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印城遊記

话说在Game2主场接受了印城当地电视台Fox Sports Net的采访,国内的朋友一直没有看到,拜球队视频剪接师Hansen Wong出手,采访的视频早就拿到。回国到今天才有空整理,在后天凌晨打迈亚密前,摆上来给大家作个交代。 我当时主要想讲的,是球队难得争气,希望印城的球迷多多给力到Fieldhouse捧场,以免主场沦陷。难怪几位球队名宿听了之后都为之感动,Quinn Buckner在电视评述中就附和Chris Denari说中国球迷实在值得敬佩,而Clark Kellogg也在奥兰多给我很多关照(第二天我去球馆采访走回酒店路上,还有印城市民开车鸣笛向我竖起拇指致意,看来号召有点作用)。 另外,从奥兰多回印城后,我也难得约到了《印城星报》的前记者Mark Montieth一聚。

我与Mark Montieth相识多年,2001年就是他首次将ChinaPacers.com写上《印城星报》,而2004年我去华盛顿也正是他给我引见了Reggie Miller。 Mark Montieth从1993年Larry Brown接手Pacers那年开始,就在星报担任Pacers线的记者,直到三年前才交棒给Mike Wells,正式离开星报开始人生的另一篇章。现在他在印城电台WIBC和1070TheFan担任访谈节目主持,每周都采访印第安纳的体育名将。上周采访Leandro Barbosa的一集就非常值得一听。

那么多年,见证过总决赛,也见证过阿邦山,更见证过后接二连三的事端,他跟我说,虽然工作日以继夜他有时对写稿有倦意,但是对Pacers比赛的热情却从未减退。 可以说,ChinaPacers.com早年的大多数写作素材,都原自于Mark Montieth。我和他相谈甚久,老朋友见面,他所经历的,我身同感受。俱往矣,聊起Ron Artest和Jamaal Tinsley,我们都不胜希虚。 Mark Montieth说,Ron Artest其实真是个好人,只是有时候行为不经大脑,实在没办法。当年的阿邦山皇宫惨案,绝大部分人都因为不同媒体的片面报道而误解了Pacers。其实Ron Artest当年冲上看台,也没有打球迷,他只是抓起那人问:“是不是你干的?是不是你干的?”不过后来引起的事情就覆水难收。 而至于Jamaal Tinsley,虽然说不上好人,但也绝不是个坏人。

他重申,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不是第一个惹事那个。当年在Conrad酒店外面的枪击案,也是他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方,招致杀身之祸。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Reggie Miller退役之后,Jermaine O’Neal确实无力担任领导的角色控制更衣室局面。原来当时Sarunas Jasikevicious加盟,第一个看不过眼的是Anthony Johnson,因为这个欧洲天王一来就抢了AJ辛苦多年争回的主力位置。而Fred Jones的新秀合约也未能提前续签,AJ就煽风点火跟Fred Jones说,“是那个欧洲佬过来抢了我们的饭碗”。

这个矛盾在更衣室里无人不知,最终欧洲天王被孤立,Fred Jones自暴自弃,AJ最终刷到40分一场都只能被放弃。当然,那年的事还不只这些,在Ron Artest公开反骨后,Jermaine O’Neal的继父开枪自杀、Stephen Jackson的酒吧闹剧等等(还有他亲生父亲突然出狱想认亲认戚)。这些本不应该牵涉到球场上的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球员也是人,这些场外事件一定会影响球队士气,而最终,Pacers也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这些往事,让我们庆幸,有现在这班懂事的“乖仔”球员,这一切,实在得来不易,我们应该更珍惜现在的Pacers。球队后天凌晨三点半在迈亚密打第二轮第一场,希望大家熬夜支持。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墨西哥推薦玩法 下一篇:印第安納觀NBA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