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挂你啊,我的北京

定居美国9年了,从没有像近日这样对北京牵挂。不断传来有关SARS的新闻,昼夜充斥着耳鼓,令我寝食难安。


我生长在北京30多年,记忆中的春天总是同花红柳绿、和风细雨分不开的。然而,今春的北京却因猝不及防的SARS肆虐进入了特殊时期。


去年初春,我曾踏上返乡的路。事先在心中反复勾画的京城新貌,远不如我亲眼所见的更新更美。置身于林立的建筑、拓宽的道路之间,应称得上“老北京”的我,竟也会迷路。随着市貌的焕然一新,是市民们过上了舒心的日子,那种我们年幼时想要的包饺子、吃炖肉式的幸福,如今早已为孩子们看得淡之又淡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巨变让我欣喜,而那浓浓乡情又让我顿觉安慰。得知我归来,旧日的朋友、同事、邻居、同学排着队来与我欢聚畅谈,使我坐镇北京居然也品尝了半个中国的风味佳肴,直吃到临上飞机的前夜。表姐、侄女更是开车带我到处购物,让我硬是将两个超重的大箱子拖回了号称能买到世界上任何商品的纽约……

 
历历在目的北京城和北京情,让我回味无穷。所以,当这场震撼世界的SARS灾难降临在北京人身上时,我怎能不心痛?我开始翻看电话联络本,只要是北京的号码,就逐一打过去。

 
“谢谢你啊,我们全家都好,放心吧!”刘老师和蔼的声音,如同带我们读课文的时候一样,一点儿没变。

 
吕老师的回答就显得从容了。“老师,我是您的学生。”“哪一位?”“离您最远的。”“噢,是小屏吧?!”“对不起,我离您太远,什么忙都帮不上。”“不!有你的这声问候就什么都有了。”

 
在我众多的朋友中,最让我担心的是自力,他是一家外企的地区经理,连日来无生意可谈,业绩上不去,到外地出差吧,人家个个不愿见他,他上火又无奈。而他那当医生的妻子正随时准备上阵与SARS争夺病人。我能体会他所承受的压力,也能感觉互道珍重时他甚至流露出的几分悲壮。

 
打电话给小佟时,我觉得她的声调怪怪的。“是我,听不出来了?我戴着口罩呢。”她说。

  
短短半个月,我打爆了数十张电话卡。虽然我的家人都在我身边,可我有着对更多亲人无尽的思念。听到至爱亲朋的平安信息,我心稍有所安。我曾无数次在暗夜里祈祷,也曾无数次闭上双眼,希望SARS这场噩梦早些过去,如此险关拦在北京人面前,我深知故乡的人们定会众志成城、团结奋战而最终跨越!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美國餐館一日 下一篇:我的外貿工作的小小感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