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mas美西南自駕遊非攻略的遊記(一)

妈妈说,好孩子旅游回来是会写游记的。一晃之间,没几日就快到了暂时回归欧亚大陆的日子,暂别美国前的最后一次旅游光荣的留给了美西南四州。再次首先我代表此行的德州和弗州的几位旅客向加利福尼亚,内华达,亚利桑那,犹他四州的所有曾帮助我们的,曾对我们微笑的,曾为我们准备美食的,曾为我们指路的,曾拾到我们东西并归还的等等各色好人送去一份新年祝福。 下面简单介绍下这次旅行 。请看下图: 我们这次旅行的起讫点是Texas,旅行横跨California, Nevada, Arizona, Utah四州,Pacific, Mountain两个时区,春夏秋冬四季,晴天阴天雨天雪天四个天气,飞行行程不详,重要的是自驾行程1700+ mile,算了下,相当于我家到老挝了,哈哈,或者是我家到广州来回。 继续看图:我们的大体行程安排是连头连尾17天,12月15号到31号,从奥斯汀飞到三藩市,最后一站是拉斯维加斯,由此返回休斯顿。人物呢,全三程是来自MUP@TAMU的三员女将,小天天,小晨曦,还有我,前两程外加 从VT远道而来的柴君(第三程此君因过于日理万机,遂返回VT处理事务)。下面介绍下我们的地导,第一程第一天地导晶哥couple,洛杉矶几乎全程地导陈众同学,拉斯维加斯的开头算半个地导的沈剑一行,以及全程攻略远程“地导”王钊。

我们的旅行“据点”主要是三个:三藩市,洛杉矶,拉斯维加斯。三藩市主要是公共交通和别人的车,洛杉矶租车,来回圣地亚哥,拉斯维加斯租车,以它为原点玩转周边国家公园。这三个地方之间的顺序是三藩到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单向不回头。三个地方之间的交通工具是灰狗巴士。 第一站:三藩市 关键词一:亲切 无论是早年移民,还是今日学子,三藩成为很多人踏上美国大陆的第一站,包括我在内。当年飞机在三藩落地时的满眼新奇早已成为过眼云烟无从记起,翻看那时从三藩市到我村的一系列现在看来很幼稚很像农村人进城的照片,却会泛起一些由衷的笑容。 美国几乎各地都有个地方叫做中国城,在那里可以吃到和多人在国内都没喝过的正宗广式早茶,在那里可以不会讲英文畅通无阻,在那里,可以以为又回到了祖国大地上。虽说天下中国城都有些大同小异,可是三藩的中国城,至少在我去过的城市之中,是我最偏爱的。不像纽约的一样杂乱,不像洛杉矶的一样分散,不像西雅图的一样危险,不像一些别的城市一样不成气候,这个节日前张灯结彩的中国城让我充满了亲切感。 当然,中国城代表的不是一个城市的全部,而三藩中国城的亲切来自于整个城市亲切的尺度。我是学城市规划的,对这点格外敏感。与美国大多数城市的downtown decline不同的是,这个城市的downtown并非虚有设计和设施却没有人气的尴尬,这个有空可以研究一下。

