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實習獵頭

一个多月前,联合国召开成立60周年峰会,100多个国家的首脑云集,全球2500多家媒体进行报道。峰会第一天,李书路凌晨4点就起床,搭乘纽约的通宵地铁到联合国大厦,为CCTV的转播活动进行全程协助。

  
李书路是一名联合国实习生,这次峰会上的工作,只是她实习中的一个小插曲。

    
她也是一名上海女生,去年从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毕业后,进入牛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今年8月开始,她以牛津研究生的身份,前往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暑期实习生项目。

    
本报记者连线了目前正在联合国实习的李书路,听她讲述世界上“最高级”的实习经历。

    
1、录取:意外被拒签


今年6月的一天,我刚在牛津完成了两门很大的考试,累得不行。正在自己的小屋里“喘息”,突然,电话铃声大作,一位女士操着法国口音的英文:“我们是联合国,收到了你的网上申请,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其他安排?”“没有,我可以马上来实习!”

    
又过了10多天,我拿到了正式的Offer,实习部门是HR(人力资源)部,时间从8月到11月。

    
7月,去伦敦的美国大使馆办签证,结果被拒签了!理由是我的社会学背景和HR工作没关系。真是晴天霹雳———第二次签证时间已约到9月,超过合约时间一个月了!大使馆在最热闹的牛津街上,我却一个人躲进电话亭里,给上海家里打电话,哭了。

    
回到住处,我冷静下来,马上写了三封Email。第一封写给美国大使,申诉我的遭遇;第二封写给中国大使馆求助;第三封写给联合国说明情况,希望他们给我一个月时间解决签证问题。

    
三封信果然有用!联合国居然特地帮我发传真给美国使馆,表示非常支持我。很快,我就接到美国使馆的“紧急约见”通知。8月8日我去重新签证,对方没有询问我任何问题,就通过了!

    
离开伦敦的前一天,我又接到中国使馆的电话,表扬我处理得好……

    
2、初印象:水都没得喝

    
8月19日抵达纽约,22日第一天上班。

    
来接我的是位德国实习生,身份是“实习生协调员”。之前,我已经把表格传真给联合国,所以-件很顺利。倒是见识了联合国安检通道的厉害,背包和外衣自然要检查,男士的皮带、女士盘起的长发也要查个仔细。据说,有人嫌麻烦,干脆每天披头散发进大楼,然后再整理。

    
第一天其实很“失望”。HR部在24楼,到了办公室,我又热又渴,但连水也没喝到一杯———后来发现,在这里,见了面都是直接谈公事,没有人先泡杯茶。

    
虽然联合国的工作语言是英语和法语,但在HR部门,对语言要求很高,外语人才从丹麦语到柬埔寨语,无所不包。有一次,遇到一个巴西求职者,我讲英文,对方听不懂,同事跟他开西班牙语,他还是继续讲葡萄牙语。偏偏我们部门没人会葡萄牙语!正发愁时,得知这位巴西人在法国念过书,同事操起电话就 “BonJour!(法语,“你好”的意思)”。看来,我还得多学一门语言“防身”才是。

    
这里的人工作起来也非常“疯狂”。比如我的上司约翰,他是瑞典人,我一度怀疑他根本就是住在办公室里的,每天早上9点,我到办公室时他就在了,晚上我走时,他总还没有离开。终于有一天,我要加班到晚上8点,7点50分,他先走了。我对他笑:“终于有一天看见你离开办公室了!”

    
3、工作:特殊的“猎头”

    
HR部门就像是联合国的“猎头”部门,每年的国际公务员考试(NCE)就是我们部完成的。考试通过的申请者就会进入我们的花名册。如果有合适职位,我们就会把相关简历发给各部门,一旦录用,就由我们部发Offer。

    
我现在就是“NCE Team”里的一员,日常工作是和这些申请者联系,回答各种各样的疑问。

    
有个27岁的巴西女孩,我给她发的Offer,她收到后高兴坏了———录取者从各国搬来,联合国提供搬家费和补贴,如果录取者有 Dependants(家眷,限于配偶和孩子),还有额外补助。谁知道,巴西女孩说,她的Dependants是爸爸和姐姐!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离开祖国,所以他们陪她来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这太让人为难了!我只好咨询我们的签证部门,果然,这样做是不合规矩的,她的爸爸和姐姐只能以旅行身份短期入境,而不能作为Dependants和她一起在纽约生活。

    
严格归严格,也有些地方,我们很人性化。一位意大利同事告诉我,曾经有位申请者,小孩得了重病,只有在美国才看得好,所以他非常需要在联合国的工作机会,这样就可以救他的孩子,我的同事千方百计帮他在纽约找到了职位。

    
联合国每年招人时,各国驻联合国代表处都会“使劲”,好为本国公民多争取一些就职机会。很多申请者在名单上已经有10年多了,其中的一些甚至已经失去了联络,但我们不能随便把他们从名单上拉下来,那样做就损害了他代表的国家的利益。

    
所以,我们这些猎头,“顾忌”比一般猎头公司或者人事部门多得多。

    
4、生活:替安南收快件?

    
联合国的实习合同上交代得很清楚,联合国不负责实习生的食宿,也不提供任何报酬。

    
上班要自己置备好正装,听说,安理会的男实习生因为没穿西装,被赶回去了;去餐厅吃饭得自己掏钱,好在联合国的食物是免税的;实习生惟一能得到的“优惠”,是去37楼的健身中心学跳探戈和Salsa,每堂课只要5美元,是普通职员的对折价。

    
比起这些“鸡毛蒜皮”,联合国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我们的实习生证件,除了不能去顶层38楼安南的办公室,平时可以在整幢大厦里畅通无阻。我们可以旁听所有会议,包括安理会和常任理事国大会,我曾亲眼看到一位“小国”领导人“翻矛枪”——“凭什么布什发言时间可以那么长,我就只能说5分钟?”

    
想见安南也不是没可能,比如在餐厅吃饭时。还有一日,办公室大部队都去开会,只剩我一个人留守。突然来了个送信的人,让我签收快件,仔细一看,乖乖,“To Kofi Annan.”安南的信什么时候轮到我签收啊?赶紧翻包找支挺刮的签名笔吧,一抬头,连送信人的影子也看不见了,只听见一句话:“不好意思,搞错了。”

    
但在联合国实习,最开心的是可以和各国实习生成为好朋友,我们常常相约去中餐馆,或者一起品尝珍珠奶茶。现在中国实习生还不多,而我是24楼惟一一名中国实习生。

    
有一天,一位上司问我来自哪里,我说中国,他说,以前很少有中国实习生。

    
“以后会越来越多的。”我笑着说。

    
联合国总部实习生项目

    
这是联合国的暑期实习项目,面向全球各地的在读研究生开放,对专业没有限制。被录取的实习生可以在


纽约的联合国秘书处大厦进行实习。

    
申请可以在网上下载表格,填写简历和实习部门志愿。据李书路介绍,表格内容是联合国决定是否录用一名实习生的主要依据,并不会进行特别的考试。

    
申请2006年暑期实习的截止日期是2006年1月27日,但因为临近截止日期时,申请表格数量会激增,所以强烈推荐尽早申请。李书路说,她的实习申请,早在去年9月已在网上提交但需要提醒的是,在联合国实习和进-合国工作没有任何关联。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離美的最大理由 下一篇:我在美國做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