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所不知的另一個美國


一、世界上最大的毒品市场


几周以前,世界卫生组织发表的一份报告承认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费国。共有7200万美国人(占12岁以上美国人的34%)曾经某次服用过毒品; 41%的青年上中学时服用毒品,47%的预科学生服用毒品。62%的中学生去过贩卖毒品的中心,而2002年这一比例仅为44%; 预科学生28%去过贩毒中心,比3年前增加9%。8至12岁的儿童(100万)在他们的学校里看到贩卖毒品。美国人消费的可卡因占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一。


    

联合国检察毒品国际委员会两年前就说过,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法毒品市场。在美国毒品交易的利润每年高达800亿美元,当局仅没收了1%的毒品。每年有2万名美国人死于吸毒,有数万人被送进监狱。2001年4月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曾在国会说,“安第斯国家打击毒品生产特别是可卡因生产遇到困难的主要原因是在美国存在的巨大需求。本地区真正的问题并不是由本地区造成的:而是由在纽约的街头、在我们所有的大城市的街头发生的情况造成的”。


    

1999年3月,美国司法部前副部长豪登表示,在美国有毒品需求的时候,贩毒将继续存在:“如果不减少国内的毒品需求,在墨西哥和南方的其他国家就存在对生产我们消费的毒品的刺激”。1997年5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承认美国消费世界上所有的毒品的50%,而它只占世界人口的5%。1997年11月国家控制毒品政策办公室战略计划主任弗朗希斯?金尼宣布,美国没有能力阻止来自墨西哥的贩毒。“美国禁毒局局长托马斯?康斯坦丁承认如在美国没有销售的团体,贩毒集团就会被排除在贩毒交易之外……没有一个巨大的高水平的销售网络、运输人员、会计、通信专家和仓储人员,就不可能运作”。毒品交易的指挥从国外实施,如在卡利(哥伦比亚)、瓜达拉哈拉(墨西哥)或是莫斯科等城市。纽约有名的第五大道的摩天大楼附近黑人居住的哈莱姆居民区,经常看到带着针管的儿童和中学生,用这些针管可以注射任何种类的毒品,特别是所有的快克毒品,它比可卡因便宜许多。


    

佛罗里达不仅是一个非法毒品的天堂,而且也是用药物吸毒的天堂。由于在这个州不控制处方,在私人诊所里毒品作为药品像合法的药物一样起作用。很多人从全国经常到佛罗里达以这种方式吸毒。2006年在佛罗里达有2052人死于吸毒,比1996年增加一倍。


二、美国农业最赚钱的作物——大麻!


1999年12月美国禁毒“沙皇”麦卡夫承认在美国有的地区安全落入贩毒分子的手中,而不是警察手中,在那里大麻的种植者发出挑战或是贿赂警察:“我们看到我们实际上失去了对公共安全的控制,我们正在做的是收回控制。有的地方10至15人拥有AK-47步枪,在露天种植大麻,准备用武器保卫大麻地”。如在阿帕拉奇亚地区生产的大麻占美国产量的40%.那里的罢工指数达20%,家庭的收入水平是全国平均数的25%。2003年的广告中重复禁毒沙皇瓦特的揭露:墨西哥的贩毒分子越过国界在美国的土地上建立大麻种植园,由武装人员保卫,问题增多,人们担心危险增大。这些组织势力大,对墨西哥和美国都是严重的威胁,因为美国消费者的钱提供给这些贩毒分子。


    

美国驻哥伦比亚前大使卡曼表示,由于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麻生产国,已经不需要哥伦比亚的大麻。联合国控制毒品计划署在哥伦比亚的代表也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麻生产国。到2000年12月美国有7000个非法的毒品加工厂。美国每年生产358亿美元的大麻,成为国内最赚钱的作物,超过玉米和大豆。玉米的产值为230亿美元,大豆的产值为176亿美元。加利福尼亚州占全国大麻产量的三分之一。


三、贩毒是美国经济的又一个组成部分


    

在美国有30多万个组织和团伙靠控制毒品的交易生存。在休斯敦有169个贩毒组织和392个团伙。洛杉矶有158个销售毒品的组织和49个毒品生产厂。旧金山有120个大的团体、170个支持的团伙、240个犯罪团伙和22个洗钱的团伙。在纽约有529个大的组织和261个洗钱的团伙。在佛罗里达有232个组织。


    

