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見聞:住宿




(上图为在华盛顿住的温馨小酒店)

 

根据穷游原则,本次旅游没有订标准间。事实上,纽约的标准间有点住不起,根据携程上的价程,差的是1、2000人民币一晚起,好的5000人民币也封不了顶。于是飞熊决定在网上订那种100美元以下的青年公寓。在纽约要的是单间,70美金一晚。而华盛顿干脆订了个四人间的一个铺,40美金一晚。

 

纽约的丽晶大酒店

 

到达纽约是下午4点过,没想到登上轻轨后,天竟慢慢黑下来了。原来在冬日的纽约,5点过就会天黑,与北京颇有点类似。

 

幸好,纽约还是挺繁华的,出了地铁后一点都不害怕。由于一路上在熟读地图,上到地面之后只看了两个路牌,只觉得GPS系统在大脑中开始启动——脚踏纽约不到三分钟就有了方向感——于是飞熊直奔酒店的方向而去。

 

惊奇的是,发现一路上都是中文名的商店,原来自己订的酒店正好在唐人街。这个地方是来过纽约的一个朋友推荐的。本来他推荐另一个地方,但客满才找了这个地方。由于提的行李很重(一个25公斤的拉杆箱,一个8公斤的背包,一个3公斤的箱机包),到预订的旅馆时感觉累死了。

 

一看,没电梯,“大堂”设在二楼(因为一楼出租当铺面了)。一想,在国内也不是第一次住经济酒店了,像如家、枫速8等都住过,虽然都是旧楼改的,但至少得加一部电梯啊!不然怎么住。没办法,人生地不熟,忍了。于是拖拉着30多公斤的行李来到二楼。

 

一个华人老伯在“前台”——实际上像一个医院的挂号间,老伯坐在里面通过一个小口与外面对话——一定是怕打劫吧?把预订单递上去,又把护照递上去。对方开始讲中文:“咦,没有呢?……哦,你订的这间在对门那个酒店”,老伯递给我一个地址。“不会吧,我在网上订的时候是这个地址啊!”我怕了,怕的是还得提着行李下楼再上楼。“因为我们这两家是一起的。”——联营倒卖客人是华人经济的特有现象,在纽约的唐人街也不例外。——当然,这最大限度提高了客房的利用率,也为低价提供了保证。

 

没办法,只好拖着30多公斤的行李下楼到对面,的确不远,不过又得提行李上楼。飞熊不愧为是飞熊,居然也不用歇就能把30多公斤的行李拖来拖去。

 

我想这次再让我换地方的话我就睡大堂了。还好不用换。“前台”是个老太太,应该是老伯的太太吧?用普通话给我算清了帐——除了网上的价钱,还加了一堆税金。然后方落了卡,给了钥匙,再上了一层楼才算踏实下来。

 

房间又小又旧——一张一米四的“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