除去包罗万象的纽约,三藩是我去国的美国城市中最类似中国的城市。不同于美国大多数城市,在这里,我们可以行走。就好像在国内的时候,酒足饭饱之后,捧着一杯温热的奶茶,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肆无忌惮的暴走,看着一个个旅馆门口的出租车停了又走。 关键词二:坡度 感知一个城市最有效的方法不是看足多少景点,而是在这个城市的街道上随意行走。想起大学时和晶晶在古城西安暴走的时候,那时徘徊在耳边的颇能继承当地摇滚前辈们风范的街头摇滚乐仿佛就来自昨天。 行走三藩市,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原以为西雅图的坡度已是极品,这才发现和三藩比起来绝对的小巫见大巫。之前有所耳闻,放弃了租车的想法。坐着文凯的车冲下坡的时候,尽管此人一向稳重,一车包括晶哥在内的4个女人还是一顿狂喊。开车是挑战山路,走路就是挑战爬山,从我们住的union square走到九曲花街再到渔人码头,也不知是我老了还是那路真是太挑战了,那感觉都快赶上我刚爬过黄山后爬泰山了。眼见为实,发一张照片,当然照片肯定不如肉眼看真切,当时就看着那些路一条条的直冲云霄,还真该把韩红请来唱一首天路才算应景。 关键词三:故友 三藩是好地方,斯坦福是个相聚的大平台,大家的好友直接在这里会合了。 斯坦福不缺学术帝。老刘已经几乎是以前我见过的最学术的人了,但是通过和她两位都可以称得上是俊男靓女的同学一起买菜后才知道,学术帝原本还不是老刘这样的。在我和老刘一路的聊吃聊喝的同时,后面那位美女先向那位帅哥表达了学术上的敬仰之情,然后两人聊理想聊人生聊学术越聊越投机,美女甚至想请帅哥去他们系作讲座。我和老刘相视一笑,原来我也领教了另一种美国留学生的生活,差剧阿差剧。 话说老刘姐妹俩也算是我最早的朋友了,第一次见面追溯到1992年。上次清华一别,姐姐我就一直没见过,妹妹也是在波士顿陶子那里有些传奇色彩的偶遇之后一年没见。同在美国,还能常常和那么多年前的朋友保持联系,是件非常欣慰的事情。很多人问过我在美国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在这里我也不好说最,只是觉得这件事占据了不小的部分,那就是,来了美国不知不觉间和很多曾经疏远的故友恢复了比较亲密的联系。随着我的小学初中高中同学或早或晚的大批大批的来到美国,大家同在一个远离家乡的国度,拥有着相似的经历和背景,也就多了更多的话题。

想起去年圣诞的时候,胡杨妹妹似乎很感慨的对着好友说“原来我们已经认识五年了”,我和阿龙骄傲的说着“哈,我们都已经认识十几年了!”,还真是不折不扣的老人家阿。时间飞快,一代代新朋友转眼间已成故友。 在三藩,最开心的事情是与故友重逢。说到底,似乎还要感谢阿兰哥。原本计划的大聚会虽然变成了单独会面,但是能再次见到分别一年半虽然都在美国却不知何时能相见的亲密战友柴,已是难得的幸运。我和柴,身高体重相去甚远,兴趣爱好相去甚远,性格脾气相去甚远,但因为曾一起走过一起体验过的那些欢笑与艰辛共存的日子,再见面时,我们好像还是当初一样的默契。加州一路的旅程,说太短暂有些矫情,只想说,这一路有你在,我很开心,也很满足。希望下一次见面不会太遥远。 在三藩,难免也有一些离别。其实,也不算离别吧。只是这次一别,曾经形影不离无论学校还是家里都抬走不见低头见见的都快审美疲劳的一个人,也慢慢开始踏入故友的行列。半年后回来也许还能见一面,但是以后呢。以后不能时时听见你的大嗓门,不能时时看见你脸上无时无刻不在的笑容,不能经常跟你办party,抢deal,赶作业,偶尔探讨探讨现在的人际和将来的人生,你说我多不习惯,我们MUP3立马一下子就只剩下你一个了,我们的网络密码是不是也该改了?没有杨晶的巴塞罗那,按照你本人的话说:“哼,没有我,你们哪来那么多乐趣阿?”无论如何,你是个有理想有大志的人,你的人生必会精彩。

