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說英語

学习一门新语言,对孩子来讲是很容易的,可是对年近古稀的老人来说就难了。我父母来美已经8年,父亲至今只能说几个常用词。     

也许是因为住在加州,邻居都是中国人,电视有中文台,订了中文报纸,图书馆还可以借到中文书。出去吃饭有中餐馆,买菜有中国超市,所以英语在父亲的生活中并不是必需的。        

记得有一次,父亲在门前和一个警察交谈,吓坏了妈妈,急忙打电话给正在上班的姐姐,不知爸爸惹了什么祸。姐姐赶回来时,见他们俩比比划划,聊得起劲儿,爸爸说中文,警察说英文,各说各话,聊的却是一个话题。看到姐姐来了,爸爸用中文说:“这是我女儿。” 警察立刻说:“你爸爸真有意思。”姐姐也好奇,问道:“你懂中文?”警察大笑道:“我哪里懂中文,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交流。”     

但是当形势所迫,必须说英文时,父亲就有些应付不来了。姐姐是基督徒,她的婚礼是在教堂举行的。婚礼前一天,在教堂里有个预演。新娘、新郎、伴娘、伴郎、花童还有父母要练习如何踩着婚礼进行曲的节奏走到圣坛前,牧师要致词、主婚,唱诗班要唱祝福的歌曲。     

新娘父亲的角色是比较吃重的,他要引新娘到圣坛前,将新娘交与新郎,而且还要在牧师问:“谁做主将新娘嫁给新郎?”时起立说:“Yes, I do.”     

父亲将姐姐交给新郎后,坐到我身边,悄声说:“一会儿我站起来时,告诉我得说什么。”     

因为是预演,我决定开个玩笑。当牧师问完后,父亲站起来,我小声说:“No!”父亲随即放大了声音说:“No!”在场的人全都笑了,连严肃的美国牧师也笑道:“我知道,今天不是你嫁女的日子,你自然会说No,不过我希望明天我能得到肯定的答复,否则,”他指着新郎说,“你可就惨了。”     

于是父亲明白了我在捉弄他,不再相信我的提示,而另想窍门去记住这句话。“yes”他早就会说,所以不成问题,唯一的是“I do”总记不住,妈妈说:“‘I do’记成‘爱肚’不就成了。”一直苦于无计的父亲一听此言,顿开茅塞。     

第二天,父亲不让我坐在他身边,深怕我届时一捣乱,他会忘词儿。他坐在那里,将手捂在肚子上,紧张地等着他说台词的时刻。     

牧师终于说完了他的长篇大论,问了父亲一直等待的那句话。父亲急忙站起来,可是就在那瞬间,他还是忘了。妈妈在不远处,见父亲将求救的眼光抛向她,急忙指了指父亲,又用手拍拍肚子。父亲低头看到还捂在腹部的手,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说:“Yes, 爱胃。”现场没有人笑,婚礼顺利地进行下去。     

事后我们告诉爸爸他还是说错了,但是并不影响大局,因为牧师以为他说的是:“I will.”。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夫隨妻姓 加州新法開綠燈 下一篇:我在加州伯克利大學留學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