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新奧爾良

多数人认为,最孤独的人,是在无边的荒野里踽踽独行。我却觉得,最让人感到孤独的,是在最大的城市最繁忙最拥挤的街道上行走:纽约的曼哈顿,上海的南京路,芝加哥的密西根大道,伦敦滑铁卢车站。那里满街的人,都是与你擦肩而过,唯恐你挡路的人生过客。人们脸上呈现着冷漠,偶尔绽开的微笑,越过你的肩膀飞向他人。人们似乎都有坚定的目标,只有你在迷途上徘徊。 新奥尔良却不是这样的城市。虽然不能说致宾如归,但旅人来到这里,在这个充满美国南方的好客和热情的城市,感到既来之则安之。餐馆旅馆的服务,不象北方那样公务般的枯燥,恭敬之余,也会有人问长问短,如同见到久违的朋友。街上的居民,在周末闲时,擎着啤酒瓶子,热情地告诉你某栋房子的故事。友好中,店里的人是期望回报的;但也有居民,说故事听故事,只是他们的爱好。如果提问,都会得到详细的回答。纽约人总是在匆忙中赶路,唯恐比人慢了半步;而新奥尔良人很多持有“hakuna matata”的态度(出自lion king),今朝有酒今朝醉。 新奥尔良的历史很独特,由法国人始建于1718年,有浓厚的法国影响。1803年,新奥尔良作为路易斯安那州购地的一部分并入美国,当时还是奴隶制,是美国最主要输入黑人奴隶的港口城市。现时人口多有黑人奴隶的后裔。作为号称美国最有异国情调的城市,移民同时引入了丰富多彩的文化,同时文化的引入和融合,也创造了此地独特的风气。旅游和赌博是她最重要的经济支柱。每年嘉年华会(mardi gras)庆典,以及融合法式和西班牙式烹饪的海鲜佳肴吸引川流不息的观光客。纽奥良黑人众多,是爵士乐发源地,酒吧餐馆街头,到处有很不错的爵士乐队。法国区(french quarter)的克里奥人(creole)是早期法国殖民者后代,保存祖先的文化,至今仍使用creole french。 新奥尔良建立在密西西比河的入海口旁,51% 的城区在海平面以下,旁边有个大湖lake pontchartrain。 2005年 katrina 飓风,联邦政府所建造的堤坝倒塌,湖水入侵,80%的城市被淹,成为美国最糟的民用建筑史灾难。

三年后,灾难的痕迹不多,但人们并没忘记,一有建筑物上的水印,或者拆修的房子,就要提起katrina。 我去年到那里时,北方已是初冬。路易思安娜沿海,仍然感到黏腻潮湿的热,夏天一定让人难以忍受。飞机上见到的密西西比河,这条大河是美国传统经济文化的主动脉。 我到的那天是周六,bourbon street从下午就开始聚集客人。上灯时光,各酒吧爵士乐队演奏齐鸣,比赛着声高,街上突然出来很多人,奇装异服,招摇撞骗,手里拿着酒瓶酒杯,晃晃悠悠的在追欢买醉。人们脸上都带着一种痴痴的期望,认识不认识的人时常打起招呼。饭店酒吧有伙计在门外招呼着顾客,这么不堪的热闹,让我突然产生了一种陌生感,仿佛灵魂已经飘到上空,看着自己的躯体在人海里蠕动,奇怪着人们为什么要这样放浪于形骸之外,才能够陶醉。回到旅馆,游泳池旁的酒吧前也有不少人,已经比外面幽静多了。那夜,外面的爵士乐彻夜鸣响。半夜醒来听到外面激情的乐声,不禁暗笑。晚餐是路易斯安那的经典菜,jambalaya,很喜欢,猪油香肠和米饭,加上虾和无数香料,当然是好吃的组合。:)

