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行-馬賽諸塞遊記

这片森林我虽然已经走了很多次,但至今进去只要拐几个弯儿,肯定就找不着北了。因为它里面的岔路真是太多了:大大小小、宽宽窄窄、弯弯曲曲、长长短短,简直像个迷宫,每次我进去都会想,要是有个GPS就好了,但我没有。 最初进去时,每当走过一个岔路,我都会在路口折下一棵树的树枝作个标记,既不敢走太长时间,也不敢走太多的岔路,之后就往回返,所以也还无事。 但还是有事了,那是8月20号。 那天阳光明媚。我带上了家里的地址电话(每次出去的习惯,以防万一),10点半出家门,进了林子。因为走了很多次了,觉得对林子已经熟悉些了,便走了一条新路,但它将我引到一个湖边就断了。这个湖很小,长着一些杂树,有一棵很高的卵形叶乔木,叶子全红了,在水边静静地立着;也有的树红了一角树梢,在阳光下亮亮的,还有的则明红暗绿交杂着,煞是好看。欣赏了一会儿便想返回,但忽然发现前面的小坡上有一条路,于是走了上去,心里还想着只要记住这个湖就不会迷路。 没走多远,路就离开了这个湖,但因为没有岔路,所以也就不担心,走着走着眼前居然出现一条康庄大道,足能并排开三辆车!真让我惊喜:还有这么宽的路!于是又高高兴兴地在上面走。走不久又看到一个湖,湖边开着的睡莲十分可爱,而且离岸很近,岸边有根很长的枯树干,便想把这莲够过来。可费了半天劲还是放弃了,因为有根扎在水底,它过不来。又继续沿着湖走,走了大半个湖后,听到了公路上汽车行驶的声音,于是决定,不往回返了,直接上公路,顺着公路也可以走回家。当时我一直就认为我是在向西走,我知道西边有条公路,前几天我就是顺着这条公路走回家的。 谁知上了公路我就傻眼了,这不是我原来走的那条路!我不知我应该朝哪个方向走!公路上只有疾驰的车,没有一个行人,也没有住房,连个问路的都找不到。向两边看看,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车,有个人在车边干着什么,便向他走去,谁知走了一半了,人家却开车走了,唉......忽然又发现前面是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而且路口有座小房子,心想有房子就会有人,到那再问吧。 到了路口,抬眼一看,小房子居然是镇上的警察局!这个警察局以前我们开车路过时刘英向我介绍过,应该是离家不算远,但我并没有记住要朝哪个方向走。于是便进了警察局(顺便说一句,这个警察局只是一座仅有8个窗户的两层小楼,面积规模远比不上北京的一个街道派出所。小楼孤零零地立在路口,旁边没有任何其他建筑物)。推门进去,是一间空荡荡的小屋。没有人,只有一个自动出售饮料的机器,正对着大门的墙有一扇关着的小门,右边的墙则是一大面深色玻璃。我扒在玻璃上往里看,才知道里面也是一间屋子,黑黑的,空空的,但有一个警察。隔着玻璃他正向我走来,我赶紧把兜里的地址从小窗口底下的小缝递进去。跟他说:I'm chinese,I don't speak English."(这是我仅会的两个英语句子:我是中国人,我不会讲英语) 同时指着那张写有地址的纸条说:“Address"(地址)。那警察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拿着纸条向计算机走去,我就在外面等着,心想他是不是给我联系车呢,听说在美国如果迷路了,警察会用车把迷路者送回家的。

等了大约十分钟,那警察从刚才关着的门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张黄纸递给我 ,嘴里还叨咕了一堆话,我只听懂”left,left"。接过黄纸一看,只见上面写了四行字,其中除了两个”LEFT",一个RIGHT“我知道是”左右“外,其他都不认识。但我也明白了,敢情并没有车送我,他看了半天计算机,是给我查路线呢,这是给我的指路条。为了保险起见,我向他要了一支笔,在黄纸上按我的理解,画了路线,问他对不对,他又在我画的线上标了几个字,表示我理解的对,还冲门外指了指我应走的那条路。 出了门,顺着警察指的路走了十几分钟,就看见了以前曾走过的湖,也就知道了回家的路,又继续走了约半个小时就到家了。进了家门:抬头看表:1:33,这次“散步”用了三个小时。 