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不僅是美國的首都,也是美國的回憶

華盛頓 ,不僅是美國 的首都,也是美國的回憶。二百年的風雲際會,全部濃縮在城區的數百處紀念建築物、紀念碑、雕像中。這些大都與歷屆總統有關。2000秋季的美東十日之旅,華盛頓安排了的是大半天的日程。我們是一路從費城 開過來的,費城畢竟是老城了,建築都顯得古老鏽濁,而當進入華盛頓進入視野時,眼前不禁豁然開朗。市中心是大片的林蔭綠地公園,兩側是美國政府各部的辦公大樓以及種類繁多的博物館,當然還有標志性的國會山和白宮 。但這些留給我的印象,都遠遠不及越戰牆。

直刺雲霄的華盛頓紀念塔,高達169米,映襯在一池碧水中,波託馬克河從市中心蜿蜒而過,沿河是著名的日本 櫻花林,紀念塔南面有傑佛遜總統紀念堂,堂外有他的騎馬 雕像。從穹頂的傑佛遜的紀念堂出來,暮色已經漸漸升起。暮色中的林肯 紀念堂莊嚴肅穆,狠G的亞伯拉罕林肯,正面向著華盛頓紀念碑,斜陽已經給白色花崗岩的碑體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暈,在藍天的背景裡更顯突兀蒼涼。在林肯紀念堂和華盛頓紀念碑之間就是著名的越戰牆和韓戰牆。歷史一下子在這裡變得凝重了。“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發動了一場錯誤的戰爭”,那個著名的敗軍之將的一句名言的背後,是五萬多個死難異鄉的亡靈。

越戰牆的設計者林櫻,是林徽因的姪女,設計這個驚世之作的時候,她只有21歲,還是耶魯大學 建築系的學生。黑色花崗岩,岩石深埋大地,並豎排成直角的兩面牆體,牆面上光鑑照人,上面刻著近六萬名越戰陣亡將士的姓名,據說要三天才能從頭到尾看完所有的名字。一本陣亡將士名錄安放在起點的石桌上,他們的親友,可以據此索引找到他,給他放上一朵鮮紅的康乃馨或玫瑰或美國國旗。

我在蘇格蘭 的那一週恰逢歐洲戰場二戰結束六十週年紀念日,Shopping Center裡釵h中學生模樣的孩子穿著迷彩服,捧一個募捐箱,每有人捐款,他們就會給捐款人的胸前別上一朵紅色四瓣的小紙花。我問同事他們在做什麼,同事說這是給二戰的老兵捐款。隨著年代的推移,當年的老兵們都陸續離開人世了,僅存的也都是耄耋老人了,亟需經濟上的援助。電視裡也在播放一個有關二戰往事的系列劇,格拉斯哥的街頭還舉行了隆重的紀念儀式。在愛丁堡 的古堡裡,其中一座建築被修成了陣亡將士紀念堂,出于對亡靈的尊重,我沒有拍照。沿著大廳的牆上記載著蘇格蘭王國的歷次國內國際戰事,每一場戰爭的牌子下面都是一本花名冊,那是為了戰爭獻出生命的蘇格蘭勇士的名錄。

以前做過問答測試,問人生最大的理想是什麼。一位朋友說,是希望世界和平。當時我覺得自己還沒到那個境界,現在想來由衷的覺得和平才是一切幸福之源。人類從來就沒有停止過戰爭、掠奪和殺戮,在動蕩和恐怖的背景裡,談什麼都是奢侈。在戰場上,人不過如螻蟻,每個觸目驚心的傷亡數字,背後都是無數個家庭的支離破碎,和愛人、親人絕望的眼瓷C那些被毀滅的生命,是對戰爭無聲的抗議和控訴。站在越戰牆前,看著那密密麻麻的金字,那是多少曾經充滿熱血和激情的生命啊,亞熱帶叢林的潮濕、悶熱,毒蛇、蟲蠍,暗樁、陷阱,恐懼、傷亡,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切已經了無痕蹟,但在牆的黑影裡,還能依稀感受到那份苦痛。

離開的時候,暮色已經漸濃。沉默的越戰牆更顯凝重。碑牆對面不遠處有一組雕塑 ,是美軍戰士在戰場上的情景,眼神裡透著迷茫。時過境遷,每當我看到關于中東戰事的報道時,都不由得想起越戰牆。想起牆體上映照的自己以及行走的生者,在感受著林櫻雖死猶生、生死無界的創造理念的同時,我深切理解到受難者的死亡記錄對于人類的意義,假如忽略人類歷史悲劇中的受難者,我們就是在輕踐人類和生命本身,假如忘記了戰爭的罪惡,就難以抵達真正的現代文明。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華人紐約旅遊網站 美國東海岸旅遊團推薦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美國白宮 下一篇:加拿大領事館落在華盛頓遭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