一夜没睡好,早上索性起早,穿上跑步的衣服,去看一个有名的墓地。saint louis cemetery no. 1,新奥尔良最老的墓地,建于1789。出了旅馆门,清冷的空气里我打着寒噤。外面的街道一片狼籍,散发着酒后令人作呕的气味。乐手们抗着乐器,打着哈欠,刚下班。路上有三两个散客,一个年轻的女孩大声地问每个街上的人,有没有烟卷,都没有她便失望地大骂起来,后面一个男孩追着劝她。城市的清洁车开过来,开始洗街。 这个墓地不远,大约十几分钟的路程,也不大,南北占一个街区,全部是地上坟墓。1975 列入national register of historic places 。新奥尔良其实不新,是个旧城,旧房旧坟,暑热里的疟气,鬼扼神秘,有很多闹鬼的故事,这个墓地也不例外。据记载,闹的还是个有名有姓,黑白混血的艳丽女鬼,生前是voodoo (一种宗教)女牧师的marie laveau和与她同名的女儿。她们的坟前,堆满了礼物,骨头串珠香草,甚至有锡纸包的砖头,可能供她们上网时拍砖用。:))还有不同的传说,如果你在她们墓前许愿,转三圈敲三下,或者在墓碑上画三个叉,她们会帮你梦想成真。多么吸引人的所在!:))我一直在幻想,黎明前的薄雾里,女鬼们在跳着吉赛尔式的舞,白纱漫扬。第一道橘黄色的晨光,象清脆的长笛宣告着夜的结束,女鬼们纷纷轻盈地跳进了坟墓。我远远就望见墓地的一周白墙,天已经很亮了,墓地在阴影里,最高的坟墓突然被晨光染亮,我也走到了门前。 远远看着墓场,我明白了。

女鬼们轻盈的舞蹈,不是一般凡人所能看见的。如果是个英俊小生,女鬼自会找了来,我又不是。既然凡人一个,就老老实实去吃早饭。到了一家旅馆前台介绍的餐馆,说是典型的路易斯安那风味(http://www.petuniasrestaurant.com/)。从主街转到侧街上,没看到醒目的房子,似乎都是民居,然后发现排长队,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别以为队不长,门厅里还有好些人呢。这是一个汤耗子(townhouse)改的,房子过去的起居室和餐室用来做餐厅,厨房和后面黑奴住的房子是厨房。 殷勤的waiter介绍我点了个eggs melanzan,两块炸茄子,上面堆满了烤过的番茄火腿,再加两个水瀑蛋,浇了一种用奶油和蛋黄做的调味汁。mama mia,这么吃胆固醇不高才怪呢!因为太腻,又点了一个side dish,叫做grits,北方美国人有这种食物,但在餐馆从来没见过,相当于玉米粥。这一顿早餐,顶我一天的饭。好不好吃呢?茄子炸到外酥里软,木柴烤的番茄特有一种味道,水瀑蛋黄刚凝固,口感和味道都有特色。我把火腿扔了,打死卖盐的了。 这个厚重的早餐后,我没有目的散漫的在街上走。很久没有这样无所事事,突然我找到了感觉,这就是新奥尔良,hakuna matata,no worries,享受人生,享受此刻,吃喝玩乐。 街上商店正准备开门。过了一个拐角,没走几步,面前突然转出一位穿着整齐的老先生,白衬衫浆洗的笔挺,灰白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两只放在前面的手却抖个不停。“小姐,你不介意帮我一个忙吧?”他见我同意了,很高兴地说,“我知道你会的,遇到好心人,我今天的生意也会好。”他解释因为患某种病(我未听懂专业名词),手抖不止,不能做精细的运动,开灯有困难,特别是需要扭转的开关。

他推开一扇门,说是他和他兄弟合开的礼品店。走进暗暗的店堂,他示意我每盏灯的位置。灯在我手下一个又一个地亮了起来,照亮了陈设的各种精巧装饰。台灯和装饰在颜色式样上配的天衣无缝,甚至灯上挂满了天真可爱的精灵,优雅沉思的天使,憨态可掬的小动物,羽毛,水钻宝石,金的,银的,灰的,黑的,象小人国的仙境,一幕幕被灯光照亮。他介绍这是当地艺术家的作品,索价不菲;那个是某处大批生产的,所以便宜。最后一盏灯也亮了,他谢我帮了他的忙,我谢他给我一个享受的机会。 st. louis cathedral前边著名而繁忙的马路街角中,站了个机械人,好狗不挡路么:)却是真人所扮。有人照相不给钱,他就指指自己的屁股。有人给了钱,他就双手高举,伸着俩大拇指。挣一份生计。拉斯维加斯也有类似的人。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馬薩諸塞簡介 下一篇:世界七大奇景之一:科羅拉多大峽谷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