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聚在華盛頓


从旧金山到达拉斯,从达拉斯到华盛顿,这段横跨美洲大陆的行程遥远而漫长,当我们到达华盛顿郊区的阿灵顿时,已是当地晚上9点半。我们已在路上12个小时。不过,假若生活在十八世纪,这也许需要几个月。难怪有人感叹:我们这个时代,灵魂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我们的脚步。





Z已先来一步,当我们见面时,大家都有些难以置信,一切恍然如梦。毕竟,几天前,我们还隔着一个大洋,其间的距离超过1万公里。



Z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



“19年没有见面啦!”大家感叹着。



19年,一个懵懂的婴儿可以长成明白事理的青年,一棵柔弱的幼苗可以长成枝繁叶茂的大树。大学毕业,Z和我留在了同一座城市,当时我们都认为,来日方长,见面机会多多,但是,最有机会见面的人们,竟然再也未曾谋面。世事真是难以预料!时间在流逝,把我们从过去带到现在,再带往未来。我们曾经是欢蹦乱跳的青年,现如今却走进了中年,虽然豪情还在、梦想还在,但岁月无声,我们的额头已添皱纹,我们的鬓脚已经微霜。





Z住在北卡罗纳州,此次特意驱车5个小时,到华盛顿与我们会合,同来的有她12岁的女儿丽丽、4岁的儿子来来,还有邻居的母女俩。



“我给你们准备了黄瓜、榨菜和西红柿。”仿佛变戏法似的,Z从宾馆的冰箱里取出了一堆蔬菜。



“你怎么知道我们需要这些?”紫楠有些惊讶。



“我特意打电话到北京,咨询了我的妈妈。” Z有些得意,“这些食物准对北京人的胃口。”



“你们饿了吧?我已叫了外卖。”我们的确饿了。


Z还是那么善解人意,那么乐于助人,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学生时代的一些往事。

大学同学中,Z是惟一的北京城区人。所以,我们外出活动时,总喜欢向她请教,但出乎意料,她原来是个“灯下黑”,对北京的风景似乎并不熟悉,许多名胜古迹,她压根儿就没去过。不过,和所有北京本地人一样,Z慷慨大方,热心公益。一次,我们班组织游览天安门广场,她主动帮我们带路,遗憾的是,我们介绍信所写人数比实际人数少了1名(那时进入广场须有学校的介绍信),Z主动留在了广场外,把机会让给了我们这些外省人。——这事已经过去多年,却从未淡出我的脑海。后来,一名同学得了重病,急需住院治疗,而北京的医院住房紧张。正当我们无计可施时,Z主动邀我到北京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找到了她在那里担任护士长的表姐,在她的努力下,患病的同学住进了医院,一个月后,身体恢复了健康。大学毕业后,Z随丈夫到美国学习和工作,足迹踏过密歇根、波斯顿等地,最后全家定居在北卡罗纳州。旅美初期,Z靠打工维持生计,并完成了计算机硕士专业。来到北卡后,Z主要负责照顾家庭,有时也做些与计算机相关的项目,Z的丈夫则在一所大学任终身教授,全身心投入教学科研之中,全家过着宁静恬淡的生活。美国的暑假长达三个月,每年暑期,Z都要带孩子外出旅行。在所有的旅游胜地中。Z十分推崇华盛顿特区,对这里的国家博物馆赞不绝口。在她的建议下,我们把华盛顿纳入了自己的旅行计划,并相约在这里见面。



按照计划,我们7月24日晚上飞抵华盛顿,并在这里停留两天,然后再乘火车前往费城。



Z为我们的行程作了详细规划:第一天上午游览白宫,林肯纪念堂,二战纪念碑,中午到唐人街享受中国美味,下午游览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第二天上午游览美国航天航空博物馆,中午在博物馆就餐,下午游览美国国家艺术馆。



有Z做伴,我们的华盛顿之旅轻松而惬意,我们一边欣赏美景,一边回忆大学四年的美好时光,或交流别后的学习、生活和工作。Z在给我们作向导的同时,还要抽出精力照顾两个未成年的儿女,辛苦程度可想而知,但她却总是乐呵呵的,对她来说,生活就是“美好”的代名词。



两天的时间倏忽而过,很快就到了分手的时刻。7月26日晚上,我们三家8口人聚在一起,开始我们此行最后的晚餐。没有美酒,没有歌舞,桌子上只有Z简单加工过的熟食,但大家都很开心,毕竟,我们一起在华盛顿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们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再相聚。






腊山老农       《美国游记(10):相聚华盛顿》


相关阅读: 华盛顿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遇見白宮和國會山 下一篇:夏日遊舊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