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遊記--追夢的人們

晚上,旅馆服务员敲开了我的房门,告诉前台有我的朋友。


我知道,那是S及其家人。


S是我的大学同窗,我们已近10年没有见面。


2003年,S赴美求学,这次听说我要来美,S回复:“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那份欣喜,溢于言表。


来到大堂,一眼就认出了S,旁边风度翩翩的男子,就是他的先生,一对顽皮的稚童,自然是她的孩子。留美十年,S收获的不仅仅是学位和学术。


“这家宾馆很负责任,既不允许我们电话联系,也不告诉我们房号。”S微笑着,不急不躁。


“分别十年,你一点没变!”看着S,我感叹。


“彼此彼此!”S谦虚着。


他乡遇故知,真是人生一大喜!


我们找了一家�馆,边吃边聊。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四周灯光闪烁。


加州白天阳光灼热,晚上却凉风习习。


学生时代,S是我们班学习的佼佼者。大学一年级,很多同学通过了语言考试,就和英语说了“拜拜”,只有S和其他少数同学,每晚依然在教室里啃英语。


S喜欢钻研,我记得,当我们在操场、舞厅挥洒多余的能量时,她却参加了学校的科研兴趣小组,在实验室里研究GPS和遥感测量——对于我们来说,这有如“宇宙大爆炸”那些字眼,玄而又玄、高深莫测。


我们本科毕业,S继续求学深造,硕士毕业后,又到瑞典访学一年。不但学问更上一层楼,外语也学得呱呱叫。一次同学聚会,我把“Menu”读成“密牛”,S善意地纠正我:是“卖牛”,不是“密牛”,一时成为笑谈。


S英语巧陴`厚,从她的一些逸事中可以窥见:她给美国教授的信件文法流畅,以致美国教授不相信那出自中国人之手,为此专门打电话找中国教授核实。这事,我是和别人闲聊中得知的,忘了向S求证。


但我知道S办事认真,每次给我发电子邮件,她总用中文,而且语法严谨,文词恰当,这在我海外的朋友中并不多见——他们早已习惯英语的思维和写作,鲜用汉语。


进了�厅,S热情地为我们点了西孺M啤酒,我们一边享受美味,一边回忆陈年往事。


记得有一年在北京,S来我住地造访,我和紫楠煮鱼相待,S和她的研究生同学看紫楠做菜,眼里炯炯放光,不时发出“啊呀”的感叹声。这让我怀疑:她们似乎从未做过烹调,不然,为何会对一条生鱼变成熟鱼感到这般新奇!


我问S是否记得此事,S浅浅一笑,不置可否。


S的丈夫姓贾,和我同一省籍,我们很快就熟悉了起来。在交流中得知,他1991年毕业于南京某高校数学系,并在安徽靠近长江边的一座城市做事,后来只身赴美,与S邂逅于密歇根州。博士毕业后,俩人双栖双飞,在加州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


S和贾的经历是中国留学生的缩影,他们为了梦里的天地和梦里的憧憬,告别了故乡的人和故乡的土地,很多人至今没有机会再踏上故土。


S的一双孩子分别四岁和两岁,看着两个活泼好动的小天使,我禁不住想:没有别人的帮助,S哪有精力从事科研?


当然这是我的多虑。S早已不是看着活鱼不知如何是好的女硕士生了。在美国,她不但顺利完成了博士论文,而且成果得以在高水平学术刊物上发表。


不知不觉,时针已指向晚上十点,S回家还有半个小时车程,我们不得不说再见!


“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S说。


一个漂泊海外的游子,见到故乡的人,听到故乡的音,心情一定颇不平静吧。


我们相约,来年北京见面,续上我们未尽的话题。(老农  2012年8月9日)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好萊塢探秘(一) 下一篇:美國遊記--夢想的奇迹(二)

相關文章:您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