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燒化學鯉魚的故事(一)

1994年我在纽约突然遇到了一个画家,后来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他就是这么一个会讲故事的人。他不仅讲自己也讲别人的故事,可能因为他是画家的缘故,他讲的事情总是有极强的画面感,他描述事件的环境使听者更容易联想。1995年6月20日他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也许是他真实的经历,而我想证明的就是刚才我说的,我能用最快也是最过瘾的速度把它写出来,就好象是我自己的经历。

    
当飞机降落在东京机场的时候,我脑子里所有的记忆依然是中国的,但日本的事物也就从飞机降落的一瞬间开始进行了记录。直到五年之后我来到美国才发现这刚刚过去的五年给了我很多的回忆,对比纽约的生活它们有许多共通的东西,也有不少是日本独有的。这些回忆在美国是一种继续,因为对一个中国人来讲都是可以称作为外国的。


我很随便地揪出一个回忆就可以让我的朋友们称奇的原因是我对事物的敏感以及冒险的精神。有人说我喜欢在纪律或法律的边上玩游戏,其实我做的时候是很认真的绝没有游戏的感觉,如果说刺激是一种游戏的性质,那么刺激要比游戏这个词组更准确。

    
我在日本所遭遇过的贫穷虽然并不长久,但那也是贫穷,而且当贫穷降临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它会持续多久,所以我像一个真正的穷人一样注意着超级市场里面的便宜货。

    
我发现了可以免费拿取的牛油和五个日元就能买一大包的面包头。面包抹牛油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呢?对我来说并不因为与日本人的对比而感到太多的委屈,因为我的记忆中还有国内的生活可以进行对比,所以说我并不为牛油抹面包头而感到太多的沮丧,但这绝不是长久之计。

    
后来,我发现了东京城内的人工河里的鲤鱼,那看来绝对是供观赏的有色鲤鱼,我在上海与杭州都看到过,尤其是在杭州,我曾对着花港观鱼的鱼群想到过人类抢食的结果也会是同样地踊跃。当有人把面包往水里扔的时候,我跑到一个僻静的人工河旁边,观察这些鲤鱼,它们都很肥硕,有许多超过了两尺,我想这么大的鱼如果在超级市场买的话每一条最起码要上万的日元,比我打工一天的工资还多。

    
我动脑筋地想如何能抓一条回家。我知道这是不能被人看见的,日本人如果看见我抓这些供观赏的鱼,第一会把我抓起来,第二会把我从这个国家赶走。但我是一个喜欢刺激的人,算命的人说我的性格就是命运,我觉得这事情干起来会有刺激,另外还能解饿和省钱。

相关阅读: 纽约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紅燒化學鯉魚的故事(二) 下一篇:在紐約地鐵聽“梁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