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中醫的美國西醫(三)

轮到我的时候,修梅克一边问我病情,一边在病历上行笔如飞,然后让我躺到床上,开始诊断治疗。一会儿,他宣告我的右腿比左腿短了二英寸。我还没有从震惊中平静下来,他又雪上加霜,说我脊椎也扭曲了。被车撞了当然伤害严重,但我走路尚可保持平衡,并不瘸,怎么就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了?脊椎扭曲了,可我怎么没有感到剧痛呢?

    
我们虽然将信将疑,但没有跟他理论。诊断完了,开始治疗。他让我侧身躺着,然后用手按着痛处和骨折处,开始发功。我除了感受到一双冰凉的手,并没有其他感觉,当然也没有痛苦,躺着是休息的姿势,时间长了就会有睡意,但那不是由于他的气功。这样过了半个时辰,最后他舒了一口气,然后宣告大功告成。他问我感觉怎样,我说很好,差点睡着了。后来跟他闲聊了几句,知道他曾经到过北京拜师学艺,但不知道他学的是哪家法门。

    
出了门来,妻子说她差点笑出声来,说道:“刚才修梅克一边用手按在你身上,一边眼睛眨个不停,实在可笑。”当初严新到美国来作带功报告时,我们曾经去听过,除了听到他的气功可以隔着太平洋改变水分子的化学结构,可以远在北京扑灭大兴安岭的大火之类的神话故事时感到惊奇无比外,并无其它感受。严新乃气功中的特级大师,都尚然如此,修梅克的功力又能神通到哪里去。


但是,我还是按之前规定的疗程去找了修梅克四次,每次都是一样的程序。其中一次,我告诉他我血压有点高,他就用手在我的太阳穴处按了两分钟,然后庄严宣告,我的高血压一去不复返了“It ’s gone。”我在心里窃笑道:“巫婆跳神吧。”但我并没点穿,回家照样每天吃降压药,至今不渝。

    
后来,车祸导致的创伤终于痊愈了,但是我宁可相信这不是修梅克的妙手回春,而是我自身的机体康复能力所赐。

    
戈登医生跟修梅克医生虽然都是中国传统医学理论和法门的忠实信奉者,但表现方式却不一样。戈登认为根据中医的整体理论,他不能治病,因为他无法消除人体内部的阴阳失调。而修梅克则相反,他无须引经据典,就以行为主义的方式宣称自己可以包治百病。

    
国人中早就有人把祖国的传统医学当成伪科学而不屑一顾,只把西医奉为圭臬。相映成趣的是,西医中却有戈登和休梅克者对中医高山仰止。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陪女兒學中文記 下一篇:臣服中醫的美國西醫(二)

相關文章:您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