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J小T之2009米國背包遊記

公园二零零九年,在熬过了洪水,雪灾,地震,火灾,奥运等N多劫难后,全球终于进入经济危机状态,面对窘况,国内国外的恐怖组织纷纷摩拳擦掌,筹备下一次人体炸弹. 而俺们公司,作为由中东恐怖组织源头领导的建外SOHO五百强之大企业,终于决定年终不再拖欠工资!手里捧着热乎乎的人民币,骤然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再忍屈求安了!我决定,去美国超底。

事实上,去美国这件事并非像中东人做事都用拍脑门拍出来的,米国,号称Land of Freedom, 承载着多少受资本主义压迫的CBD打工仔的梦。自从王启明唱响天堂地狱般的纽约,还在上中学的我即梦想有朝一日去那里送pizza! 而如今,我们作为SOHO B栋500强的老员工,自然要一切起到表率作用,在煎熬了3年工龄之后,终于混成了淘咪摸元老,并荣幸地在死磨硬泡后获得了老板特批的3天extra holiday! 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一年只有3天病假(KFC一个月有三天)的大外企,能得到老板的施舍,必然要好加利用,而筹划了数个月的米国行,也就水到渠成了。

签证

不用拍脑门也知道,想去美国,不是光有钱就行的!签证,成了拦在众多农民企业家面前的最大障碍。很多成功的农民企业家鞠躬尽瘁绞尽脑汁,购置了泛着光的报喜鸟西服套装及配套红色毛背心儿,但最终被可爱的签证官拒之门外。我为他们惋惜。我没钱买西装,也不喜欢穿毛背心,只好提早两个月准备材料。所谓的 156,157都是小事,关键要分析签证官的心态!根据我们的分析揣测,总结出以下几点:其一,正像很多人想的一样,能获签的最大因素不是资产证明,而是你的移民倾向。纵然你有八位数的银行存款,也不能证明你一定会回国,况且钱可以借,存款也可以造假,如果没有辅助材料来修饰你的八位数,被拒签的可能性反而会更大!其二,签证官统统很势利眼,看您穿着袖口绣标的名牌西服,夹着金灿灿的领带夹啪啪地进来了,自然不给好脸,他们还坐在后面啃汉堡呢,怎么能容忍您一个个都跟 CEO似的!直接拒!诚然,像俺们这样根本缺乏重视,穿着破洞仔裤打打闹闹的,反而颇得好感,或许美国人都是如此散漫吧!另外,建议大家买了电话卡约面签的时候,尽量约早些的时间,早晨柜台里的老美们普遍心情不错,一般不会没理由拒你,但要赶上中午饭点,那就要看运气了。

十二月末的某个早晨,刺耳的闹钟敲响了我们开往美国的班车。六点半不到,我们已经上了二环。也许是十三郎的尾气还未散去,北二环弥散着层层雾气,仿佛赴美利坚的航班已在滑行。。。辗转腾挪,已经到了美国新使馆所在的那条路,先别着急泊车,想到那每小时5元的巨额停车费,还有那九百多元的签证费,我决定另谋蹊径。身在女人街,自然要用用女人的直觉,而回想到多年前也曾在燕莎圈混过,对周边酒店算是了解,车头一转,车子已经停在了光明饭店的楼下,和停车的保安蛋了几句,自己便成了其饭店的VIP房客。时间还早,拿着要递的签证材料在酒店大堂坐了片刻,顺便还上了个厕所… 天渐渐亮了起来,七点刚过,我们溜溜达达到了使馆的正门,不料门口竟已人满为患!大妈,大婶儿,大爷,大叔儿,真的千奇百怪,操着各地口音,什么人都有,看着旁边的墨西哥使馆荒凉的大门才明白,为什么美国签证拒签率这么高。另外,使馆门口的保安基本都叉着腰,半劈叉,一副很牛的样子!不知他们是不是也把自己当美国人了。正巧旁边的队里钻出来一个老外,像是南美的兄弟,上来就用英语向两个保安提问,貌似是想问面签的时间,但他得到的回答只有OK, OK, 真的很多个OK.答得他很无奈。

时辰已到,七点二十分,我们和同组的十余个人一拥而入,进门后先存了手机和钥匙,亦不能带包,随身只可携带签证用的材料。继续向前,通过一个户外的走廊,终于进入签证大厅,成败也就在此了。大厅里的人已经排了八条,签证窗口却根本不见人烟,问了才知道,这帮老美八点半才上班。操,想签美国,就先要学会等待!边等待,边细细地端详了一下面签大厅内的装修,厅里的挂件很有汉字的感觉,而再看签证窗口,仿佛是看到了抗日时的鬼子碉堡!坚实且半倾斜状的大理石让我想起了黄继光和董存瑞,如果两位烈士兄弟在,老美就没法躲在后面啃汉堡王了。八点已过,终于开始提交156,157了,真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将个人信息分成两个表儿。交表儿的同时,还要提交自己的指纹,而且是十个指儿都按,后来降落到美国才知道,入关的第一步就是要核实指纹。交了表,会领到一张有颜色的卡片,我们领到的是草绿,绿色一直是我的幸运色,这次我却不想依仗运气。。。

