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簽啦!


4月2日上午9点,广州。车窗外的天空突然黑得像墨,大雨随至,雨刷拼命地摆动起来。司机老孟说,广州这种天气近年己很少见,后来我在网上了解,当日广东有22市县黄色预警,五市县红色预警,而我的心中,未见一丝慌乱。
  

因为我的一些重要时刻总是和雨联系在一起。我小学第一天下雨,中学开学第一天也是下雨。还记得小学开学那天,爸爸送我上学,他背着我、手打一把油纸伞,挽着裤腿,趟过腿肚深的雨水。贴在爸爸背上的感觉很温暖,此时这种温暖漫延了全身。

我心境安详。本来,签证赴美是一件无可无不可的事。签上了不过锦上添花,签不上我打算探亲看爸爸,还有北方的一群博友——黑土地上的热血男儿、爽快的大姑娘小媳妇,我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他们。

这时朋友电话,说我的157中文表落在她的大班台上。此时她正打发人快马加鞭送来。想到燕尔新婚,正美丽得如同花儿一样的好友,我不由微笑起来。“吉人天相”,我这两样都占全了。

到了林和中路天誉大厦美国驻广州领事馆,雨明显小了下来,天光也开始发亮。我先在大门口排队拿护照验预约,很快领到一张印有美国海关标记的草绿色小纸牌,这是进入美领馆签证处的凭证。而进门之前,157表适时交到了我的手上,好友的部下都极具办事效率,呵呵,这个小厉害丫头,还是一位干练的女老板。

4月1日我到达广州,女友艳光四射,在花园酒店请我喝过早茶,就拉着我“普及名牌知识”,看过普拉达,阿玛尼,她帮我选购了一套宝姿,不算贵,2798元。之后她又领着我去配“DNG”眼镜,好家伙,一副要3800,又要等上好几天,一想到签证时戴不成,我就赶紧把女友拉走了,不怕她嘀咕我是海口农民。

 进签证处第一关,是门口验护照。然后上3楼,沿有“非移民签证”标志的方向前进,走过直直的通道,进得一扇门,向领馆人员交存手机。包可以带进去,但不能有铁器和刀具,甚至指甲刀。然后脱下鞋,过一扇安检门,我走过去铃声竟响了起来。“重新走,注意别碰到门”,安检人员说,态度不错。过了门,穿了鞋,拿了包,就来到一个大厅,门口工作人员告我排1号窗口。大厅共开8个窗口,从左至右,1号、2号是专门收表格和中信银行签证费(800元)收据的。我的表交进去毫无问题,被告知等着叫名字到3号窗口按指模。

我坐下来等,环视大厅,想去美国的人还真不少。我看到一对中年夫妇,女的五官清秀,衣着高雅,披一件披肩,一看就是苏杭一带的人。我想起了苏州博友雅识禅趣,她应该比眼前这个女人更艳丽大方。我作为北方女人不免粗糙,本能地对高雅敬而远之,谁知这雅识禅趣与众不同,既有苏州女子的精致,做得一手好菜,又有北方女性的爽朗,竟与我很对脾气。她的儿子也在美国……想着想着思绪散了,我身旁的一位年轻的交流学者,提醒我注意一对老夫妇,丈夫就是那样,妻子却引我注目,她头发花白,步履蹒跚,手拄一根拐杖,看上去是小户妇女,面容非常慈祥。一打听,两人是去美国看望分手6年的女儿,女儿己拿到绿卡,是永久居民。小伙子交流学者对我说,他俩能过,你就能过。

按过指模后恰巧这老夫妇就排在我前两位。前一位是公务,一行4人,分了4个窗口。眼见其他3位都签过了,就等他一人。这老兄就大声抱怨,说千万别排我这个窗口,签证官正在练中文,效率太低。我顺着他的指划望去,见签证官是位中年男子,大腹便便,偶尔会听到他讲的中文声,缓慢温和。而我们左边是一位金发美眉签证官,右边是一位汤姆·克鲁斯式的帅哥。美眉和帅哥办事都很干脆,不是yes就是no,眼见着其窗口人数迅速减少,惟独我们进展奇慢。

前面这位老兄大声宣称:签不上怕什么,我还真的不想去!我听了不知怎么有些反感。不去何必到这里来,既然来了就不要标榜自己,如果真爱国的话,不如闭住嘴巴遵守一下公共道德,别让老外笑话我们没教养。

老夫妇签过了,他们送来祝福的眼神。前面的公务也签过了,而当我站在窗口前时,心里是非常的安详,与那种给自己打气式的所谓的自信有本质区别。以下是签证官和我的对话——

您好,签证官,抱歉我不懂英语。(这意味着我们要进行艰苦的汉语对话,我很同情他)
你去美国做什么?
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她在哪个学校?
爱荷华州州立大学读硕士。这是她写给您的信。(递上我女儿给签证官的信、她给我的信,以及邀请函)
还有她学校国际学生部、系里的邀请函。
嗯痕……(看函,手指一点,意思是不用再说下去)
你爱人有没有工作?
没有(要命,我没听清,以为他说你女儿),她还在读书……
我是说你爱人?哦,我爱人有工作,他是某某报业集团的总编辑。
哦,一样的。(不知道他是说爱人和我的工作一样,还是说和他们掌握的情况一样)
你女儿节日多少?
节日?(我不懂)
吉日,哦……(说了一句英语单词,我不懂)哦,生日。(老天,他终于想起来了)
1983年3月31日。(哪有一个母亲不知道女儿的生日的?我回答后如释重负)
哦。(开始打电脑,看电脑,过了一会儿)
你有没有亲戚在美国?(问到敏感问题了,我以前探亲被拒签过)
没有。
哦,是现在不在(替我回答了),以前那个外交的?
哦,是我外甥女,我姐姐的女儿。她在中国驻纽约领事馆临时工作,现在己经回国,我有她回国的信息。
他摇摇头,意思是不用看了。然后说,你的签证通过了。
  

我喜出望外,说谢谢您签证官,接着看了一下他那搁在桌子上的大肚子,不由说了一句,您真可爱。
  

说实话我说完就有点后悔,不论别人会不会因此说我崇洋媚外,得个签证就得意忘形;连我自己也责备自己,干嘛表现得这么高兴,矜持一些才是我们国人的作风。可我己经冲口说了,原因是我真的喜欢面前这个大肚子,至于这喜欢表达的时间、地点正不正确,一时都忘在脑后了。
  

领了蓝条,到外面柜台交了30元,办了签证快递手续,去领手机的时候,看到一位没有签到证的四、五十岁的农村妇女在号啕大哭,领馆的中方工作人员忙着安慰她。哭有用吗,我嘀咕了一句,赶紧走人。唉,这世界就是这样,人和人不一样,欢笑与哀愁也不一样,而此刻准备签证的所有疲惫,一下子涌上了我的身心。我慢慢走出美领馆,己是正午12点半,胃里却毫无饿意。天助我也的小雨,此时正在灰蒙蒙的广州上空飘荡。而我一生中最具悬念的上午,己需回眸凝视。





阿建   《获签记》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簽證代辦,過簽率高達90%以上 

上一篇:夏威夷:溫德姆度假公寓 下一篇:美國遊記:派拉小鎮風情