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華達的青山(一)

告别胡佛水坝沿93号公路南行,密德湖像一块蓝色的冰突然消失在身后的山谷 里。面前的路陡、险、曲、奇,初升的太阳穿过大山间的狭缝,将蒸腾而起的晨雾 变成五彩烟霞。小车一路上坡,我猛蹬右腿,恨不得把油门踩进油箱里,马达艰难 地轰鸣至极限。惯性使我的脊背深深陷人柔软的椅背之中,由此产生我是陈纳德飞 虎队的错觉。在荒山中开车时常会发现生命本来很渺小,随时都有翻下山的可能, 即使有警察发现我的尸体,也没人知道我是谁。人死了就什么都无所谓了,反正这 个世界我已经走了一遭。 被西班牙安塔卢西亚传教士命名的内华达山从头到脚裸露的全是石头,只有面 向太平洋的山坡因地形雨滋润,生长着参天大树——美国巨人红杉。93号公路很像 我跋涉过的青藏公路,由西北向东南斜穿荒山之州。四野是莽莽劲草,戈壁之外一 无他物。车外寒风朔朔,干冷异常。我这人自幼养成劣习,每天睁眼头一桩事是直 奔五谷轮回之所。现在看到左窗外旭日东升,免不了条件反射。

一人把车泊在光秃 秃的山拗背风处,蹲到汽车右侧打开的两扇车门之间,任寒风从胯下奔腾而过。 远眺白雪皑皑的提帕顿雪峰,仿佛又回到当年的昆仑山口。那年,我和《民族 画报》记者凌风往藏北可可西里无人区中探险,几个月风餐露宿天天如此。为表示 征服高山之意,我们遗矢之际还互相拍照纪念,以雪地为背景标明海拔:唐古拉山 口5231米、布堪达皈峰68cd米,不一而足。现在我孤身一人,为留此存照只得把相 机支在石头上自拍,一人蹲行于荒山野岭不仅辗转腾挪十分不便,还担心被洋人看 了不雅,伤了国体。 其实,许多因崇尚自由而具有创造力的天才都有随地便溺的嗜好,如印度《罗 摩衍那》中把喜马拉雅山背走的哈奴曼、中国《西游记》在如来掌心“齐天大圣到 此一游”的孙悟空,就连西皮罗。

阿弗里卡纳斯占领非洲、威廉一世征服英格兰, 也都用撒尿纪念自己的功勋。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巴顿将军攻人德国的头一件事, 就是命令手下向莱茵河吐唾沫。1945年英国首相丘吉尔跨过德国边境时命令停车, 专门走到纳粹德国边境的界碑上“尿他一泡”。大概所有的哺乳动物都有用体液标 识势力范围的习惯,以此显示各自权力。据研究动物行为学的朋友讲,这不仅标识 出彼此势力范围,树立权威,还可以避免这些处于金字塔顶端的肉食者一旦火并, 殃及邻里乱了自然法则。 10年前,贝鲁特中国使馆养的一只黑贝狗,每天冒贝鲁特内战炮火沿使馆被炸 塌的院墙巡逻,风雨不辍。巡视之余,还以天性向列强宣示主权,在每处墙豁断柱 下留尿为证,被坚守使馆的曹彭龄武官赞为忠狗。不想中东和平,使馆新来一位夫 人,此君偏好每天饭后立在围墙处凭栏远眺墙外风景,正挡在忠狗数年如一日的巡 逻路上。天长日久,习以为常的忠狗老眼昏花,竟把夫人王腿误做廊柱尿上一泡。 据说此举引起“公愤”,任曹武官列数忠狗战功,还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每谈 到此,我和曹武官都泪眼相向,觉得某些国人太势利,对不起洗浴过战火的忠狗。          

想不到超级大国也有纯靠体力谋生的劳工 大山阴影里的积雪沉重得呈铅灰色,与故国江南的春日之绿有天壤之别。地老 天荒之际,93号公路转弯处突然涌出几十名衣着单薄的白人劳工,正顶风冒雪地开 山修路。一窗之外,几十张粉红色的口腔喷吐着雪白的蒸气,正伸着冻得紫红的脖 子在寒风里挣扎,令我心酸。也许全怪我以往对合众国的美好期望太高,想不到超 级大国也有纯靠体力谋生的劳工。现在天寒地冻,猛然面对一群大牲口般劳作的白 人兄弟,真有点不知所措,比看到自己多灾多难的同胞受苦还要伤心。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內華達的青山(二) 下一篇:《飛屋環遊記》堶悸漕滬茪j峽谷是什麽峽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