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生活負米記

早上,上牙医诊所洗牙。太太来电,提醒我别忘记买大米。“再不买今晚要饿肚子!”她郑重地强调,为的是我已忘记了三次。路过有米出卖的杂货店,心头一动,转念一想,车子停在三个街区以外,除了自行搬运别无善法,除非我给杂货店的墨西哥小工支付十元以上的小费,还要向老板娘乞求同情。抬头看看朝气蓬勃的阳光,下了决心。进店买了五十磅装的“佛祖”牌大米,工人以手推车把袋子推到我面前,我弯腰扛起。在店员颇惊奇的目光下,扬长而去。

    
开始时还好,一个街区之后,重量老老实实地压在右肩膀上。我像昔年挑担一般,耸了耸身,让米袋更端正地坐着。兴冲冲地走,一路想着,这肩膀,已有多少年头弃置?早年在故土,肩膀的使用率该略胜于摇笔杆的手。-时代上山挑矿石,才十一岁,嫩肩膀被压歪了。上学这么多年,扁担几乎天天用,不是在学校劳动就是给家里挑水。到了当知青的年代,一天走数十里,到深山打柴,归途上一百多斤柴草,和肩膀的搏斗,每次都以肌肉红肿乃至溃烂收尾,痛苦至今刻骨铭心。正因了多年熬炼,二十多年一家大小移民美国,我挑一百多斤行李,健步踏过木板铺成的罗湖桥,只嫌步子不快,倒绝不在乎肩膀的重压。然后,是负重的青春之末端,以及整个辛劳的中年,及至垂垂老矣,却总也想不起,肩膀除了在自作的蹩脚诗篇《挑担还乡》中,“挑一根花旗松做的扁担”以外,还派过什么用场?

 
今天终于让以负重为己任的肩膀再次“上岗”,撂荒这么多年,说它胜任愉快是骗人的,我不但出了在旧金山算得甚为稀罕的汗,还皱起本已皱纹密布的眉头。痛,从肩胛骨漫开,我咬住牙根,疾步趱行。渐渐地,味出痛苦中的快意,它是一种酸性物质,从肌肉的深处,从骨骼的缝隙缓缓释放,让我获得解脱的轻松。我藉此晓得,苦行,自虐,并非毫无可取;一似贫穷与不幸,它们以独特的方式,开拓生命的宽度和深度。林清玄有专文发挥“受苦真好”的道理,即使从形而下的肉体感觉而言,这种熬炼也是值得歌颂的,只要不过激到摧残生命就行。

    
把米袋扔进车后箱时,轻松感与成就感莫可名状。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美國職場衆生相:“恐龍伯特”的故事 (一) 下一篇:陪女兒學中文記

相關文章:您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