又是漫长的等待,终于等出了姗姗来迟的签证官们!一个个风光满面,嘴角还沾着麦香鸡的酱。回想起日前在网上看到的签证攻略曾提到年轻的男签证官普遍比较水, 我们便祈祷着这一组可以抽到上签。阎罗显灵~我们的草绿卡,被分给了一个年轻帅小伙!仔细端详,wow!这不是Nicolas Cage么!真的很像,无论是五官还是那帅气的马脸。难道国家宝藏二的票房惨败后丫竟沦落到这等地步?不知这哥们儿会不会像九六年The Rock里的化学家那样水。随之发生的事让我们不寒而栗。

前面两个兄弟都被拒了。第一个不知是为什么,只见凯奇跟他唠叨了几句就递给他一张A4纸,操着一口浓重的河南口音:“根据美国联邦法律,你被拒签了!”那哥们也没办法,低着头出去看样子是去找黎巴嫩真主党了!第二个兄弟离我们很近,穿的也算体面:锃亮的增高皮鞋,三件套袖标西服,金灿灿的领带夹配大红宽边领带,头顶泛着油光,俨然一副农民企业家代表。只见他手握邀请函,冲到柜台前便和凯奇交涉开来. 哥们儿清了清嗓子,整了整易拉得,伏身趴在了堡垒的柜台上,还未等凯奇开口,他便开始了连珠炮般的自我介绍,手里还不时挥舞着一张彩色信纸,话语言间可以判断那是张美国某企业的邀请函。该兄台原来是河北某城市的企业家,投身于新世纪的工业革命中,貌似在地方作坊也创造了不小的革新,这次更是排除万难接触到了米国Ohio某农场的同行,并拿到了大红信纸的邀请函受邀参加了当地组织的G二十多峰会!不料驻马店口音的凯奇并不太通晓河北方言,看得出来他是努力在听却听得一知半解,不时还要让河北老哥儿repeat. 眼看快过了五分钟,河北河南你一句我一句说得甚欢,排在后面的其他人有些不耐烦了,聊得那么欢就赶紧给了吧!说时迟那时快,凯奇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会说英文吗?”河北人突然有些哽咽,清了清嗓子,又挠了挠头:“我去…U..S..A….学英文”。对面沉默。开始黑脸打键盘…终于,我们看到了五分钟前的一幕。。。总结分析一下,去美国目的不纯,又商务交流,又学英文,到底是不是想‘潜伏’!damn it, 前面两个都被拒了,终于轮到我们。。。

其实自从准备面签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就商量好如何面对结果,如果顺利,自然开心,如果不幸被拒,也不会不爽,只是为当下水深火热的米国感到惋惜,好不容易有人来送钱,还被拒之门外,呜呼哀哉~ 大不了拒签当天妈的咱就把去美国的机票换成去香港,咱住四季,PiaPia得咱横扫2.55爱马仕!抱着豁出去的心态,我们昂首阔步冲到凯奇面前。签证柜台甚是奇怪,比银行柜台稍高,站着嫌低,想坐又没凳子,害的我只好撑着胳臂向里张望。这一张望不要紧,生生吓了凯奇一跳!也许N久没有六尺三的中国人来拆柜台了吧~看着丫那刚刚拒了我们两位农民兄弟的拉长了的马脸,我好想对他说‘Freeze! Don’t move an inch or I ll shoot!’.

言归正传,我俩手里握着书一般厚的材料,面带假笑等待着凯奇的问题。‘Sup!’ 也许是由于我用标准美国南方黑人口音跟他打的招呼,他也并没有拽他的河南话,而是用英语问我‘你地,哪里学的英文?’身为视美语为第二母语的我自然对答如流,和他聊起了家长里短。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原本曾认为英文不能讲太好,怕讲好了会给人有移民刷盘子的倾向,装也要装得业余点,不过后来据我分析,只要回国的理由充分,证据站得住脚,流利的英语,就可以有!毕竟咱是纯自助游,况且流利的英语在中国可以混碗不错的饭,但在美国就没戏了,假母语再流利也流利不过真的那三亿老毛子。聊到了工作,要特别感谢小T的强大后盾。俺身为建外soho B栋500强之伪法企,虽在美国也有分公司,但要提了公司座落在遥远的Arizona凤凰城那仙人掌都嫌热的不毛之地,恐怕拒签率不升反降。多亏小T所在的真正美利坚五百强之大审计公司的名字声名远扬,三个字母念出来就吓了凯奇一个哆嗦!听罢,凯奇便开始沉默打字。。。Tick-Tack..足足等了有三十五秒,麦迪那儿13分都得了,丫凯奇却还在沉默!难不成是汉堡吃顶了闹内急??我刚想开口问,凯奇旁边的打印机叫了起来,听着像是二手的低端喷墨惠普。嘎呦了少许,凯奇笑着把字迹尚未干透的小纸递给我们,仍旧没有说话。我终于忍不住了,纸也懒得看,直接问他我们有pass吗?肯定的回答伴着一个响嗝儿清脆地传入我们耳洞,顿时,早晨的雾气似乎已随着爱马仕散去,纽约,离我们更近了一步~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米國遊記之自由女神 下一篇:米國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