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西遊記(一)

我是9月16日早上离开达拉斯的。这还是我来到达拉斯后第一次坐飞机离开这座城市。由於时间比较充裕,所以我稍微逛了一下机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DFW国际机场是全美国第二繁忙的机场,全世界第五。一则因为DFW都会区人口已超过600万乘客货物确实不少,更主要的是,DFW在美国本土的中心地理位置,很多长途航班都会在DFW中转。DFW的设备很不错,到处是大屏的三星的LCD电视放着CNN,通关的效率也很高。值得达拉斯人自豪。我的航班准时起飞,准时到达。

回顾我这次‘Best of West’之行,从行前三个多月就开始准备。一切都安排得很满。到旧金山第一天,我就预先在网上订了Alcatraz的,人到饭店后一看时间,还有20分钟渡轮开船,来不及了。沮丧之余,还是觉得去著名的渔人码头看看。坐著名的有轨电车去,路上感觉天气明媚得让人无法生气。到了码头,因为是周六,人头攒动,看到街头的时钟,突然意识到达拉斯和旧金山的2小时时差,原来我的Alcatraz渡轮还有一个小时才开,惊喜非常。这个小小的插曲为这次整个旅途定下一个很好的调子。

   两天的旧金山之行,我去了所有要去的地方。Alcatraz,金门大桥,唐人街,Lombard Street, 渔人码头转了无数圈,整个市区旅游线绕了两圈,还去了Coit Tower和导游推荐的海堤。由于我就住在Union Square边上,所以旧金山最高档购物区我也兜了一圈。由于凉爽的海风的作用,我曝晒了两天而不自知,所以直到周日下午在宾馆照镜子我才意识到我被轻微地晒伤了。接下来的16天,我勤喷治疗剂,勤搽防晒霜,再也不敢轻视阳光的威力。

  开始!

   周一早上,旅馆大堂里人声鼎沸,乱作一团。各位导游和游客相互寻找之际,我们了解到Best of West由于太受欢迎,加开了两班。跟我住在一个房间的德国女生Anke就和我不在一个组。我们组有两对来自澳洲墨尔本的中老年夫妇(Peter & Sue, Chris & Glenda, 他们是亲戚),一个在日本工作了4年的29岁墨尔本女孩Alice,一个在纽约短期工作交流3个月的22岁伦敦女孩Laura,来自英国约克郡的Kris,比利时与德国交界地区的Arnord,一对来自荷兰南部的年轻夫妇Frank & Cindy,一对来自爱尔兰中部的中年夫妇Vincent & Catherine。

   第一天我就跟澳洲的两对夫妇混得比较熟了。因为我去过墨尔本,至今对Great Ocean Road念念不忘,对墨尔本大加赞赏之余,就跟Sue聊得很熟。下午和Kris坐在一起时也聊了几句。他也是学电脑出身,不过现在改行做公务员,开救护车了。莫不成英国的福利制度已经把大不列颠建成了社会主义,英国人也都觉得所有的工作都一样,没有高低贵贱,都是为人民服务?要不就是Kris对电脑已经深恶痛绝了。反正Kris在Hull City University学的那点操作系统和数据结构,估计已经完全还给了他的教授们了。

  优胜美地

   我在密西根的第二年搬到了ECIR。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幅黑白风景照片。月光下一个形状如1/4球体的山峰放射着奇异的光。照片中没有任何人踪,周围一片寂静,但是明亮的月光照在岩石山体上,却有一种神秘自然/生命的力量。后来一天 Peter来访,说这是著名美国风景摄影家Ansel Adams的作品月光下的Half Dome,在美国加州的优胜美地(Yosemite)国家公园。后来我听说每个美国大学生宿舍墙上都挂着一张。这句话当然有点夸张,不过Half Dome的名声可见一斑。

   上午从旧金山出发。下午到优胜美地。心里当然想的是Half Dome。不过看了公园的介绍材料,把Half Dome列为extremely strenuous,来回全程17多英里的山路,海拔上升1400-1500米,最后的275米攀登更是难度较高。

   这么难,我们组13个人没有一个人要去,搞得我也犹豫起来。Arnord甚至把它描绘成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我们明天只有8小时时间,而公园的介绍说爬Half Dome需要10-12个小时。正在我要成功说服自己,以两-三个容易的行程代替Half Dome,多看些景致也好的时候,Sue鼓励说,you can do it。这轻轻地一推重新燃起了我的希望。於是我就排队去问公园的ranger。Ranger很客观地介绍完之后,肯定了Half Dome的难度。但是当我问她一个健康年轻的男人能否完成时,她拖长了语气说Surrrre.就在此刻,我打定了主意要爬Half Dome。晚上我跟Sue说,I am definitely gonna do it, or die trying.做好了8小时拼下来的准备。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不想/不敢做的时候,借口有千千万万,每个借口都很有道理,等到决心要做了,不仅每一个困难都可以克服,就是连不可能的事情,也会变得可能。第二天早上Arnord洗漱的时候,听到隔壁团的德国人Kurt也要爬Half Dome,就提起了我,说我们可以同去。我当时听过也就随口说好。谁料Kurt的导游Elly很认真地过来问,谣传你们这里也有人要爬Half Dome,我马上说,这可不是谣言。一句话把她逗乐了,说那就跟我们走吧。真有这么巧的事,他们那个团正好少一个人,多一个位子,而且他们团那天给团员的时间是11个小时。这一下子解决了我的大问题。

   爬Half Dome的详细情况我就不讲了。总之,是我人生中,从体力上讲,最具挑战性的一次冲刺性登攀。这次的珍贵记忆值得我永久收藏。我用了大概5个小时冲到顶上,体力相当透支,全身酸痛,腿脚有些发抖。人对自然没有一点敬畏是不行的。这么一个国家公园都这样,原始的野外条件就更不要说了。但同时也证明,人的潜力几乎是无限的。我其实到7英里的时候已经觉得自己不行了,最后最难的部分其实就是咬牙死撑。只要你下定决心,人人都能爬Half Dome。

   下来以后,一起爬的人之间就变得相当亲密,连带着我跟他们团全体团员都很亲近,说说笑笑,一起吃匹萨,虽然人又累又脏,但是心里是愉快的。他们一个劲地开玩笑说,我应该抛弃我的团加入他们,因为我们团的人再没有一个爬Half Dome的,而他们团有3人(2人成功)。回到自己团里,大家自然也是围着我问详情。他们大都只爬了约等於Half Dome的1/3,都觉得累,自然会觉得我有些了不起。可是他们谁知道我浑身上下的感觉?亏得我还是一周锻炼3.5次,跑10.5英里的,否则我就倒在Half Dome山脚下了。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美國西遊記(二) 下一篇:園林化的華盛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