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天環遊美國(二十四)


“美美的德国小镇”的意思就是:在美国的一个美丽的充满德国风情的小镇。

 



 

暮色渐临,夕阳斜照下的小镇披上一抹金黄,散发出浓郁的啤酒味道。街道宽阔而整洁,两旁规整地停放着各种车辆。偶尔有车经过。戴着头盔的小孩子们嘻笑着骑着大大小小的自行车飞奔而来,腿腿们快速地蹬踏着,车身不断地左右摆晃,一路呼啸而过。两旁基本是砖结构的低矮楼房,应和着夕阳余晖而呈显出柔柔的暖色。我从未到访过德国,不知那个长满了诗歌和哲学的国度里,是否曾经真的有一座这样的小城。 一些建筑物前的旗杆上低垂着美国国旗。还好,那些热爱德国的美国人并没有让德国的三色旗飘扬在美利坚的国土上。圆圆的路灯尚未点亮,灯竿朴素简洁,没有那种雕花刻叶的欧洲式的繁复装饰。每个灯竿上部三分之一处,都悬挂着两盆盛开的鲜花,红粉黄白,色彩绚烂。一些同样盛开着鲜花的形制各异的花坛摆件沿街摆放,静静地布置出一片立体的美丽。这里没有奥运会,没有世博会,没有亚运会,没有上级领导莅临指导,没有穿着统一笑容统一的年轻貌美的志愿者,也没有穿着赞助背心的街道志愿老大妈,没有武装特警,没有一夜之间出现的数十万盆鲜花,没有终于过年吃了顿饺子的狂喜。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黄昏,和此之前的那些傍晚以及今后无数的黄昏一样,普通而温暖。温暖而宁静。



一支圣诞树状的装饰柱高高地立着,上面对称着各种好玩好看的可爱图案。映着不再明亮刺目的天和云朵,我站在街边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在冬季,这里会下雪。街道会依然宁静,路灯依旧温暖。这支装饰柱上的图案和色彩依旧会如此可爱。这是那些童话里的景象。生活中可以复制童话的美丽,这不是心灵的骄傲,是生活的骄傲。

 


沿街漫步,路旁不时有格局简洁风格素雅的酒吧或咖啡屋。在平常的日子里,酒和咖啡是生活的一部分。和二三邻居朋友,坐在有音乐和泡沫的桌子旁,喝上一两杯醇香但--很便宜的啤酒或咖啡--这样的日常点缀令人陶醉。北京的三里屯和后海有更多的酒吧,以及彩灯、劲歌、热舞、红唇,以及惊人的帐单。却不是平常人的平常生活。



小镇的建筑朴素并精致着。这些看上去总会超过百年的砖石小屋--或曰别墅--毫不张扬地隐于树荫和花丛之中,沿街而设,整齐而不雷同,变化而又协调。建筑是凝聚的诗歌,有时真的可以感受到节奏。 一处老房子前的漂亮花园里,植栽了许多高低错落五彩缤纷的花草,树丛中透过的斑驳光影和一园子的锦绣,将小房子映得诗情画意。一个多年未见的老旧的金属压水井立在花丛中,上面随意悬了一只铝制水壶。也许在小镇故事刚刚开始的许多许多年以前,这支现在看来极古典的压水井曾是这户人家重要的生活设施。一边由水壶里向井中倒入一些水,一边快速上上下下地压动长长的井把,很快,就会有甘美的地下水被压力牵引着喷涌而出。这种东西,老家的村子里也有,我们管它叫--“洋井”。



 
和美国许多小镇一样,总有一处地方是留给老兵的。每一位曾为这片土地战斗的人,那些为自由、信仰、尊严和国家荣辱战斗的战士,那些坚守故土或背井离乡的顽强灵魂,总有一处神圣的安息之地。也许他们的容貌早已淡去,他们的英勇故事可能也已湮灭不可考,但他们的光荣永远镌刻在这里。对每一个生命的敬重、对每个为国捐躯者灵魂和生命的致敬,是一个文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政府和一个政党发育程度的重要标志。永远不要丢弃历史,永远不要背叛灵魂。不要让炮火点燃的坚强生命无人问津,不要让打火机点燃的脆弱生命无人问津,不要让理想点燃的青翠生命无人问津。 士兵用武器拱卫的、伟人用权柄捍卫的、民众用愿望守卫的--那只展翅的鸽子,看起来真象两只并在一起的手。但绝不是你我的手--我们的都太小了。太小了。

 



 