意大利美洲黑社会包括4个家族,从事勒索、洗钱、诈骗、娼妓、贩毒、控制不同的专业部门、收取“保护费”和进行暗杀。它们主要集中在纽约、新泽西、芝加哥、波士顿。纽约是黑社会的中心,有800名组织起来的人员,一个团伙从1998年到2000年收入达到1400万美元。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中央情报局帮助黑社会控制西西里亚,作为对黑社会在过去的争斗中对美国的盟友支持的补偿。同时,中央情报局通过海洛因贩毒集团瓦解控制马塞拉港的共产党的工会。这两个组织(黑社会和贩毒集团)在50年代联合在一起控制世界上的海洛因市场,直到70年代。现在意大利黑社会在瓦解中,新的黑社会出现在俄罗斯和中国,还有亚洲和西班牙和团伙。


    

哥伦比亚的黑社会在美国有很长的历史。1999年8月美国驻哥伦比亚使馆发生了一个很突出的事件:使馆的反毒特工、陆军上校希特的妻子劳列定期从波哥大向纽约寄毒品包裹。至少美国使馆的8名官员受到调查。联合国检查毒品国际委员会称,哥伦比亚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卡因生产国,占世界市场的90%。毒品离开南美洲时每公斤售价仅200美元,运到墨西哥再从那里运到美国,大的毒品经销商每公斤付给1万美元。毒品通过公路和轮船运到美国。最近得知贩毒分子企图购买一艘俄罗斯的潜艇包括驾驶人员,将毒品从哥伦比亚运到美国的西海岸。
2000年6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公布了世界上最危险的贩毒分子的名单:6个墨西哥人、2个亚洲人、2个加勒比人、2个尼日利亚人,奇怪的是没有一个哥伦比亚人。哥伦比亚毒犯瓦斯科在接受《星期》周刊采访时说,哥伦比亚联合自卫组织(极右的准军事集团)利用墨西哥作为中转港口将毒品运到美国,以此资助哥伦比亚准军事集团的活动。美国和其他国家在哥伦比亚的反毒行动虽然掩盖了反对进步力量的活动,消灭传统的作物,却使农民破产,使他们的土地落到大有产者的手里。在哥伦比亚从1999年12月至2000年12月对6万公顷古柯作物(生产可卡因的主要原料)喷药,但是美国和联合国的卫星图片表明种植古柯的面积增加了16.2万公顷。药物破坏了亚马孙的生物多样性,破坏了农民的农作物,哥伦比亚南部和厄瓜多尔东北部数千贫穷的农民的家畜受到破坏。委内瑞拉前副总统兰赫尔揭露布什政府的高级官员卷入了这项交易,贩毒分子已经渗入金融系统,实际上美国的反毒政策已经失败,美国不仅缺乏道德的权威,而且在反对贩毒斗争的现实中它已失败,现在美国利用反毒斗争作为一面政治旗帜。


      

墨西哥的贩毒增加有利于通过边界进入美国。墨西哥的贩毒集团生产纯度高的海洛因,从1998年以来控制了海洛因的大部分交易。墨西哥只生产4.5吨可卡因供美国消费,哥伦比亚的可卡因产量达到600吨。很多时候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的贩毒集团是盟友,已经取代亚洲的团伙,后者的控制比例从90%降至28%.美国消费的可卡因(一年300吨)45%来自墨西哥。墨西哥的贩毒分子每年获利100亿美元,其中60亿美元用于贿赂墨西哥的官员和警察。每天有2吨多可卡因通过墨西哥和加勒比; 至少有30%运到美国。墨西哥政府不得不取消保护贩毒分子卡里略的国家打击毒品协会,建立一个新的反毒机构。运送毒品经过边界的人每次旅行收取1000美元。但是如果毒品被查获就没有收入,将受拷打或被杀害。2006年1月发现将毒品从墨西哥运到美国的一条地道,长60米,这是一周内查到的第三条地道。9月发现另一条长210米的地道。几年前美洲航空公司的职员被逮捕,他们是一个贩毒网络的成员。该网络利用航空公司在全美国销售毒品。


    

俄罗斯的黑社会也到了美国。据联邦调查局的消息,1999年12月公布俄罗斯黑社会资助美国纽约市长吉利阿尼的竞选运动46250美元,资助民主党参议员萨麦8000美元。1996年至1998年俄罗斯黑社会曾向共和党告别仪式捐赠,但数字没有公布。


    

可以推断有数百万美国人从毒品交易中领取“工资”。这个制度是如此腐败,如果消除贩毒将造成很多人失业,以至美国经济不能支撑。


    

另一方面,毒品美元洗钱的收入和黑色交易提供了美国支付结算赤字的大部分资金。现在美国的贸易赤字接近3000亿美元。没有“黑钱”,对外的结算完全不可能支撑下去,生活的水平将下降,美元失去价值,投资和贷款的资本将会萎缩,华盛顿将没有能力维持它的全球帝国。


四、毒品资助美国的对外政策


     

