場堣w有幾輛車停在那,看來還有比我們更積極的.估計他們都是住在公園堶悸漁館,不像我們要趕近百公堛漱s路.下了車,一股寒氣撲面而來.我們不敢大意,趕緊多加件衣服,然後背上水和相機,向惡水盆地中間走去. 惡水盆地是北美大陸的最低點,也是整個西半球海拔第二低的地方.立在惡水盆地前面的一塊木牌上標著它的海拔高度:海平面下282英呎(85.5米).而在停車場後方的峭壁上則橫立著一塊牌子,上面標示著海平面的位置(SEA LEVEL).我們讓小浪站在木牌下拍照留念.惡水盆地不僅是死亡谷國家公園一個最著名的景點,而且也是攝影愛好者們的最愛.從停車場走下惡水盆地,盆地邊緣通向盆地中間的地面已被整修出一條十幾米寬的白色通道,看上去與被人踩平的雪地無異,所以剛踏上去時我們小心翼翼的,生怕摔跟頭.可走了幾步後才發覺,原來地面一點兒都不滑.

白色通道的兩邊則是一片黑白相間含有雜質結晶的鹽地,表面形成粗糙不平的無規則形狀.此時,遠方的山尖已被朝陽染成了桔紅色,而腳下的鹽地卻還是暗的,透著一種幽幽的藍色.放眼望去,這白堻z藍的盆地一直延伸到遠山邊.幾位先來的遊客早已走進盆地的深處,他們的身影小的就像是大盤子上的幾個芝麻粒兒.繼續往前走,腳下漸漸出現了漂亮的幾何圖形.由于反複的溶化和結晶,結晶的鹽慢慢地向上拱起,形成了一個個形狀各異的小盤子,有的是多邊型,有的是心型.仔細觀看小盤子邊緣的結晶,潔白透明,就像是北方冬天窗戶上結成的冰花.遠看這一片雪白的盆地,就像是在大地鋪上了一層大小不一的水晶盤子,真是奇妙無比.踩在這1米多厚的鹽地上,實在想象不出,2000-4000年前,這奡翱O一個10米深的大淡水湖.是早年的溪流將兩邊山上的礦物質一點點地沖進湖,使湖水的含鹽量越來越高.後來,這堛漱悎蟔亃o炎熱幹燥,降雨和蒸發嚴重失衡,湖堛漱臛˙]發掉了,形成了現在這個雪白的鹽盆地.我們往盆地中間走了很長一段,好避開那些遊人踩過的腳印.

一個來的更早的色友站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我們都有一個心願:等待日出.在這個海平面下的大盆地中看日出並不是我們想象的那樣,可以看到太陽從地平線上升起.雖然太陽已經升起來很高了,可是盆地旁邊的大山卻把陽光擋了起來.我們只有耐心地等待.終于,一線陽光從山尖上斜射下來,灑在遠處的鹽地上,鹽地一下子變得明亮起來,使我們看到了真正白色的大鹽地.很快,我們眼前的鹽地也被照亮,那些幾何圖形一下子變得有了生氣.鹽的結晶在陽光的照射下潔白如玉,晶瑩剔透.我們站在那,欣賞著這大自然的神奇傑作,覺得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太陽升起來後,很快就把早上的寒氣一掃而光.我們動身往回走,感到越走越熱.快到停車場時,發現路旁居然有個小水塘,遠處的雪山倒映在水塘中,非常漂亮.這大片的鹽地中居然有這樣一汪清水,真是奇怪.更離奇的是不管天氣多熱,這汪水終年不幹.原來,這個水塘的水源來自地下的泉水.但由于處在鹽地,水變鹹了,無法飲用.據說,早年一個路過的人曾想讓他的騾子在這媔慾,卻發現這水不可飲用.于是,就在地圖上標上:Badwater,惡水也就因此而得名.看完了海平面下的惡水,該看看海平面上的景色了.我們驅車來到另一個景點:畫家之路(Artist's Drive).這是一條單向開行的小路,蜿蜒曲折的穿行在山谷中.路的兩側是一片片不同形狀和色彩的山丘,十分奇特.

山谷的深處還有一個稱作"畫家調色板"(Artist’s Palette)的景點,這堛漱s丘是由五顔六色山石構成.早年劇烈的火山運動和噴發,使各種氧化了的金屬礦石和火山灰交織在一起,形成了這獨特的地貌奇景.走完畫家之路,我們來到此行遊覽的最後一個景點:金色峽谷(Golden canyon).雖然所剩時間不多了,我們還是想去看一眼.剛走進峽谷的入口,讓我馬上想起了以前看到的那些美國西部片.中間是一條狹窄的小路,兩邊是陡峭的懸崖峭壁.峭壁上到處是被雨水多年沖刷出來的溝壑.而那一層層整齊的傾斜向上而立的岩石,展示出這一地區曾經經曆過的劇烈的地殼運動.1976年前,峽谷中曾有一條柏油路,汽車可以直接開入峽谷. 1976年的一場大洪水,把路全部沖垮.現在我們還可以看到當年那條路的一斷殘迹.時間有限,我們沒有走完整個峽谷.死亡谷是美國阿拉斯加以南最大的國家公園,我們只去了一小部分.這海平面上下各種奇特的地形地貌,那生命力極爲頑強的豔麗野花,它那荒涼,粗狂,壯麗的原始美,都深深地打動著我們.暫別了,死亡谷!我們還會再來的.

Badwater basin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麻薩諸塞州遊記(一) 下一篇:阿拉斯加之旅:飛魚與熊的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