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攀岩記(六)

我躺在救护室的时候,有好几个医护人员来看我,都说他们也爬过Mt Whitney,听说我是到了顶峰后才出的事故,都说,at least you made it to the top!可是没人告诉我谁是我的医生。

  
后来有个亚洲的年轻医生,也声称上个礼拜刚攀过Mt Whitney的,和一群人走进来,给我打了麻药,在我右胸开了个口子,塞进一根筷子粗的胸管,用来抽漏进胸腔的空气。抽了半天发现没抽出什么来,就换了根拇指粗的管子塞进去,虽然打了麻药,还是疼得我死去活来。(可惜那管子不是淡紫色的。)

  
我在医院里躺了两天三夜,那根管子一直在抽气,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气可抽。整个人完全不能动弹,一动就牵动那根管子,疼得要死,简直就是宫廷酷刑。也不给我吃东西,三餐都是流质。有一包东西完全就是快食面汤料,给你一杯热水冲了喝,太离谱了。

  
第三天早晨,主治医生大人,也就是那个肺部专家,终于发现了我和我的管子,同意让我出院。只见他拉住管子,叫我咳嗽一声,趁我咳嗽的当儿飞快地把管子拔出来,又在创口处贴上许多层胶布,并嘱咐我不可漏气进去。 (后来我好久不敢抽烟,怕烟会从那里冒出来)

  
没有了管子的我叫了一份真正的食物,吃了几天来的第一顿饭。吃完饭,小依就来接我了。

  
第二天就去上班了。说是上班,其实是想上网玩同言。反正动动手指就可以了。

  
又过了几天,发现锁骨长歪了,去看医生,他说很正常。小依的朋友也说现在骨医界流行自然,骨头爱长什么样就让它长什么样。

  
经过几个星期的思想演变,我也逐渐接受了自己变成残疾人的事实,并公开发表了“身残志不残”的豪迈宣言。

  
这就是我最近一次差点儿死翘翘并成为残疾人的经过。

  
(噫,我觉得这篇文章可以该名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了。)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美國華裔文學:舊矛盾與新困惑 下一篇:美國攀岩記(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