有了这次教训,我于两天之后顺着这片林子周围的公路走了一圈,这样万一下次再迷路,只要能上公路,就能走回家。原以为要走四五个小时,没想到两个半小时就走完了。看来这片林子并不大,我心里有底了。但不久又有了第二次迷路。 9月12号(星期五)是个阴天。那天吃完晚饭才5:50,我觉得时间还早,便出去走走。本打算只在附近溜达会儿就回去。但走了几步,因为不喜欢小区马路的柏油味儿,再加上有十几天没去林子了,就想还是进林子吧,反正离天黑还有一个多小时呢。于是拿了件雨衣钻进了林子。 以前进林子从来没走过那条最近的岔路,因为总想走得远一些。今天时间短,就走这条最近的岔路吧。当时还数着步子,心想走到2000步就往回返。这条岔路的两边有好几块平坦的草地,我还想着:这里可以扎营,那里也可以扎营,这样走了1400多步,觉得天色已暗,便往回返,走不多久,就看到了岔路。 而就在这时我开始犯糊涂了:来时没有看到这儿有岔路啊,莫非我当时没注意?应该往哪儿走呢?我先往右走了几步,觉得不对,又往左走了一段,看见一座小桥,想着刚才过小桥了吗?不记得了。但又觉得有些像我以前曾走过的路,那就顺路走吧。我循着记忆一会儿往左拐,一会儿往右拐,一会儿上高坡,一会儿过水沟。可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越走路越多,越走心越乱,而且越走林子越暗 (看不见天了)。这时我已经完全没有方向感了,只是机械地紧走。 忽然听到有响动,一抬眼前面七八米处有一只大鹿正看着我,灰灰的身子,白屁股短尾巴,好像没有鹿角(或者很小),看那个子得有三四百斤。我们对视了几秒,它便转身跑了。而我往前没走几步,又看见在我左前方十几米又有一只鹿跑过去,不知它们是不是一家子?虽然赶路很紧张,但因为看见了真正的野生鹿,心里却很高兴。这时我突然想到:鹿都出来了,是不是说明我还在林子深处?而如果我天黑前还走不出林子,这一夜就只能在林子里过了。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在看不见路之前上马路!这只有一个办法:朝一个方向一直走。只要方向不变就肯定能出去。这时我也不管记忆了,不管脚下的路有多少岔道,只认准一个方向疾步向前,向前!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终于听到了汽车声。停下脚步,仔细判断了方向,便朝那里走去。走了不久就在树缝中看到汽车的灯光了,不过脚下的路却是伸向林子的深处...... 当我趟着灌木丛上到公路时,天完全黑了 下来。这时下起了小雨。 穿上雨衣,顺着公路朝前走。知道早晚能到家了,便轻松了很多。公路上一片漆黑,,只是在汽车经过时才有两道灯光,而当对面来车时,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停下来背对公路等车过去,还要闭上眼睛适应一会儿才能继续前行。就这样在公路上走着,除了来往的车辆,只有我一个行人。也不知有几点了,家里可能正着急呢。这样想着,便觉得应该给家里打个电话。但因为出家门时并没想要走远,所以也没拿地址电话,只模模糊糊记着个号码。 顺着公路大约走了两里地,拐进一个小区。又走了会儿,看见一辆车开过来,停在一户人家门前,从车上走下来两个小孩和一个妇女。我赶紧向那个妇女走过去,先自我介绍: I'm chinese ,I don't speak English,接着跟她比划电话,还说"Telephone" ,她明白了我的意思,把手机递给我,我给刘英拨了电话,但听到的却是一段英文录音,其中有"message"(留言),家人看是陌生电话可能不接,便留了一段话,大意是我在森林里迷路了,现在已经走出来了,大概过一个多小时到家。说完手机还给人家,继续朝家走。 终于到家了,看表:8:05。家人一见我就说,正在琢磨要不要报警呢。一看就知道他已担心了半天了。我说我给家里打电话了,还留了言,他说没接到电话呀,你打的什么号码?我一说,才知道错了两个数字,最后4位数应是3792,我记成7392了,指不定打给谁了呢。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辛辛那提市風景(一) 下一篇:馬薩諸塞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