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綠卡單身漢的自白(四)

我从来不屑于人们编造的那些故事,说那些伟大的人物从小就有救国济世的伟大抱负。我更相信矮个子的拿破仑、丑陋的林肯,发愤图强出人头地一定是源于为了向少年时崇拜的女人证明自己。大学的几年我从没有象读托福的那几个月一样地下功夫,一个人占据一间研究生朋友的宿舍挑灯夜搏。考完托福那天的感觉竟象马拉松到达终点一般的解脱。

  
为了庆贺“解放”,哥们儿找来几个低年级的小妞儿,在空荡荡的物理实验室里跳“贴面舞”。所有的灯都熄灭,只有一支蜡烛昏昏于角落。音乐是两面十几首邓丽君串联在一起,三十分钟连续不断的温情脉脉。跳到凌晨3、4点钟,最后一支蜡烛燃尽,屋里漆黑一团,不知道其它人在做着什么,只感觉怀中人细细的呼吸在加快,在耳鬓间挑逗着,我将她越搂越紧,终于用血盆大口盖上她的樱唇。

  
在“问彩云何处飞,让春风永追随”的靡靡之乐中,我感觉到N的嘴唇滚烫,竟如我一般饥渴。象远征于沙漠中的骆群偶然发现一弘清水,我们尽情地从彼此的身体里吸吮着滋润自己即将干枯的心田的甘露。我将嘴移开到她的耳边,正要低声介绍自己,她却说:“我知道你是谁,不就是经常夜里在操场上吼‘一无所有’的那一位?”

  
几天后我迎来了23岁生日,在我那研究生朋友的宿舍里开完生日Party人们陆续散去后,N留下来给我最后一个生日礼物。第二天早晨醒来时我发现身下床单上的血迹,鼻子里竟然一股酸楚的感动,眼泪几乎落在仍在熟睡的她光洁的身上。

  
那年,在我那些同学们统统涌向天安门“誓死捍卫广场”的日子里,我和N躲在空荡荡的校园里享受着“卿卿我我”的两人世界,不理会世界上正在发生着什么。直到有一天她告诉我已经两个月没来例假,脸色如土的我才跑出校园找到一个哥们儿的当护士的女朋友去解决问题。那天我和哥们儿坐在阜外医院门口那家小酒馆里愁眉苦脸地等待。我心如铅注,无心把盏。哥们儿的女朋友扶着N走进来时,我至今仍记得当时她眼圈红肿,步履飘忽的纤弱模样。做护士的在一边骂我不是个东西,都这么多天了才来找她,我毫无分辩的理由,那一刻脑子里轰然一声,觉得欠了N一辈子的债,不知如何还清。

  
我能理解我的上一代人过的多难的日子,也理解生活的艰辛使他们割舍了太多的自我。只可惜我从他们的身上,很少能得到有关婚姻的意义,不理解的是,在本来众多的枷锁中,为什么还要再加上一条,将自己紧紧缚住。如果说婚姻要彼此做出牺牲,家庭要为下一代而牺牲,那么已经牺牲了太多次的我们这一代人,好象已被再多的牺牲吓着了!我们因父母的下放而牺牲了童年的天伦之乐,因祖国的期望牺牲了自己的选择,为祀祭神坛上光环的存在牺牲了少年的诚实,为雷锋和张海迪们对人生目的的定义,牺牲了更具意义的自我探索。我们还要牺牲更多么?

 

几年前,在纽约和一个长我十岁的朋友喝酒时他讲起他婚姻的不幸,但为了孩子双方都别无选择。我实在忍不住了,甩给他一句:“我不懂,一个自己不幸福的人怎么带给身边的人欢乐!”我不相信,在孩子们面前日复一日的势同水火、指桑骂槐、摔盘砸碗是为了孩子的幸福?我宁愿接受人们的无可奈何是源于不愿将自己多年筑起的一座巢拆散,不愿否定自己前半生的辛苦,却为后半生埋下更多的苦涩。

  
总之,当我在大学宿舍里熄灯后的“卧谈会”上鼓吹独身主义和婚姻无用论时,其它人群起而将我攻之。在谁也不能驳倒对方的时候,一个哥们儿总结性地发言:

  
“你独身主义?咱们这帮人第一个结婚的就是你。”不幸而被他言中。更在意料之外的是,第一个离婚的也是我。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文化的碰撞 下一篇:一個綠卡單身漢的自白(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