第二站:洛杉矶&圣地亚哥 关键词一: 地球村 洛杉矶的international,从我们这几天住的地方就看得出,短短几天我们就住遍了日本人,韩国人,印度人,墨西哥的旅馆,正宗美食也算是吃遍了中日韩外加越南。 在洛杉矶我们第一天就住在了传说中小东京,半夜十一点去吃街对面的日本面居然排着长长的队,味道其实一般,我还是想念在纽约和胡杨他们吃的“大将”,那味道真叫一个垂涎三尺阿,店里的大厨还个个都是帅哥。 不过说起这顿迟来的晚饭还是有些小插曲的,我们一开始不晓得要先写上名字等号,等我们想起来了已经很多人在前面了,我们那个饥肠辘辘的等阿,快饿死之际,那个服务员喊出了我们的号码,然后四个人跟四个饿狼一样同时从座位上弹跳起来,一起举手,搞得所有人都在看我们,真汗颜阿。 日本人在美国其实是很少的,他们似乎还是亲睐本国的优越生活和优质教育,洛杉矶这个城市居然有个专门的小东京(其实好像还有个小大阪),可见这个城市的国际性。旅馆那叫一个高级,连马桶都功能齐全,各个设施面面俱到,不得不暗叹小日本做事情的细心周到。 说完了日本人说韩国人。第二天的晚饭,几次从USC回来的经过,最后一天的住宿,再加上圣诞夜撑到爆的大餐,也算是把LA的Koreantown逛遍了,其实若只是那天简单的在那吃顿晚饭,我们也许就以为LA的韩国城也就Vermont沿线那一路有些简陋的Plaza而已,和各地的中国城无异,尽现异乡漂泊人的本色。然而还是小看了他们。首先颠覆我印象的是LA韩国人的势力之大,那次从USC开到好莱坞,途径Vermont,我一直以为只有我们吃饭的那一小块而已,就好像休斯顿中国城的那三个Plaza,结果我们的车开了好半天,大概十几二十个Block都有,连我们都拐弯换路了,路上的灯牌也还全是韩语。 真正把我们shock到的是吃圣诞大餐的那天,先絮叨一下我们的圣诞大餐,这一看就是一家主要面对韩国本土人的餐馆,据说是最受欢迎的豆腐馆,有好几个连锁店,虽说正因为如此吧,它才正宗,可是一进门那个服务生大妈就对着我们上韩语,知道我们不是韩国人开始韩语英语夹杂,好在我们还都能听的懂她说的那个蹩脚的“11”,再加上我韩语还有点基础,也算勉勉强强过来了。我们之所以会撑到要吐的缘由,虽说它味道好的因素也在里面,更重要的,它那个狗血的菜单,实在是太无视外国人了,不是韩国人的,你说你知道“kimchi”是泡菜的意思阿?你知道“gogi”是指的肉阿?我要不是看过情书知道姜虎东,我也不知道那是肉的意思。

总之三个人点了三大盘肉,三大煲豆腐,真是吃到死阿吃到死。 吃得饱到连车都坐不进去了,我们只好在饭店那个露台上看夜景,Wilshire Blvd马路对面一连四座高楼大厦仔细一看全是韩国的各大银行,不远处是一个类似小广场的地方,好像很有人气,广场上是一个巨大的牌子:Korean Radio,广场边上好像是个Mall,不像美国的那种传统意义上的Mall,是很像中国的那种Mall。这一片的街景,不知为何让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美国的中国城大多给人的印象是脏乱差,似乎更加类似中国八九十年代的街景,而这片韩国城给我的感觉是:繁华而现代。当然很肯定的是,这也是独一无二而已,别的地方也见不到这样的韩国城,据我看韩国节目所知,那些海归的韩国明星十有八九来自LA,早到我们h.o.t.的tony,近到Miss A 的min,我想普通人也一样吧,LA,似乎是韩国人除了本土之外最大的聚集地。韩国的娱乐产业暂不论,单是看这现代气息十足的韩国城,韩国人虽被很多人不齿,也必有他们的独到之处。 (这就是那家撑到吐的豆腐店) 除了日本人韩国人,LA貌似还有啥小马尼拉,小柬埔寨阿什么的地方,同行的孩子们不知是谁阿说了句,那洛杉矶还有美国人不?忍俊不禁的同时暗叹还真有些道理。我和天哥去universal studio那天,晨曦去逛街,一个叫fashion street的地方竟然只有垃圾和流浪汉,原本以为可以逛街的洛杉矶的downtown简直是一塌糟,直接把她吓回了旅馆睡觉。第二天我们开车经过的时候,那流浪汉多的我们下意识的不停按车门的锁车键。 洛杉矶就像是一块伤痕累累的大饼,这块发展的没前途了立马换另一块,留着烂摊子也不去收拾,公交的存在基本是名存实亡。各国人等各自为阵,分割了一块一块的地盘,好莱坞明星都在Beverly Hills逍遥自在,完全不用去别的地方。别的地方也就听之任之了。 关键词二:寻星 实在是不好用“追星”这个词,根本就不露芳踪的各位,哪里有身影给我追阿,暂且把这次旅行的一部分划归为“寻访喜欢的明星的足迹”罢了。没有刻意,一来既然见不到本尊,也没必要,二来同行那几位都不是追星的人。 这次寻星的主要对象有三个:Tony An, Kobe Bryant, Michael Jackson。Tony 不说什么了,少年时关于明星的记忆和热情几乎全给了他的h.o.t.,去年圣诞我去了I yah的拍摄地布鲁克林大桥,他在军中服役,今年我去LA的韩国城寻访他早年的记忆,而他来了中国,说着一口似乎已不再流利的英语,而他的亲密伙伴佑赫干脆上了央视新闻联播。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Christmas美西南自駕遊非攻略的遊記(二) 下一篇:內華達的青山(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