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加州之行(二)

风一样的JUDY

    
JUDY在电话中并没有确定她周三当晚会过来。她敲门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CHRISTINE跳了起来说:肯定是JUDY。我也忙扔掉手中的瓜子,起身相迎。JUDY一脸阳光的进来,像极了我以前相熟的一个专唱那英的专辑的女友。进门劈头一句:“久仰,久仰啊!”,说得我恨不得找个地缝去钻。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的人已经奔餐桌上的那盒西瓜仔-麦芽上周走的时候留下的。跟着进来的JUDY的先生,奔了另一包葵花仔而去,吃了半截,才想起问:“这瓜子能吃吗?”。CHRISTINE赶紧说:怎么不能吃啊?JUDY在那边接过话去:“不能吃你不都已经吃了吗?”我们哄堂大笑。JUDY总共停了没有三分钟。抓紧时间关怀了我一句:“都准备好了吗?明天什么时候上路?”我不知道这之前有过什么样的典故,CHRISTINE和YOUYOU又是捧腹大笑。想必这也是JUDY的一句经典,就像YOUYOU的“有什么所谓”和CHRISTINE的“你厉害”。难道真的都感觉出了“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味道吗?JUDY摔了摔头,留下一屋子爽朗的笑声风一样的飘走了。回想起来,我开始有些明白了,风一样的JUDY,也许正是CHRISTINE生命中的那个平衡点。难怪她们会那么默契。


CHRISTINE的痛苦

    
每当我问CHRISTINE和YOUYOU要不要睡的时候,他们总是一口同声地说:还早。而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对CHRISTINE来说,却是一天中最痛苦的时刻。我的起床时间,从5点,到6点,7点,一天天的也在往后延,然而,仍免不了是起得最早的人。所以理所当然的就该我煮早餐了。从第二天起,翻CHRISTINE的冰箱就已经像翻我自己的冰箱一样的顺手和习惯了,他们俩根本不拿我当客,我也更没必要拿自己当客一样的供着了。早餐摆上桌的时候,YOUYOU多半也已经漱洗完毕,然后就是最艰难的工作,叫醒CHRISTINE了。我总是很虚情假意地在CHRISTINE的耳边轻轻地叫:“CHRISTINE,起床了”,YOUYOU就在外面喊:“扯被子”。CHRISTINE条件反射地就去拉紧被子。起来后的-时间,CHRISTINE的脸上,永远是苦大仇深的表情,那也是那张灿烂的面容上最难得一见的惨状。不忍看的我,只能装做没看见。我希望,有一天,如果我可以重回SF,我可能再和CHRISTINE一起住,那时,我最大的心愿,是让她睡足一个懒觉,看到她,不再痛苦地醒来。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我的加州之行(三) 下一篇:我的加州之行(一)

相關文章:您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