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別處

我总是幻想把船向大海的深处隐藏进去,我的参照物是天际线和海水。

春天,即便是在2月的春天,环球同此凉热。

这不是反了季,而是讲的心情,讲的是金融危机的大气候。但无论如何,生活在不同的地方,尤其是当你要生活在别处时,你的心情、你的季节、你的情感以及记忆都会发生色彩的、情绪的变化。比如说吧,当下的中国到处是干旱,你的心都揪着,谁还能有心思去度假呢?但当你跨越太平洋在一片硕大无比的海洋上飞翔十几个小时时,你也许会慢慢地安静下来。

因为,你会想象人类还是有希望的。心情好起来了,就感觉到回到洛杉矶的家时,像赤裸了一样,灵魂开始失去压迫的动荡。也是,确实需要一个小的度假。对于在中国来说,回到美国的家度假,应该算是生活在别处吧。对于在美国来说,回到日不能离、夜不能忘的祖国的家中看电视、喝茶时,是算是生活呢,是算是过日子呢,还是宁可算作是一个人生长长的假?

因为国航CA983是在洛杉矶当地时间下午5点才降落的,等开车回到New Pore Beach已是天黑了。因为住在海边,除了海浪有一搭无一搭地拍岸以及梦游的海鸟错乱的几声鸣叫,整个黑夜都是静静的。从强大的经营压力和危机恐惧中暂时逃脱,很快就进入了深深的梦乡。清晨,阳光过早地把窗帘照亮。拉开它时,美丽的海港呈现在眼前。我那条心爱的船和一艘快艇忠诚的、仪态大方的船首面对着我。清晨的海露像它们在哭、在欢迎、在期盼。是的,当你有了一艘度假的大船时,你会觉得世界因此而不同。每一次当我独自驾驶着它在茫茫的大海上飞驰时,我总是幻想把船向大海的深处隐藏进去,我的参照物是天际线和海水。在我的视野里,不想看到任何的山峦以及城市的轮廓。有时候,我想这艘船可能会沉没。但是,在这个境况下沉没,应该是最令人叫绝和浪漫的一种事情。

但是,今天不能沉没。因为,尤伯罗斯先生要来我的家共同度假。21世纪,时光是加速行驶的,以至于许多人居然淡忘了尤伯罗斯这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他今年70岁。1984年,他改写了人类的奥运史。他以一个优秀商人的智慧和对奥运事业的执著,把奥运会推向了全新的高度。此后的这些年,他与中国相敬如宾。要知道,正是在那届奥运会上,中国人拿到了自己的第一枚奥运金牌。要知道,正是在那一届奥运会上,中国帮助了尤伯罗斯、帮助了美国、帮助了世界。因为中国的参加,让一届遭到抵制的奥运会不至于黯然失色。下午3点,尤伯罗斯先生携夫人、2008年北京奥运会美国奥运代表团团长、前洛杉矶高等法院法官李希先生携夫人、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组委会副总裁迪克•萨金特先生携夫人以及优秀的著名美籍华人华美银行董事长吴建民先生到访。大家寒暄之后,尤其是夫人们一一赞美了我的房子之后,我们出海了。这是中国人的游船。说这句话,决不是民族主义情绪的宣泄,而是作为中国人,要对度假的模式和品味有所提升和改变的说明。我们很多的华人都很富有,但是有很多的人不屑于登山、户外、出海、探险,而是把钱花在了赌场、酒桌和麻将上。这也是一种度假,但是我希望更健康一些。所以,当我的船每次挂着五星红旗在港湾里驶过时,我很骄傲。因为,作为富有的中国人,我们同时也富有着度假的品味和情趣。你要知道,短短的几天度假和海上的飞翔,你的心灵会产生前所未有的放松与安静。当你坐上回程的航班时,你已经斗志昂扬、无所畏惧。这就是度假的魅力。话说回来,与尤伯罗斯先生一行在船上格外得轻松。那天的海出奇的平静,以至于给夫人们准备的晕船药没派上用场。实际上,尤伯罗斯先生与我同住在一个区域,只是在海岸线的另一端。此次出航的目的,是到海岸边眺望他的家。航行中,尤伯罗斯先生十分文雅。他不喝我打开的香槟,而是喝我游艇冰箱里的啤酒,而且只喝黑啤。他挺直了腰板,站得十分绅士。他盯着我看时,眼神简单而单纯,似乎要深深地看到你的内心。在海上,我们兴致勃勃地交谈,聊到了飞机,他有两架。但是,我说我害怕海。因为海水隔开了我与大地,我的心里不踏实。正因为这样,出海才对我具有另外的意义、挑战恐惧的意义。但是,我更害怕天空。因为,我从来没有踏实感,也就是安全感。我害怕飞上天空后,就毫无依靠,你再也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感觉。我想,这也就是骨子里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是什么呢?是我们中国人经历了那么多不安全年代后的恐惧。他笑了,他说理解。我的船很出色地保持了正确的航线。一个多小时后,来到了他所居住的海湾。从海上眺望他的房子,美极了,是在一个海角的最顶端。他每天早晨起来都在他家门口的高尔夫球场上往大海里打上百个球。天哪,他无时不在度假,他永远没有生活在别处!他的太太打电话告诉他的邻居,“我们正在一个中国人的游艇上眺望我的家。”邻居们纷纷跑出来,向我们招手。这时,尤伯罗斯先生话语明显多了起来。他坚持让我的游艇继续往前走。他要去看他的朋友。那些朋友不惧风雨、无所畏惧,就住在岸边的一堆礁石上,都是海狮。尤伯罗思先生笑了,“你看,他们永远都在度假。”我想,我也想这样。返航时,尤伯罗思先生说,还有20分钟将要日落。我很怀疑,因为太阳还那么高。但我突然意识到,他就生活在那幢红色的房子里,他每天已经像时钟一样熟悉了日出和日落的时间。也就是说,他每天都与美丽和梦境做伴。果然,20分钟左右,日落了。美丽的霞光把遥远的海撕扯得红晕片片,让我的心充满了憧憬和希望。是的,夜色终于降临了,但是我的心却明亮了起来。

晚餐是在我的家中进行,我们请了我的好朋友熊猫快餐的老板程正昌(Andrew J. C. Cherng)先生安排的首席厨师来服务。洛杉矶不如中国北京富,只能买到2000年的拉斐,而且只买到了一瓶。当然了,那肯定是真的。每个人都很开心,餐桌上的烛光像酒一样令人高兴。我们互相说好听的话,因为大家真的心情好。迪克先生说:“这就是生活。”对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尤其是中国人都要富起来之后,都应该过这样的生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塞班島:熱辣的絕代佳人 下一篇:鐵軌上看麥金利山 阿拉斯加火車招手就停(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