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海風和曆史的聲音(四)

接下来在剧院播放纪录片《敦刻尔克史诗》,只有4分钟,解说员说,当时谁也没想到,4年后,1944年6月6日,拉姆齐出任盟军海军主帅,指挥诺曼底登陆计划,从英国-欧洲大陆。当然,解说员说,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选择。

    
后来在展览馆楼上的“敦刻尔克展览”看见拉姆齐站在秘密地道上面某个阳台的大幅照片,就想,他的内心真像他的微笑那样平静吗,他有没有把握营救成功,直至反败为胜,有没有想过如果失败会有什么结果?

    
纪录片结束时是获救士兵搭上火车进入英国内地,纷纷从车窗探出身子,向站台上的摄影师使劲挥手,镜头定格在好几张欢欣雀跃的年轻的笑脸。

    
他们当初大约就是听着前一位“军中甜心”格蕾西·菲尔兹的歌曲踏上远征欧洲大陆的历程,那时战争刚刚开始,英国出兵援助法国,以为胜券在握,战争很快就会结束,没想到最后自己变成主战场,不得不孤军奋战。歌曲的名字叫做《挥手告别祝我好运吧》,就像那些笑脸一样欢欣雀跃。难得他们经历空前的大溃败之后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仍然可以保存同样的笑脸。

    
或者说是意志更加坚定的笑脸。随着英国突然卷入战争,多佛作为前沿阵地一夜成名,遭到德军狂轰滥炸。这里展出的英国《笨拙》杂志发表的一幅漫画就以多佛为主题,画的是两位衣着整齐的戴着礼帽的英国绅士在火车站等车,突然一枚炸弹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没抽烟斗的那位绅士低头看看表,说:“哦,这是7.55口径炸弹———来晚了,跟平常一样。”

    
他们真是临危不惧。难怪,即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不仅有丘吉尔的坚定誓言,拉姆齐的平静微笑,还有《笨拙》的俏皮漫画和维拉·琳的温柔歌声。

    
1942年,也是夏天,艾森豪威尔作为美国将军来到英国,还没熟悉伦敦的战时交通状况就让司机带他和他的副手去了一趟多佛,就是站在这里的白色峭壁之上,默默眺望远方迷雾后面的法国,眺望欧洲大陆,若有所思。他在想什么,是在为两年后或有朝一日的任何时候再作一次决战而进行“观察”吗?


白色峭壁依然面临连接英国和欧洲大陆的海上通道,多佛城堡依然迎风屹立,清冷海风吹过的早晨,这里依然可以听见历史的声音。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悲傷的國慶日 下一篇:聆聽海風和曆史的聲音(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