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攀岩記(三)

整个晚上我都在翻来覆去,处在半梦半醒之间。一直以为自己在上网,在同言上和某人在对侃,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废话,一翻身又醒了,月光当头,亮若白昼。这里连移动电话都打不出去,更别说什么上网电脑了。这样直折腾到后半夜才睡了一会儿。

  
天还没亮我们就挣扎着起来了。攀岩路线象单轨马路,不能超车,为了不让速度慢的人妨碍到我们的进程,一定要赶在头一个出发。

  
我的头还是疼的,身体感觉比昨天更虚弱。甚至连眼睛都对不了焦,朦朦胧胧的,象在水底看东西。水壶里的水结了冰,捣鼓了半天才喝到了点儿水,就这么迷迷糊糊地出发了。居然已经有人在我们前面,还好发现他们走的是另一条登山路线。

  
这条攀岩路线全程分14段,开始的几段甚至不用保护绳,手脚并用就可以爬上去了。等我们开始用绳索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视力不再模糊,吃了点能量棒,体能也恢复了一些。因为攀岩时海拔提升得更快,高山反应更剧烈了,因此这条路线虽然难度很低,爬起来无需什么高超的攀岩技巧,却仍然很困难,我的感觉是宁可在海拔低的地方爬高难度路线。

  
攀岩是技巧和勇气的结合,在征服难度和畏惧的过程中可以得到成就感,所谓“经典路线”理应给人这种享受,然而这条路线除了让人气喘如牛、芳心乱跳、头疼欲裂之外,几乎毫无快意可言。全程路线蜿蜒不已,我在下面牵绳索,上面小依已经完全不见踪影,看不见他要往哪个方向攀,也看不见他的保护栓设在哪里,手里牵着一根不知道伸往何方,又系在何处的绳索,站在万丈深渊的岩壁上,是一种很恐怖的感觉。

  
恐怖和畏惧是不同的。攀了这么多次岩,我已渐渐克服了对高度的畏惧,但是这种非理性的、近乎孤独的恐惧,是无法克服的。

  
小时候有一次生病发高烧,一睡着便做恶梦。梦见自己在吃力地爬一座巨山,都是大块大块的岩石,一块块地爬上去,永无尽头。旁边一个人也没有。不可能退,只有继续汗流胛背地爬,爬,爬......这个梦境太过具体,一直记得,没想到竟成了现实。高山反应的症状和发高烧也很相似。

  
然而也许正是因为高山反应引起的身体不适太过强烈,才使心理上的不适退居于次要地位。如果精神上先被打败了,身体机能哪怕再强健,也会在一瞬间崩溃。

  
路线中有一段是象“人”字的右撇,有可以踩住脚的石沿,但却是完全悬空的,一失足可以笔直地摔到山底,五、六千英尺的垂直高度,底下没有积雪,摔下去连缓冲层都没有,只怕就那么脆生生地摔得四分五裂,会死得很难看。这就是整条路线最著名的“Sudden Drop Exposure". 我看着小依先过去的时候,真是心惊肉跳。自己走的时候倒麻木了,颇在那里欣赏了一番风景,也没啥好看的,就是些光秃秃的山头------从最高峰看下去,其它山都变成山头了。

  
攀到中午,连攀岩痴如小依都泄了气。他说以后再不来这种地方了,根本不算攀岩,一点儿乐趣也没有,只求能快快到达那天杀的顶峰,找到下山路线的起点。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美國攀岩記(四) 下一篇:美國攀岩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