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博士改行記

据说,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当中,50%左右的留学生都是学生物的。在这些生物专业的留学生当中,有些人是国内本专业的科班出身。同时,也有很大的一部分人,毕业于国内的医学院。出国,让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临床专业,离开了救死扶伤的岗位。在美国,他们变成了整日和大大小小的试管打交道的研究人员。

  
不久前,我发现,我当年的博士班同学,几乎所有的男同学都改了行。剩下为数不多的女同学,只有少数人在公司做事,其它的几位,要么还留在学校做博士后,要么也在折腾着改行。

 
管中窥豹,由此看来,生物博士改行,并不是一件罕见的事情。

  
为什么会这样呢?

  
以我的学校为例,回首当年,在学校读书时,只顾享受衣食无忧的留学生活了,根本没特别注意到,在同学当中,读生物博士的美国人相对数量其实是很少的。

  
在我就读的学校,每天背着大书包往返于教室和实验室里的学生,60%以上都是咱们中国人。那时也没有仔细地想过,博士毕业以后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就是老美常说的CAREER GOAL(事业目标)。我们只是相信,只要一毕业,只要自己的手中握着世界上最高的学位证书,一切就会苦尽甜来。

  
可是,事情并不完全是这样。

  
不知道有多少毕业5年以上的生物博士,由于种种原因,他们一直滞留在学校里,年复一年地做着永久的博士后。他们不仅来自国内名校,他们的能力和学术水平也并不差。究其原因,僧多粥少大概是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不仅仅是我们这些中国留学生,即使是一些同类的美国博士,他们也不得不面临着同样的现实。

  
比起那些能够进公司或者做大学教授的生物博士精英们来说,这些长期滞留学校的博士们算是失败者吗?

 
这个问题好像很难回答。

  
一直在学校做科研的“老”博士们,其中也不乏优秀人才。成功,实在是需要取决于多种因素。是精力不够?是搞科研的兴趣不足?还是运气不好?总之,形形色色的原因,确实让他们难以走出大学的校门。于是,他们便成了美国教授永久的廉价劳动力。

    
在这些毕业多年依然在做着博士后的博士当中,有些人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有一些人,他们不仅在重新设计自己的职业,也在尝试着各种各样的职场新路。

  
也许是因为我曾经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也许是因为“物伤其类,兔死狐悲”,我从众多的博士们身上,似乎也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影子。特别是对那些和我一样需要抚育子女料理家庭操持家务的女博士们,我无法不对她们抱以更多地理解,从她们不懈努力的过程中,我也在试着搞清楚女博士们的出路到底何在?

  
做高中教师


NICOLE,上世纪80年代末期就到了美国,她是与我同校的学姐。在博士毕业8年后,NICOLE还在做着博士后。那时候对她来说,如果想在科研领域获得突破性的发展,已经很难了。

  
NICOLE讲,在那些迷茫的日子里,她几乎得了忧郁症。每天不仅工作不开心,回到家里也无法高兴起来。在痛下决心以后,她咬咬牙,终于又背起了大书包,重新回到了校园。她先是主修了一些教育方面的课程,然后顺利地通过了本州的教育证书考试,并在一所高中谋到了一份教职。

  
有一天,电话中传来了她笑语盈盈的声音:“我已经做了4年的高中老师,感觉特别好。和美国孩子和他们的家长打交道,可以更好地了解美国。我真后悔没早些从博士后中逃出来。前几天,有另外一位生物女博士还向我来打听如何通过教师证书考试呢。”

  
也许,想当美国园丁的生物博士,还是会大有人在的。

  
做护士

  
MARY博士毕业以后,勉强做了两年博士后。因为身份问题,一家人只好移民到加拿大。在辞职在家的日子里,MARY靠自学,通过了ORACLE DBA(DBA:工商管理博士)证书考试。在当地的一家公司,她做了两年的DBA。后来MARY被解雇了,她离开了加国,迁至西部一个大城市,在那里贷款改学护士专业。


经过几年苦读,现在的MARY已经拿到了护士执照,马上就会开始新的职业。我真心佩服MARY的这股学习劲头,出国都十年多了,她还这么有干劲。

  
不久前,她说了几句话,让我特别有感慨:“我虽然只做了两年的博士后,可我差点做出精神病来。现在我有时候还做梦,梦到老板给我的课题做不出来,自己在梦中瞎着急。”

  
搞科研是个需要不断创新的职业,如果课题进展不顺利,是挺让人头疼的。我真不知道,是否还有和MARY有过类似经历和心情的女博士们?

  
做中医师

  
有一位大姐,在美国老板手下做了几年的博士后之后,被晋升为大老板手下的一名小头头。

  
在美国实验室里,这样非独立的小教授有一定数量。提职以后,这位姐姐一直跟随着这位美国教授忙活,也着实过了几年做小老板的瘾。几年前,由于她的工作业绩没达到大老板的期望,她被解雇了——残酷吧!

  
这位学医出身的姐姐,在丢了饭碗以后努力玩命,开始准备考美国医生执照。但在学习期间,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实在吃不消,看书很费力,只好中途放弃了。后来,她到纽约修了些中医课,顺利地通过了本州的中医执照考试。

  
这位年近半百的大姐姐对我说:“我都一把年纪了,天天要抱个冰盒子,拿着小试管到处跑,还要看老板的眼色,心里真不好受。做个中医,至少工作环境会不错。”

  
看来,这位姐姐的后半生,真的要和小小银针打交道了。

  
做全职妈妈

  
Jane来美多年,她和老公一直在同一个实验室里读学位做博士后,追随同一位老板。他们两口子跟着这位老板,在美国的几个城市里闯荡过。

  
说实话,这位老板对他们两口子还是比较关照的。但是,自从Jane的老公开始申请美国住院医生以后,这位教授对他们的态度明显有了变化。

  
去年,Jane的老公在外州找到了住院医生位置,Jane和孩子则留在了本地。

  
Jane的老公身为这位老板手下的助理教授,他的文章大都发表在美国一流杂志上。学术水平之高,可谓是硕果累累。他的离去让这位老板不太开心。自从Jane的老公离开以后,这位老板常以课题经费不足为理由,暗示Jane应该辞职回家。

  
Jane几乎没有别的选择,最后只好回归家庭。于是,她从一位努力出科研成果的女博士,变成了和老公身居两地的全职妈妈。

  
Jane的老公原本希望今年再次参加考试可以重返这个城市,但最终失败,Jane一家只好迁到外州。

  
夫妻团聚以后,Jane还会上班吗?我心存疑惑。但Jane似乎很想得开:“我老公做上助理教授了都不干了,我放弃了又有什么值得可惜的呢。我可能会读书考美国医生执照。如果精力不够,还有可能玩玩房地产。反正不管做什么,我就是不想做研究了,真的是做够了博士后。”

  
这些女博士们的经历,让我无法不感慨,心里的滋味,也是五味俱全。我很敬佩那些家庭事业双丰收的女博士们,也深深理解那些暂时无法成功的女博士们。有道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些事业不顺的女博士们,如果能在其它的行业中,走出自己喜欢的职场新路,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吧。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我家的俄羅斯房客 下一篇:懂中文的聖誕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