2006年9月,美国司法部的官员布隆威奇宣布开始调查中央情报局卷入用毒品美元资助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在老布什当政时中央情报局向美国的“贫民区”提供大量毒品和快克,用得到的钱资助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现在是布什开始为其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大量的资料表明老布什为建立一个贩卖武器和毒品的网络提供便利,以便支持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到1984年他们才正式停止收到美国的援助。贩毒分子熟悉的私人驾驶员秘密地向中美洲的反政府武装运去武器和弹药,然后从那里将毒品运回美国。


    

一个月以前,加利福尼亚的一家报纸也揭露中央情报局与贩毒的关系:指出中央情报局招募尼加拉瓜的贩毒分子筹集资金用于反政府的战争。美国当局对尼加拉瓜人以低价向洛杉矶黑帮团伙出售可卡因视而不见。1996年9月底,美国禁毒局前特工卡斯蒂利奥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他曾向禁毒局的总部发去报告,说反政府武装正用在美国出售毒品的钱为自己提供资金,美国大使曾向他表示美国当局知道这些情况,称“我的手被捆住,因为是白宫在运作”。他在报告中提供了从美国在萨尔瓦多依洛潘戈基地将毒品运到美国的航班的细节。很多时候驾驶员就是美国人,该基地是美国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的重要据点。卡斯蒂利奥收到威胁说,如果他继续揭露,他在禁毒局的职业将结束。杰克逊指出,在加利福尼亚贩卖毒品是由尼加拉瓜前流亡者布兰东指挥的,他在法庭上承认他和其他的流亡者1982年在洛杉矶的黑人区开始出售毒品,以资助尼加拉瓜的反革命分子。80年代布兰东平均每周寄出100公斤毒品。


    

1998年8月,恩里克杂志公布中央情报局在墨西哥机场降落,以便将毒品运到美国,用于资助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禁毒局前特工贝雷列斯说,反政府武装的人员将快克毒品送进美国黑人区,美军的飞机将毒品运到在佛罗里达的基地和塔克松北部。中央情报局的总视察员海兹对众议院的一个委员会说,中央情报局没有有效地切断与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的人员的关系,它喜欢卷入贩毒活动。没有采取措施消除人们的疑问。


     

古巴流亡者法孔1975年因贩毒在墨西哥被逮捕,称中央情报局帮助他在提华纳建立销售毒品的生意,每周销售额达到3600万美元。他在中央情报局的作用是将武器运送给中美洲的反卡斯特罗团体。“实际上中央情报局不仅是美国政府的一个间谍机构,而且是贩毒、颠覆、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国家恐怖主义的机构之一。是一个因腐败、犯罪堕落、因缺乏伦理原则而腐化的组织。当代最严重社会传染病之一是毒品消费的嗜好。在扩散恶习上中央情报局是决定性的,已经变成为比黑社会更加广泛的毒品销售网络。原因是中央情报局利用筹集的资金资助反革命、政变、在全世界进行暗杀”。中央情报局利用扩散毒品在黑人区的消费作为部族清洗的一种方式。这是一箭双雕:一方面资助反革命的游击战,另一方面使美国的黑人少数变得粗野和在吸毒中被消灭。它已使美国关押的200万犯人中一半以上是黑人,70%的女犯人是黑人。吸毒的严重传染病与中央情报局在第三世界进行的秘密战争同时进行。在60和70年代,海洛因的消费大幅度上升,美国在越南进行战争,中央情报局利用它在亚洲的特工支持澳大利亚的一家银行洗钱。


     

1978年开展大规模行动使伊比利亚美洲成为一个广大的生产毒品的殖民地。当时美国总统卡特任命三方委员会为美国银行与世界上最大的毒品银行同时运作或被它们吸纳奠定基础。卡特执政两年后,贩毒已成为佛罗里达最大的产业。60年代中大通曼哈顿银行的负责人洛克菲勒开始寻找黑社会的钱,花旗银行的国际个人银行家服务部门管理非法资金的流动,美洲银行资助意大利阿姆布罗西亚诺银行。1976年欧洲银行在华尔街设立机构,贩毒开始成为引起世界上最大的银行注意的交易。70年代初,中央情报局支持从老挝贩卖鸦片。在越南30万美国士兵吸食海洛因。在老挝和泰国毒品用美国航空公司的飞机运输,它是中央情报局伪装的一个公司,筹集的钱用于打击那些国家的民族解放运动。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生产海洛因的收入用于武装和组织反对苏联占领的组织。阿富汗贩毒的团伙是本?拉登和“基地”组织主要的盟友,后者是中央情报局的工具。


    

1978年在阿富汗发生了苏联支持的政变。海洛因的种植受到打击和取缔。结果海洛因的生产在东南亚迅速发展。在阿富汗反对政府的组织靠毒品资助,得到中央情报局的支持。现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入侵了阿富汗,这个国家再次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海洛因生产国。


