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派對


星期六,8月18日

告别了立兹和克里斯蒂,我们发现离Kalispell 只有50公里。虽然我们预约的是星期二,还有三天,安帝提议我们先去代理商那报个到,看看他们有什么需要。

到了代理商那儿,他们的机械师骑着安帝的车号波特转了一圈,因为安帝说他的第三挡有噪音。然后我们问了附近是否有露营的地方,离他们不到一公里。我们在沙发网上发了请求,但是还没发现有可以接收我们的沙发友,最不济,我们可以在露营公园了住下来。

把后事都安排好了,我们可以继续在附近转悠。躲开大路,我们在地图上找了条森林路。一是森林路一般都很安静,没有那么多车;二是它门都沿着山谷,蜿蜒曲折,最适合摩托车;三是周边有很多露营的地方,尤其是免费的营地。我们选的这条路开始时是土路,但是很宽,够两辆车通行,而且路面平坦;然后开始变窄,只够一辆车的宽度;最后,不仅窄而且出现了很多坑,我又站着骑,开始南美土路训练了。这时前方出现了一个水坑,经验告诉我右边会比较浅,我对准了方向,降了一挡,稍稍加大了油门,没费吹灰之力就冲了过去。








过了那个水坑,路开始越来越宽,不久我们又上了柏油路。如果你没骑过坑洼不平,石子遍地的土路,是体会不到柏油马路有多好的。好在我已经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过了美国后,主路就将是土路了,土路训练多多益善。



又到了开始找露营地的时候了,我们沿着一条小河,看到很多停在河边的RV和搭着的帐篷。我们在一个停了好几辆皮卡的空地停下,周围有好几顶帐篷,看来这是个好的营地。看到河边有人,安帝要过去问,我说:“这是免费的地方,人人都可以露营,没必要问了吧?” 但是安帝说:“总有个先来后到的,礼多人不怪。” (不知道他哪学来的这套儒家思想,和我肯定没关系。)我们到河边,问了肖恩(在水边的人)他说:“当然没问题,河水很清爽,下来一起游泳吧。”




我们支好了帐篷,我带了这两天攒下要洗的衣服下了河。警告了肖恩要在这里开个中国洗衣店,他说没关系,洗完了晾在河边的石头上干得快。他还告诉我,一个朋友过生日,他们一帮人周末在这里露营,其他人下午从河的上游漂流下来,估计一会儿该到了,今晚他们有一个大派对,会很吵。我说:“没关系,两天前我们在Missoula ,住在火车站边上,换车厢的响动肯定比你们的音乐声大多了。” 正说着话,有人坐着大救生圈从上游下来,接二连三的下来了五六个人。大家互相介绍,算是认识了。他们都自称是redneck, 我的理解就是粗人: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说粗话,干粗活的人。后来发现与我猜的还真没差多远。



我回到自己的帐篷开始煮米饭。我们的汽油炉子在阿拉斯加只用了两次就不能调节温度了,一开就是最大火力。我们只能用它作开水和煮咖啡,一直凑合着。这次我想闷米饭,想起来我的台湾朋友前权(不带钱单车游台湾)在他的书中写过把米泡上半个小时再煮,会熟得快,于是就试了一下。泡过的米在大火上煮了五分钟(不能太长,会扑锅的),然后用盖盖上,闷着。过了半个小时,打开一看,米全熟了,这着还真灵。当然如果你的炉子没毛病,可以调小火,就没必要这么折腾了。




刚煮好饭,一位女士过来自我介绍,她叫罗本,就是过生日的那个,他们晚上做汉堡包,请我们加入他们的派对。白米饭加酱油与牛肉汉堡包比起来,你选哪个?我们把煮好的米饭收起来留待第二天再吃不迟。我们感觉就像是职业蹭饭局的(英语里有个词gatecrasher,意思是专门到别人的婚礼,派对甚至葬礼上蹭吃蹭喝的),他们还给安帝喝伏特加饮料,因为他啤酒过敏。我们围坐在篝火旁,开始回答已经重复了不下一百次的问题。问得最多的是:“你们怎么能负担得起旅行两年?” “你们吃什么?” “你们是做什么的?”




