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遊記

出国后一直好忙,都搁浅了自己喜欢的文字游戏。今天偶尔去母校的bbs上,发现邮箱已经爆满,收到了满满的祝福。久违的师兄也想我了,他幻想着问我,"北美的阳光是不是真的很温柔呢?" 我回答他,是的。我没有告诉他,只是在我遇到E之后。

    
刚到Edmonton的时侯,我们学校对国际学生很好,不仅报销飞机票,还把我们安排到了downtown的一个高层旅店。当时和我一起乘飞机来的,只有老刘哥一个人,因为别人早就到了,只有我们晚到。我看到老刘哥,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他也像照顾小妹妹一样照顾我。我这个人胆子很小,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很恐慌,总和他寸步不离。搞得老外同学们都说,这个中国来的小女孩怎么嫁给这么成熟的一个人。他们之间还互相说,你看这个人块头多大,你可不能招惹他的wife。这还是我后来听E说的,弄得我哭笑不得。就因为我们很自然的苦命相怜,我也很自然的跟着他去他的房间吃饭。


正在吃到了北美的第一顿饭的时侯,他的roommate回来了。一个个头不高,身材结实,相貌清秀的中国男孩。我刚到加拿大觉得真是荒无人烟啊,老外都很少见到,别说中国人了。于是我立刻很happy的准备跟他说话。没想到这小子一张口就开始说流利的英语,连普通话都不会说。然后,只好客气的用英语打了个招呼,他就匆匆忙忙走了。然后,老刘哥说,这家伙是个香蕉。“What? 什么是香蕉?”别笑我土,我真不知道。就是外黄内白呗。了解。

    
我爱Calgary,他的家。

    
这个学校的研究生入学很麻烦。录取了你,给你奖学金,但是还要你考试,就是考大学学过地所有的专业知识。在考过了一箩筐的入学考试之后,终于可以开始上课了。我们专业的中国人还蛮多,而且都坐到前排。我进入教室的时侯,人已经基本到齐了,我的眼睛滴溜滴溜的搜寻着空桌,这时我又看到了坐在一堆老外中间的他。老刘哥告诉我他叫E,可是我却叫他“老刘哥的同居密友”。我扭头轻声地对老刘哥说,“你的同居密友也在啊!”因为我不喜欢不会使用祖国语言的人,也就是香蕉,所以我们都不愿意和他讲话。于是我们就在一个教室里上了4个月的课,却没有说过一个Hi字。

    
转眼放了圣诞假,老刘哥不堪重负重新回到了祖国怀抱。我,则孤苦伶仃的留在这个我并不喜欢的地方继续努力。平时的课程本来就重,加上我的变态的马来西亚老roommate,三天两头欺负我。想想当年的我真是柔弱啊,居然无力-。

    
爸爸在中学当老师的时候曾经教过一个学生,虽然没有教过什么诸如数理化语文外语这样重要的课,但是家里人还是为了不让我觉得孤独为我联系到了这个叔叔。圣诞放一周假,叔叔全家热情的邀请我去他家,Edmonton南部的一个城市,Calgary. 好巧啊,E的家也在那个城市。Edmonton已经以寒冷著称了,2003年的冬天windchill达到过摄氏-50度。我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地方,这下我真的太开心了。可以离开这个寒冷的地方,可以离开我那个变态的roommate。

    
这两座城市虽然在地图上离得很近,可是开车走高速也还要3个多小时。中午时分走,到了Calgary已经可以看到晚霞了。夕阳红色的晚霞给卡城镀上了一层暖色,让我感到了寒冬中的温暖。我很想信第一印象,就是这样,我就喜欢上了Calgary。到了叔叔家里,温暖的不止是空气,我像是回到了中国自己的家。从这之后,每次想到或者说到卡城,我潜意识里的都是家的感觉。 尽管今年圣诞去叔叔家,Calgary和Edmonton对我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反差,但是Calgary仍然是我最爱的加拿大城市。

    
对面的女孩。

    
第二个学期,我进了我们系最有名的教授D的研究组。同一个课题的还有系里的另外一个年轻教授T,我们都可以说是一个大组的。本科时,我同一个实验室的研究生师姐的老公,也就是我的师兄,在T的组里,我也有一些关系很好的中国同学加入了T的研究组。而我却在那里偶然的发现了E,这个家伙简直无处不在啊。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留學美國:有條理而愉快的一天 下一篇:旅美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