    

在科索沃被认为是“自由战士”的阿尔巴尼亚族游击队残酷杀害妇女和儿童,在巴尔干进行种族清洗,它是中央情报局的活动臂膀。这些武装团体进行贩毒活动,用其收入搞颠覆。


    

1978年贩毒经济已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明确的官方政策。圭亚那前外长威尔斯说,一些国家希望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认可,以此打开其他国家和私人银行贷款的大门。但是该组织要求成功地执行它的计划。为了弥补支付结算的赤字,毒品是唯一能够满足这一条件的商品。在该组织干涉4年以后,牙买加人种植大麻的收入保守估计达到每年35亿美元,超过1980年的全部国内生产总值。



五、美国的金融系统建立在洗钱的基础上

 

全世界每年毒品美元洗钱的数量在5000-10000亿美元之间,其中3000-5000亿美元经过美国的银行。在美国这个数字中800亿美元来自毒品,洗钱活动主要在纽约、休斯敦、圣安东尼奥、埃尔帕索、洛杉矶和迈阿密。


另一个洗钱的地方是加勒比。在开曼群岛只3万人生活在那里,但是有500家银行和4万个公司(公司比人多)。在墨西哥、巴拿马、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秘鲁和乌拉圭等国也有洗钱活动。在全世界有2亿人做这个“生意”。毒品利润的98%到达毒品消费国,特别是美国和欧洲,而不是到生产者手里。以海洛因为例,1978年这项产品的产销量额为250亿美元,而当年世界上黄金和钻石的交易额只有120亿美元。可以说毒品的交易相当于世界贸易总额的20%.


  

  阿根廷法官巴格纳斯科说,大部分洗钱都经过美国,关于银行秘密在卢森堡和瑞士都公布姓名,但是美国说要保护客户的秘密。1997年在7700万份可疑的交易报告中只公布了580份。2000年10月,在总代理和大公司的代表举行的会议上讨论了毒品美元如何渗透到国家的经济基础的问题。1998年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瓦伦要求制定特别的法律,因为美国正在变成世界上来自犯罪的美元的仓库。


     

在墨西哥与美国的边界上,洗钱的数量相当于两国贸易额的10%:2000年贸易上升到2468.36亿美元,而洗钱(包括以前的数字)达到220亿美元。哥伦比亚在美国的采购45%的钱来自毒品。1996年检查了从纽约的银行汇款到哥伦比亚的情况。结果是在纽约生活着2.5万个哥伦比亚家庭,每个家庭平均收入2.7万美元; 但是每个家庭寄往哥伦比亚的钱平均每户3.2万美元,也就是8亿美元。通过银行的汇款每户1万美元,其余的通过私人机构汇出。美国的大公司和银行进行毒品美元的洗钱活动,毒品来自哥伦比亚。如花旗银行、大通曼哈顿银行、美洲银行以及福特等大公司。哥伦比亚的银行也参与洗钱活动。通过黑市的兑换所操作在美国的银行账户,这些公司的支出由贩毒赚来的钱支付。警方的消息说,美洲银行1998年通过电子交易洗钱2000万美元。1999年8月发现纽约银行洗钱4200万美元,黑社会在那里进行了1万笔交易。美国国会的调查透露,花旗银行向4名政治骗子提供了“服务”:萨里纳斯(墨西哥前总统的弟弟,8000至10000万美元)、萨达里(巴基斯坦前总理,4000多万美元)、邦戈(从1967年起加蓬独裁者,1.3亿多美元)、阿巴查(尼日利亚前独裁者阿巴查将军的儿子,1.1亿多美元)。

 
    

在所有的案子中,花旗银行都违反规则和政府的指令:不存客户的资料(检查他们的背景),不了解资金的来源,在资金来源国无视任何类型的罪行。相反,银行对有关国家抽走资金提供便利,建立虚构的公司,提供关键的名字,通过集中的帐户抽走资金,然后投资到合法的交易中或是购买国库券。在任何情况下银行都不进行相应的处理,根据法律银行有义务为保证不支持洗钱做必要的事情。但从来没有立案,也没有处理过任何银行的负责人。以至在银行的客户被逮捕以后,花旗银行还继续为其提供服务,包括转移秘密帐号的资金和提供贷款。花旗银行为墨西哥前总统萨里纳斯的兄弟劳尔洗钱2亿美元。在劳尔被逮捕和发现他用政府的资金进行大规模的洗钱以后,他在花旗银行的私人银行家埃里奥特对同事表示,“这件事情银行的最高层知道,最肥的鱼在流水中。我们在事件中是最倒霉的”。





中华之子     《一个你可能不知道的“美国”!》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美國超美的一號公路 下一篇:在Sedona觀奇景(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