晚8:30,晚餐开始。出发几天来,今天的晚餐是最简单的:水果色拉、蛋糕、以及中午剩下的一些煮玉米。出门在外,很难要求人家总是准备很丰盛充足的大餐,更何况今天中午吃的还不错,平日里的中午冷餐换到了晚上而已,大家欣然接受。既然没了厨房,餐厅也就不用太复杂。大家端着各自的餐盘,直接就在洗衣店外、大巴车旁、人行道上开始聚餐。旁边一处休闲小角落也很快成为了我们几个人的高档餐吧。坐在摇摇晃晃的儿童木马上,我和JB等几人享受了一次难得的快乐晚餐。



夜幕开启,灯光次递点亮,宁静的小镇显得更为朦胧迷人。 吃过晚餐的绿龟团友们开始三三两两一一地向散布四方的酒吧走去。毫无悬念,我选择的目标是距离洗衣店最近的那个、2个来小时前碰到哈雷的那个。酒吧面积不大,外面看上去似也安静。推门而入,热闹的气氛扑面而来,里面几乎坐满了当地的酒客。SCOTT、GARY、COLINS及SUSAN坐在吧台旁的高脚椅上,刚刚将啤酒拿到手。和我一样,这几个人都属于在波士顿上车的第一批绿龟团友,虽然只比其余在纽约登车的大部队早见面了几个小时,但却有着不成比例的熟识感,大家间的交往也较多些。彼此打了招呼后,我正想跟招待要一杯GUINNESS,高大的SCOTT伸出长长的胳膊,递过来一杯百威。好吧,请客是一种美德,我当然要协助SCOTT完成这一美德之举。帮助别人也是一种美德。



不知什么原因,SCOTT今天的兴致特别高。在豪气干云地请了两杯啤酒后,更继续邀请我和他打两局台球。台球这东西,我还真不太陌生。高二时--20多年前的事儿了--念书的镇子上街边都是台球桌。受一当地同学鼓动、更是受自己内心深处好奇心的鼓动,某日下午和他逃课去进行我的台球扫盲活动,不幸被恰好在街边路过的班主任老师抓个正着。从此洗心革面,在几乎踏入台坛的当日毅然退出台坛。到北科大管理学院任教后,老学院的二楼有一活动室,内有一破台球桌和一个不少的一桌破球和数支破竿。我和本系的胡老师、瞿老师和殷老师常会在午饭后练上两竿,水平颇有精进只是后来学院搬进了新楼,大家有了各自的办公室,虽然台球桌还在,但台球活动却嗄然而止了。当年的几位球友,胡老师在52岁那年肝癌去世,殷老师转到了新成立的系里,瞿老师今年光荣退了休。



原本想凭着较为雄厚的台球基本功,在美国人的地盘上灭灭美国人的威风,没想到几竿下来,甚是不象样子,出手固然果断,但球却总是它的线路它作主。这令我很没面子。当然,如果借用国内媒体报道我渔政船巡视钓鱼岛的套路--我渔政船与日本船机周旋数日云云--在日本海上保安厅和自卫队数艘军舰军机的包围之下,再精忠报国的小小小小渔政船又能周旋出什么花样呢?那东西从设计上就不是用来跟军舰周旋的--我和SCOTT也周旋了一阵子。NND,周旋?!



酒吧洗手间的墙上,挂了一幅1871年拍摄的这座小镇的街道老照片。除了街道两侧少了那些车辆外,竟看不出和今天有多大的不同,而那时NEW ULM成镇尚不足20年。那一年,正是东方老大帝国的同治10年。一度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八的北洋水师开始成立,第一批扎着小辫子的留美幼童开始远涉重洋,到美国学习西洋之技。也是在那一年,中日两国签订了《修好条约》,规定“即两国所属邦土,亦各以礼相待,不可稍有侵越,俾获永久安全。”




 

晚10:30左右,分散各处的绿龟团友开始从小镇的四面八方向大巴车集结。这或许是这个小镇一天中最为喧嚣的时刻。在连续两个大巴夜行之后,今晚我们还将在车上度过。这种较密集的车上睡眠对大家都是一种考验。好在现在大家已经越来越熟悉车上过夜的那套程序。背包聚会,DO MIRACLE,分配或争抢铺位,等等。打从登上绿龟大巴起,我就决定要将车内的各个不同铺位睡上一遍。今夜,我选择了底铺--平时座位下面、车厢板直接成为床板的那个位置。或许这个相对封闭独立的空间会有点不同的感受。意外的是,本是双人铺的这个位置,居然被我独享。



 

明天,我们将在清晨到达一美国著名景区--恶土国家公园。


何润宇 《34天环游美国》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34天環遊美國(二十五) 下一篇:34天環遊美國(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