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遊記

经过了几千里跋涉,终于从德州来到了加洲,开始我电子音乐的苦旅。要说这苦,那可真不含糊,一上来就是一个当头棒喝,弄得我三天没吃出甜味来。先跟大家说说我的灰狗历程。

    
灰狗是美国在各主要城市间的长途交通系统,状似公车,在高速路上进行,不分昼夜,由于价格便宜,乘坐者多为与我一样的穷人。这次是我第一次作灰狗,虽然对其恶名我是早有耳闻,但是亲身经历果然没让我失望。首先是晚点,晚了五个小时,害的接我的朋友白等;然后是累,换车时得自己自己扛行李,那五个大包裹,每个都有50来斤,扛的我是一步三回头,冷汗,青筋,哈拉子流了一地。

  
再往后是黑,跟我同座的是个墨西哥人,眼睁睁的偷我前座女孩儿的手包,别看他样貌憨傻,实则更傻,动手的时候不住用眼睛瞟我,逼的我不得不装睡,一番心理挣扎之后,我暗暗用脚狠蹬她的椅子,将其搞醒,才没让丑行得逞,最后在Phoenix我们终于分道扬镳,可惜临分手前还是被他0了至少两次冷饮,最后还请了另一个黑人女孩一顿午饭(没办法,当时我不知道下一辆车该从哪个门口进,被她讹了一道);再其后是困,俩晚上从来没睡好过。

    
同行的一个墨西哥女人,带了8个自己的儿女,整个旅程就是在哭喊与争吵中度过的,那帮孩子互相掐起来都是玩真的,一个个剑拔弩张,招术是层出不穷。那当0在旁边看着,非常沉着,一边儿磕瓜子儿一边儿从一骂到八,只动口不动手;最后我的倒霉之路在跟墨西哥交界的城市EL PASO到了热潮。在那里我们因为之前班次的晚点而不得不干等了5个小时。此时来了几个边防警察,穿着制服,要求检查我的身份。然后打电话查询后,声称我已经不在INS的名单里,属于非法停留,我按照法律要把我扣留在移民所里,直到有进一步的证据显示我可合法滞留为止,否则只好驱逐出境。

    
最后我都忘了他们是怎么把我放了的了,记忆里一片空白,只有当天下午热的流油儿的大太阳,和我冷的象结了冰般的心情。

    
好歹到了三藩(旧金山),新生活来的突然,"逛汲"一下撞过来,是青红皂白,五味杂陈。还没醒过神儿这新鲜劲儿可就泛黄了。现在住在Berkeley,跟当地的中国学生大概有那么20个人挤在一个别墅里。有时候在过道儿上伸个懒腰,一不小心就能把别人从床上给杵下来,绝无隐私可言。刚来第二天就开始打工了,在一个离住地几十哩以外的华人数学学校打杂,每天在路上花四个钟头的时间,一回家先找枕头,甭说上网了,连打个喷嚏的时间都没有。

    
湾区果然跟德洲大不一样,简直是两个国家的对比,不过您也别指望美国其他城市能有多新鲜的,除了纽约,芝加哥等几个大城市以外,整个美国都是那模样,恐怕德州的城市还算典型呢。比较而言,德洲象个大汉,线条粗直,地大人荒,风格也是简单直接,从不拐弯抹角;三藩则象个女人,甚至是个亚洲女人,所有的东西全小几号,闹市里蕴涵着千般风情,人多路挤,杂物横陈,特别是这里的天气,整天腻腻歪歪,象是个耍脾气的小姑娘,罩在雾气里的三藩市中心羞达达的站在那里,任苯重的海湾大桥直穿脚底,平心静气。这一侧,海面被混吞吞的铺开,看不清究竟。相对来说, Berkeley更灿烂一点,花好象在四面八方大喇喇的生长着,不分场合不分地点,勇敢的与肮脏的角落和无家可归者们相伴为伍。

    
摇滚乐没听见过呢还。湾区,美国最自由最开放的地方,曾经是六十年代嬉皮孕育的摇篮,垮掉的一代诞生的土壤,摇滚乐代表人物Jimi Hendrix, Janis Joplin, Jim Morrison盛名时最活跃的舞台,Lou Reed被永远绝于市场以外的原因,还是美国的同性恋之都,反文化0的聚集地。如今这些昔日的辉煌恐怕只能用来怀旧了,不过也别妄下定论,毕竟刚来不久,希望过阵子能让我获得更多的感受。

    
要说这个城市的气质,我能感受到的也暂时就这么多,可以说我大部分的印象,还都是在地铁里得到的。我喜欢地铁,它把湾区的街景用车厢里的窗户切分成横向的闪回,有点象电影胶片,不知道将要发生的会是怎样的一段故事情节。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西海岸旅遊團推薦 

上一篇:關島吃住行遊購娛全紀錄 下一篇:北美新移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