以下是我们的答案:




我们第一没中奖,第二没有大笔遗产(安帝说除非他老爹走了,但是他才80岁,至少还得等20年)。安帝是建筑预算师,我是会计,中上等的收入,但离富人还差得远呢。我们两年前开始计划旅行时,减少了到酒吧喝酒,到外面就餐。买东西时都买特价的或是二手的。安帝自己设计制造的行李架只花了大概300新币,主要是买材料,如果买现成的要3000元。我们给一些制造商写信,告诉他们我们的旅行计划,得到了一些赞助的产品,我们的Area头盔,安帝的摩托服Klim,我们的朋友, Stay at NZ 和新西兰Linguis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破冰者的保暖内衣,Barkbusters。我们的旅行预算是经济型的,住帐篷,从超市买食品。现在我们已经发现了带什么样的食品:发面饼,一个salami (这种火腿虽然贵一些,但是不爱坏,高温下可以坚持几天),胡萝卜,大米或是一种类似小米的叫cuscus,用开水泡8分钟就熟了,一瓶酱油或是Teriyaki 酱油(是日本的一种调料,里面有姜,芝麻,香油,酱油,炒肉之前腌20分钟,巨好吃)。差点忘了,咖啡和巧克力酱是不能少的。有时候路过大点的地方有沃尔玛,那的三明治六块钱,里面有火鸡肉,西红柿,生菜和之士,我和安帝两个人一个都吃不完,还省了所有的麻烦。但不是每天都能过沃尔玛。如果我们在一个地方停留的时间长,就到超市买猪排,牛排,蔬菜沙拉一类的做正经饭吃,再加上我的拿手的寿司,花钱不多,营养全够。隔三差五的,我们到麦当劳和星巴克喝咖啡-主要是为了用他们的免费上网,虽然你可以什么也不买,可是我们坐在那,很难抵御咖啡的诱惑。说实话,在美国,能不成为大胖子的人都是英雄,甜品,巧克力,冰激凌太多太便宜了,能做到不看不吃要有很大的定力。幸亏我们在摩旅时没法带太多的食物,实际上是把我们从大胖子的队伍中救出来了。




天还不太晚,肖恩已经酩酊大醉了,他从坐着的椅子上摔下来,椅子碎成好几块,大家把他扶进了他的房车,没几分钟,他爬了出来,在外面吐得一塌糊涂。我们笑做一团。也许是他们头一晚上已经开了个大派对,这第二天的派对小了许多。肖恩回去睡了,大家也就散了。我一看表,才十点半。



第二天早上,我们有被邀请与他们共进早餐。这次是“红先生”操刀。他有一顶巨大的平底煎锅(说我没见识,反正这是我见到的最大的)把头天晚上吃剩的烤牛肉,烤鸡,香肠放入锅内,加土豆,洋葱,之士,鸡蛋,一起煎,照我们北京话就是“折(读遮,一声)箩”,还真好吃。我们连午饭都省了,因为吃完早饭已经快中午12点了。感谢这些可爱的美国大老粗。



没想到我们的一晚露营变成了在美国的第一个大派对。



离开大老粗们,我们按照迈克(老粗之一)的指点到了Bull Lake 露营。我们的邻居是一对女同性恋,过了会儿管理员来收费,是一对60岁以上的老太太,我问安帝:“她们俩是两口子吗?” “当然了。” 另外,安帝还说住在朗司宿舍的另一个女孩也是。我这几天见的同性恋比我这一辈子加起来的都多。



Bull Lake 不远处有一个“大树”林子,多数是500年以上的树龄,我们好好瞻仰了一番。看完了树林,我们开始向Kalispell 方向,路过Polson 时,我们和马润打招呼,最后又在她那停了一晚。星期二一早,我们终于再次和马润道了别,来到Kalispell。



两个摩托车的kiwi  《美国派对》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德納堸禤a公園 下一篇:紅岩峽谷州立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